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次元間的旅者 > 第三百二十四章 記仇的雅典娜

第三百二十四章 記仇的雅典娜


      “屬下我可沒有見過和自己的上司走得那么近的屬下啊。雅典娜,你是不是還想說,你們兩個之間的關系完全是很純潔的上下級的關系啊我勸你還是趁早放棄這個想法吧。畢竟,我的眼睛也是很好用的,我實在是沒有看出來,你們兩個之間的關系,到底純潔到了哪里去了。”
  
      聽到了雅典娜的話以后,潘多拉就很是不客氣地沖著雅典娜繼續說道。不過,潘多拉會有這樣的想法,其實也是很正常的。畢竟,之前的話,在帶著雅典娜一起過來找潘多拉的時候,李興和雅典娜之間的行為實在是有些過于親密了。
  
      再加上之前雅典娜當著李興的面,直接把潘多拉給揍了一頓,而李興卻是一點反應都沒有的情況,潘多拉會這么想也是很正常的。不管怎么說的話,如果是普通的上下級的關系的話,雅典娜的那一番行為,不管是從那一個方面來看,都是很失禮、甚至于是足以讓自己的上級降罪的行為了啊。
  
      而在那樣的情況之下,雅典娜卻是一點懲罰都沒有受到,甚至于,對于雅典娜的那些行為,李興竟然還是一副默許和支持的態度,這不由得就讓潘多拉開始懷疑,雅典娜和李興之間,應該是有些其他的關系了。至于普通而又純潔的上下級關系那是完全不存在的啊難不成還真的當她潘多拉的腦子不好使不成
  
      “潘多拉,你是不是又欠揍了啊如果你覺得身體不舒服的話,我可是十分愿意幫你效勞的啊。畢竟,嚴格說起來的話,你也是守護了這個世界很多年呢,既然這樣的話,作為你的后輩,如果能夠在這樣的小事情上面幫上你的忙的話,那就再好不過了呢,你可千萬不要和我客氣啊。”
  
      聽到了潘多拉的那一番話以后,雅典娜就帶著一臉很是微妙的表情,沖著潘多拉繼續說道。當然了,雖然雅典娜的這一番話聽起來完全就是在關心潘多拉,但是,潘多拉卻并不認為雅典娜現在是在為自己考慮啊。
  
      畢竟,不管怎么說的話,雅典娜現在看向她的那一道眼神,就已經足以讓潘多拉感到坐立不安了啊。更何況,在那一番話里面,雅典娜可是在很隱晦地嘲諷她潘多拉的年齡比她雅典娜大了不少啊,作為一個自認為很是年輕的女神,潘多拉又怎么可能會認為雅典娜這個時候是想要幫她做些什么啊
  
      只不過,因為她潘多拉現在在李興的面前,立場也很是微妙,根本就不適合與雅典娜之間發生什么沖突,潘多拉才把自己心口的這一口氣給壓了下來。但是,即便是這樣,潘多拉也是狠狠地瞪了雅典娜一眼,以此來表明了自己心中的不滿。
  
      “好了,雅典娜,還有潘多拉,你們兩個就不要這么明爭暗斗的了。接下來的話,我們這些并不屬于這個世界的人,也該離開了。在以后的日子里面,我可是還指望著你們兩個能夠幫我好好地看管好這個世界呢,如果你們兩個這么敵對的話,那我可是要很頭疼的呢。”
  
      就在這個時候,見到雅典娜和潘多拉之間又要互懟起來以后,李興便來到了這兩個女神的中間,沖著這兩個女神說出了自己的安排。沒有錯,在得知了潘多拉的能力以后,李興已經決定了,在他離開以后,就把這個世界交給雅典娜和潘多拉共同管理,這樣的話,他也就可以很放心了呢。
  
      “你的意思是,以后的話,我要和這個老女人一起管理這個世界可是,之前的話,你不是說,你在這個世界的代言人,就僅僅只有我一個嗎為什么這么快你就改變了主意呢”聽到了李興的安排以后,對李興原本的安排有所了解的雅典娜,便看向李興詢問道。
  
      雖然她雅典娜并不在意到底是和誰一起成為這個世界的管理者,但是,如果對方是那個和自己“有梁子”的潘多拉的話,雅典娜還是要考慮一下的。不得不說,女神也真的是夠記仇的呢,最起碼對于雅典娜來說,她可是永遠都忘記不了,自己曾經的一個不從之神的分身,可是在潘多拉的算計之下,被弒神者給弒殺過的這件事情啊。
  
      雖然現在雅典娜也很清楚,潘多拉當初的算計完全是為了能夠讓這個世界繼續存在下去。但是,那和她雅典娜又有什么關系呢不管怎么說,她雅典娜就只記得,自己的一個分身,在潘多拉的算計之下,被弒神者給弒殺掉了,這就足夠了。不記仇那怎么可能啊
  
      “雖然我也知道,這么臨時改變安排,對雅典娜你來說,確實是有一些難以接受的。不過,經過了之前的事情以后,你也應該對潘多拉的能力有所了解了吧我可以告訴你的是,即便是沒有我們的出現,按照潘多拉的計劃,最終那個入侵者也是一定會按照潘多拉的計劃被干掉的。”聽到了雅典娜的話以后,李興就沖著雅典娜和潘多拉繼續說道。
  
      “是啊,只不過,那個時候的話,我們這些依托于神話存在的神靈,就不知道還能剩下幾個了啊。甚至于,我也是很有可能在那一刻到來之前,就徹底地消散掉了啊。既然這樣的話,即便是這個世界能夠按照潘多拉的計劃存在下去,但是這和我雅典娜又有什么關系呢
  
      我只知道,如果按照那個老女人的計劃進行下去的話,我是根本就見不到那一刻的到來的,這個仇,我可是記下了呢。”聽到了李興的話以后,雅典娜就神色漠然地看向了一邊的潘多拉,繼續說道。
  
      很明顯,即便是理智上能夠理解潘多拉的那個計劃,但是,從自身的情感上來講的話,雅典娜也依舊是因為潘多拉的那一個計劃,而記恨上潘多拉了呢。甚至于,為了能夠多懟潘多拉幾次,雅典娜在和李興說話的時候,還在不斷地拿潘多拉的年齡來說事呢。
牛仔骑马返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