筆下文學 > 尋憶的回憶錄 > 校草和校醫不得不說的故事11

校草和校醫不得不說的故事11


  東方夫人幾乎把東方旪夸出一朵花來,琴師表面微笑,心里毫無波動。
  過了這么多界位了,自家合作者是個什么德行她還不知道嗎?依桀帝那無法無天的性子,他今天晚上強了自己,也一點也不會驚訝。
  把自己當成空氣的恒:『……』
  原來在主宰大人心里,吾帝就是這么不堪的啊……不過,過了這個界位,應該就不會這樣了。
  偷偷摸摸和界位意識溝通著,自認為絕對沒有動手腳的恒正經裝乖巧。
  感情問題點到為止,東方夫人當真拉著琴師討論起女孩子的私話來——什么首飾啊,包包啊,服裝啊,香水啊。
  琴師非常配合,東方夫人樂呵呵的說完了半壺普洱,才在女傭的提醒下意猶未盡的止了。
  “今天先生加班,剛剛讓秘書打電話過來,讓夫人和少爺好好招待琴小姐,不必等他。”
  女傭用溫和的口吻說著,東方夫人微微頷首,神色卻不由得沉了沉。
  “告訴先生,按時吃飯,要是敢廢寢忘食,就不要回來了。”
  “好的,夫人。”
  父母感情很好,排除家庭原因造成的精神障礙。
  職業病說犯就犯,琴師一直記得自己的病人是東方旪,在看見東方夫人和那位先生隔著電話溝通的情景,琴師只差掏出個小本子畫記了。
  當東方夫人和琴師從花園里回來時,長條桌上已經擺放好飯菜和碗筷,東方旪筆直的坐著,本來是低頭盯著飯菜,聽到腳步聲便抬起頭,朝她們望來。
  “小方怎么還沒有動筷?”
  東方夫人很是驚訝,平時東方旪連吃飯的時間也是卡得死緊,經常是她到時東方旪早就吃完大半了,而現在,東方旪這是……在等她們?
  不,應該是在等琴師吧。
  東方夫人不知道自己是該心酸還是欣喜了。
  “醫囑。”
  言簡意賅,東方夫人何等聰明的人,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自己擺著冰塊臉的兒子,她特意把琴師安排到了東方旪的對面,眨眨眼,絲毫不掩飾自己的揶揄。
  琴師頂著東方旪直白的注視,抬頭露出一個恰到好處而公式化的笑容,清晰的感覺到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溫度再次攀高。
  琴師:“……”看就看吧,反正又不會掉肉。
  可是,等她跟著東方夫人動筷時,東方旪依然一動不動,就是一眨不眨的看著她。
  東方夫人很驚異,“小方怎么不吃?”
  東方旪頭也不回道:“醫囑。”
  東方夫人:“???”
  不讓吃飯的醫囑?
  琴師尷尬了,“……是我建議少爺的,飯前飯后靜坐一分鐘。”
  “哦。”
  東方夫人笑了笑,“一分鐘夠了嗎?要不要再加幾分鐘?”
  琴師更加尷尬了,“夠了!夠了……”
  她給出建議的時候,其實壓根沒有想過東方旪會照做,但現在看來——這個界位的桀帝似乎有些不同。。
  這頓飯吃得很奇怪,東方旪謹遵“醫囑”,飯前飯后靜坐一分鐘,東方夫人不知道是真有事還是找個借口躲上了樓,餐桌邊就剩東方旪和琴師大眼瞪小眼。
牛仔骑马返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