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我只想當一個安靜的學霸 > 662章 沈諾菲你就是個妹妹

662章 沈諾菲你就是個妹妹

    升國旗,唱國歌,唱校歌。
  
      二年級的學長發表國旗下的講話,隆重歡迎一年級的學弟學妹。
  
      最后由校長作總結。
  
      簡約卻不簡單的開學典禮順利結束。
  
      家長退卻,學生回教室,實驗二小的操場歸于寧靜。
  
      一(2)班上午的三節課全是語文課,因為這個班的班主任楊秀琴是語文老師。
  
      班上有44個學生,座次表已經排好,學生們在楊老師的指揮下對號入座。
  
      男孩子跟男孩子坐,女孩子跟女孩子坐,全都匹配上了。
  
      沈諾菲和許思琳是真的有緣,她倆分到了一起,是同桌。
  
      兩個女生都蠻開心的,許思琳說:“沈諾菲,我們要做一輩子的好朋友。”
  
      沈諾菲十分珍惜這份友誼,她重重的點頭:“嗯,許思琳,我們做一輩子的好朋友,永遠不分開!”
  
      楊老師花費了兩節課的時間講校規校紀,并讓全班學生一一作自我介紹。
  
      沈諾菲的年齡最小,她是個妹妹。
  
      楊老師對沈諾菲妹妹關心有加,畢竟諾菲比班上其他學生小一到兩歲。
  
      課間休息,楊老師問沈諾菲:“中午全部同學都在食堂吃飯,你能自己吃飯嗎?”
  
      沈諾菲無比自信的說:“能啊,我最會吃飯啦!”
  
      果不其然,吃午飯的時候,沈諾菲做到了自己照顧自己,她以最快速度吃完了最多的飯菜。
  
      并非所有一年級新生都像沈諾菲這樣很好的融入了新環境,一(2)班有個男生剛滿6歲,他從一大早就表現的戰戰兢兢,貌似沒能適應新環境。
  
      男生坐在餐桌前,他也不吃飯,卻是嗚嗚哭了起來。
  
      楊老師問男生咋回事?
  
      男生說他想回家。
  
      楊秀琴老師冷笑一聲,暗道:實驗二小,豈是你想來便來、想走就走之地?
  
      若在幼兒園里,老師肯定喂飯了。
  
      但在實驗二小,這里的老師十分嚴格,你們都是小學生了,六七歲的小學生難道還得喂飯?
  
      必須培養小學生獨立的習慣,少年強,則國家強。
  
      你不吃飯是吧?
  
      行,那你別吃。
  
      嗚嗚嗚……
  
      男生仍在哭泣。
  
      過了會兒,他沒力氣哭了,于是自己動手,把他的食物吃了個精光。
  
      上午和中午的教學,屬于規范學習、習慣培養、獨立意識培養。
  
      到了下午,一(2)班的學生迎來了真槍實戰。
  
      數學課。
  
      數學老師直接進入數學教學環節。
  
      首先是數數,1、2、3、4、5……
  
      然后是比大小,2和4,哪個大?
  
      5和9,哪個小?
  
      請說出一個比10大的數字?
  
      以及一些概念性的常識,五個和第五,有啥區別?
  
      哪個是三角形,哪個是長方形?
  
      這些都是最基本的數學常識,學生們在幼兒園里都學過,并且在面試的時候皆接受過數學測試。
  
      數學老師花了20分鐘時間溫習回顧幼兒園的數學知識,然后開始進階級的教學:“我們開始學習加法,加法就是兩個或者兩個以上的數,加起來變成另一個數。1+1等于2,大家在幼兒園里都學過。那么1+2等于多少呢?”
  
      學生們:“3!”
  
      “正確!”
  
      “2+4呢?”
  
      “6!”
  
      “3+6?”
  
      “9!”
  
