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光暗之騎士 > 7.和你一起死掉也很美好

7.和你一起死掉也很美好


  “這家伙,小小年紀思想就那么前衛了么,十歲就懂泡妞這種東西?”
  想著不是妹妹的妹妹的調侃之語,三島煙齊就氣不打一處來。
  啪!
  鐵劍撞擊在硬木樁上,留下一道淺淺的切痕。
  下午是高強度訓練,其中包括體術、劍術、基礎魔法的修習。
  三島煙齊握著兩指寬的騎士長劍。
  他此刻正對著木樁練劍。
  在這扭曲嗜血的世界,三島煙齊明白,雖然在父親的公爵身份的庇護下可能會安安穩穩的過一輩子,但他也必須強大自己。
  劍術是其一。
  除此之外,敵人是不可能傻乎乎的和自己“站斗”的,三島煙齊幾天來,觀察著同學們借助場地上的深坑與鐵架臺上下穿梭,已慢慢的減少對繩索的依賴了。
  他們對力的深刻領悟與完美操縱,和自身以太體的優勢,幾乎實現了飛檐走壁。
  身法在瞬息萬變的戰場上尤為重要。
  然而即便是原地擊劍,三島煙齊也成效甚微,更遑論飛檐走壁了。此刻,他才發現,原來要追趕別人十幾年的努力,是不可能的。
  結束了一天的課程,三島煙齊變得渾渾噩噩的,感覺有點迷失了,為了停止原地踏步,他約了格李斯老師,打算談一談“天生魔體”的事。
  ……
  “抱歉,打擾您了,老師。因為我實在有些困惑?!?br/>  一家酒館閣間,三島煙齊和格李斯對坐,三島煙齊如是說道。
  “沒關系,三島同學哪里困惑呢?”格李斯笑道,“不過你小子觸犯校規了哦——居然敢請老師喝酒?”
  “這、”三島煙齊20歲的處事方式確實不符合14歲少年的作風。
  “算了,此事既往不咎,不過老師更期望你長大后和老師碰杯哦?!备窭钏谷耘f溫和寬容。
  “謝謝老師,我想詢問一下我的‘天生魔體’的事?!比龒u煙齊認真道。
  “嗯,具體呢?”
  格李斯摩梭著純白手套,微微擺正領結,隨意的動作也顯得很平和、優雅、紳士。
  “我沒有感受到魔法精靈?!?br/>  “是這樣啊?!备窭钏故覆n,端著下巴露出沉思模樣。
  “所以,請老師告訴我的‘天生魔體’的具體細節!”他有些緊張道。
  “天生魔體是一種極罕見的體質?!备窭钏拐f道,“萬年來,大陸上僅有過兩三例,甚至都是謠傳,不過,天生魔體切切實實是存在的?!?br/>  “為什么?”
  “因為不是以太體的人都被稱為魔體,也就是天使拋棄、惡魔擁戴的體質。最基本的特征,就是無法感知魔法精靈?!?br/>  “聽上去很糟糕?!?br/>  “不對喲,”格李斯輕笑,搖了搖食指,“魔體自有其存在的方式和準則,這一點需要你去尋找,”格李斯似乎要終結話題了,“老師也僅知道這么多?!?br/>  卻見面前的孩子低著頭,他幽幽說道:“老師,讓我呆在班里,您一定很為難吧!”
  三島煙齊忽然明白了,自己真的是個廢物??!
  之前還以為自己真的挺牛的。
  格李斯之前的“你天賦很高”,其實轉念一想便明白是安慰之言,而七夜青乃的話,更只能當放屁了。
  他不得不承認他是在父親和父親的朋友的庇護下活著的事實。
  架空式的、孤獨式的活著……三島煙齊明白了前任的孤單之處了,而他,也只能接著孤單的活下去?;叵肫饋?,除了七夜青乃,班里和他說話的人少之又少,康雪也提過自己是“二年級的怪胎學長”。
  “你好像理解錯了什么?!备窭钏沟?。
  “老師,我會加油的,一定會試圖改變?!鄙倌曷冻鲩_朗的笑,“老師,這家店里的料理實在是太難吃了,有機會來我家做客,我親手給您做幾道菜嘗嘗?!?br/>  格李斯寬慰的笑:“能這么想的話,煙齊,你成長了許多啊,今天到此為止,代我向公爵大人和夫人問好?!?br/>  他更希望他能平庸的過一生,當個公爵的傻兒子也挺好,只是,今天,不,從前天起,此間的少年就已經變化了,如今他更期待他會做些什么。
  ……
  ……
  告別格李斯之后,三島煙齊在街上走著,滿腦子都是剛才的對話。
  “重新定位,我三島煙齊,體格、魔法天賦和嬰兒無異?!彼匝宰哉Z道,“這樣的話,我如何自保,更深處想的話,我存在的意義是什么?我連自保都做不到,又如何能保護家人和康雪?”
  不知不覺走進一個巷子。
  他停住了。
  因為面前有三個人,將一個女孩堵在角落里。
  三島煙齊看見她穿著艾拉西斯學院統一制服,胸口佩戴著和自己同班的胸章,猜測應該是九個女孩中的一員。
  然而即便能扛起一頭牛又如何,面對高年級混混,依舊無力如一綿羊。
  女孩衣服凌亂,三個混混顯然做過什么事。
  “三島同學?”女孩驚惶中看見三島煙齊,仿佛抓住救命稻草,“我是冰下真愛,快救……”
  她忽然頓住,她意識到,面前這個瘦弱少年完全不是這三個痞子的對手,甚至會在一瞬間被殺死。
  如果掌握火系魔法的話,甚至可以將他倆的軀體焚燒得灰都不剩。
  冰下真愛兩行眼淚滑落:“快離開吧!這里……只是一場卑劣的交易?!?br/>  選擇,來得是這么快。
  三島煙齊怔住了,滿腦子充滿了“恐懼、我會被殺死、快逃”的想法。
  他此刻真切地意識到了想象中的英雄救美和真實的英雄救美究竟有如何的差距——美人已被凌辱,英雄卻是狗熊。
  “我連自保都做不到,”他顫抖著說道,聲音嘶啞而冷漠,“冰下同學,我、我無意義的送命……有什么意思?”
  “對哦?!北抡鎼凼掌鹧蹨I,苦笑道,“沒意思哦,三島同學你可以離開了?!?br/>  “嘿嘿,這妞真他喵懂事!”一個痞子怪笑道,“小子你可以滾了,小爺我就當沒看見,不過,你想留下來‘欣賞’也可以,但要管住你那家伙?!?br/>  另一個痞子接口道:“當然,想做點什么話,小爺我也會稍稍應允,哈哈哈哈~”
  “不過,想把事情鬧大的話,就不是吃點苦頭那么簡單了!”第三個痞子指尖有緋紅火焰凝聚,空氣灼燒得涌起滾燙的氣流。
  “生命和貞潔,你選擇了生命?”
  三島煙齊無視了三個痞子的話,憤怒的對著冰藍長發的嬌弱女孩道:“你打算就讓這三只野豬蹂躪完了你的身體,讓后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茍延殘喘?”
  語氣充滿質問和不解。
  “可是,我能怎么辦呢?”冰下真愛抑制住的眼淚決堤了,“我能怎么辦!生在這弱肉強食、法制虛弱的世界,我能怎么辦呢!”
  “哈哈,有意思!”一個痞子也興起加入了世界對錯的探討,“無能就是罪哦,這世界哪有對錯?幸與不幸,只不過是不同情況的組合而已,比如你們,今天也只是偶然碰見了我們,你們也完全不是我們的對手,所以,理所當然要為我們做些什么,嘿嘿?!?br/>  對于三島煙齊的怒罵,竟完全不在意。
  “滾吧小子!小爺們懶得理你?!?br/>  “滾吧三島同學,幼稚的只不過是你自己罷了!”甚至,冰下真愛也這么說。
  三島煙齊顫抖的軀體忽然平靜了,他原本因恐懼微微彎著的腰,此刻挺得筆直。
  “冰下同學,對不起,是我小說看多了,是我想法太天真,是我太幼稚了,任何一個正常人都會這樣選擇的?!比龒u煙齊低下頭。
  “不過,我想做一個衛道者,”三島煙齊伸出右手張開五指,迎著澄澈的藍天、明媚的陽光,“你看,有陰影的地方,一定會有亮點的,我想——做你的光?!?br/>  “小說?”
  “喲?小子?”
  “為什么?”她心底涌起了奇特的幸福感,沉默,又道。
  “可以說我是中二病、假正經,即便是萍水相逢,”三島煙齊點了點頭,“但我,真的不想讓你在那種情況下再露出那種無奈悲傷的神情了!”
  即便可愛得讓猛男落淚,他心中暗道。。
  “再說了,你這么善良,如果和你一起死掉,也是一件美好的事,”三島煙齊仿佛也意識到死亡的來臨,溫柔道,“這么急著讓我滾,是為了救我吧?”
  冰下真愛:“……”
牛仔骑马返水 22选5 支付宝理财会不会亏本金吗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合法 36选7 2010年10月上证指数 炒股最惨者真实的故事 天津快乐十分 股票涨跌专业一天赚3000 2012足球直播 安徽快3 鑫科材料股票行情 500竞彩篮球比分网 广东26选5 如何判断股票涨跌趋势 太仓1号股票配资网 nba比分直播网页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