      學生們的數學基礎都很扎實,十以內的加法爛熟于心。
  
      這在數學老師的預料之中,他今天的教學重點是十以上的加法。
  
      在普通小學里,如果數學老師能在一年級上學期,教會學生20以內的加減法,那就算完成任務了。
  
      但在實驗二小這種精英云集的地方,數學老師第一節課就教十以上的加法運算規則。
  
      所以這所小學涌現出了黃月曦這樣的優秀學生,她在四年級時就去參加迎春杯數學競賽,并拿到了獎項。她在六年級時參加美國數學競賽,更是一舉進入全球前5%。
  
      所謂的天才,一方面是確實聰明,也跟基礎打的扎實有重要關系。
  
      其實吧,現在的小孩子都挺聰明的,把聰明的孩子培養為卓越的天才,取決于教育資源。
  
      “教你們十以上加法之前,我先來做個測試,我出幾道題,你們口算,會的舉手。”數學老師說到,隨即快速報出一串數字:“8+7等于幾?”
  
      刷!
  
      刷刷!
  
      有幾個學生舉手。
  
      可以看出,若兩個數字相加大于10,班上能算出結果的學生數量大幅縮減。
  
      數學老師:“石清慧,你說。”
  
      石清慧同學:“8+7等于15!”
  
      “正確。”
  
      “繼續提問,9+6呢?”
  
      “也是等于15!”
  
      “8+9?”
  
      “17!”
  
      “12+7?”
  
      “呃……”
  
      石清慧同學對于個位數相加把握的十分迅捷且準確,然而在等號左邊一旦出現兩位數,她便卡殼了。
  
      這同樣在數學老師的預料之中,他笑了笑,還是對石清慧同學提出了表揚。
  
      “12+7等于19。”
  
      忽然響起一個脆脆的女聲,是沈諾菲。
  
      “沈諾菲?”數學老師望向班里歲數最小的諾菲妹妹,作為一名師范學院數學系畢業的數學教師,他對沈諾菲的父母非常了解。
  
      沈諾菲的父母是誰,實驗二小的大多數老師都曉得。
  
      即便父母再牛逼,家里再有背景,你進入了實驗二小,也得遵守二小的各種規定和教學體系。畢竟讀書的是孩子們,而不是他們的父母。
  
      數學老師看過沈諾菲的入學面試報告,數據顯示,沈諾菲的數學已達50之內的加減法運算水平。
  
      數學老師的教學計劃是,在一年級上學期,教會班上的全部學生50之內的加減法運算。
  
      如果數據是準確的,那么沈諾菲在加減法運算這個領域,已具備了一年級上學期期末階段的水準。
  
      不得不承認,數學家的女兒在讀小學之前,便已掌握了較高的數學水平。
  
      數學老師覺得這并不奇怪,而是很正常的事情。他也有個女兒,今年讀二年級,在他開小灶的培養下,他的女兒數學已達三年級水平,并準備在明年報名參加迎春杯數學競賽。
  
      “沒錯,12+7等于19。”數學老師對沈諾菲點點頭,又道:“那么沈諾菲,請問34+28等于幾?”
  
      呀?
  
      哇?
  
      么么噠?
  
      班上的學生們陷入沉思,數學袁老師太狠了,居然問諾菲妹妹這么難的問題。
  
      剛才還是12+7,現在直接34+28了!
  
      許思琳不禁為同桌沈諾菲捏一把汗。
  
      沈諾菲在極短時間內給出答案:“34+28等于62。”
  
      果然,她的加減法心算水平已超一年級上學期水平,甚至已達一年級下學期后半段的水準!
  
      最極限的推測是,入學第一天的沈諾菲,僅有5歲的沈諾菲,她的數學上限恐怕已抵二年級上學期水平!
  
      袁老師點點頭道:“正確!沈諾菲算的又快又準,提出表揚。”
  
      “嘻嘻~”沈諾菲還蠻高興的,小孩子嘛,總歸愿意聽到老師的贊許之詞。
  
      袁老師不再單獨提問沈諾菲,若是在課堂上繼續單獨提問沈諾菲,會耽誤其他學生的學習時間。
  
      袁老師接下來的教學進入常規操作模式,他根據教案設定,面向多數學生講解“一個個位數+一個兩位數應該怎樣運算”。
  
  
牛仔骑马返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