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給九叔當徒弟的那些年 > 第二十五章,僵尸先生 五

第二十五章,僵尸先生 五


  不管再怎么磨蹭,三天之后小白還是來到了騰騰鎮。
  十月初的天氣還是相對比較熱的。
  炙熱的陽光炙烤著大地。
  小白背著身后的兩把劍,走進了騰騰鎮。
  怎么說呢?
  小白就一直沒有想明白,為什么文才和秋生非要晚上進入騰騰鎮。
  難道白天趁著那些僵尸正虛弱的時候敲兩顆牙下來他不香嗎?
  騰騰鎮,也不知道是怎么搞得,莫名其妙的就一個人都沒有了。
  入眼所及之處,一片廢土。
  無數的殘垣斷壁隨意的放在地上,小白抽出了自己手中的靈心。
  打僵尸,還是桃木劍傷害高。
  也不知道騰騰鎮是怎么回事,似乎每一個房間里面都有著一個棺材。
  也是不知道為啥。
  很神奇。
  每個人都常備一個棺材嗎?
  隨意的來到了一個棺材面前。
  小白比劃著手中的桃木劍,想要將其打開。
  長劍慢慢接觸到了棺材,微微一挑,嗯……沒反應。
  有點沉,弄不開……
  長劍收回,小白直接上手,真氣涌動,但是卻并沒有辦法將其打開。
  “嘿呀!”
  小白深吸一口氣,咬牙切齒的看著這個棺材。
  還真是打不開。
  小白有些頭疼的看著這些棺材。
  唉……
  小白看了看周圍,找來了一張布,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的,保存的還可以,基本上沒有什么破洞。
  小白直接將其掛在了門上,將陽光徹底的阻擋住了。
  再找了幾塊布,把窗戶也蓋住,小小的屋子里面再一次變得黑暗了起來。
  還闊以。
  靈心在手,小白站在棺材跟前兒。
  “嘭!”
  一聲巨響,棺材的蓋子彈了一下子,但是很快就又落了下去。
  這個僵尸,似乎是在猶豫?
  不然的話,僵尸這種東西,想要打開棺材,那就和打開自己的家門一樣。
  簡單極了。
  既然是在猶豫,那么就好說了。
  靈心一橫,小白的手掌直接被劃破,一股鮮血從小白的手中流出。
  緩緩的滴落在了地上。
  棺材沉默了。
  昏暗的環境之中,鮮血滴落在地上散發出滴答,滴答的聲音。
  此情此景,對于僵尸來說,那就是環境優雅,食材高端。
  而高端的食材,往往只需要簡單的烹飪。
  可在僵尸這種喜歡生吃的生物眼中。
  不烹飪,就是最好的烹飪!
  “Duang!”
  一聲巨響,散發著腐朽氣息的棺材板兒沖天而起。
  一道青面獠牙,露出了大片牙齦的僵尸從棺材之中猛的站了起來。
  “來啦兄弟!”
  小白的面色一喜,靈心歸鞘望月在手,小白腳下連踏罡步,一劍揮出,昏暗的環境之中頓時亮起一抹驚鴻,一雙僵尸牙悄然掉落余地,下一刻,一張紙符貼在僵尸的額頭。
  下一刻,靈心已經不知在何時插進了這只僵尸的胸膛。
  吶!出來混,遲早是要還的嘛!
  小白輕聲一笑,將僵尸額頭的紙符揭下,一道黑氣頓時進入了小白的眉心。
  雙指捏住紙符,靈氣涌動,紙符無風自燃,隨手一甩,就扔在了僵尸的身上。
  撿起地上的一雙僵尸牙,小白轉身就像著屋子外面走去。
  也不去管屋子里面越燒越烈的火焰。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那個屋子里面雜物極多,若是不去滅火的話,那么,必然會引起整個鎮子的火災。
  但是,對于一個全鎮都是僵尸的鎮子來說。
  一把火燒了,豈不是更好?
  這樣還可以降低周圍鎮子的危害。
  出了屋子,小白看了一眼天色。
  沒有絲毫猶豫的向著屋子外面跑去。
  跑出鎮子,騎上自己心愛的自行車,屁股扭扭,不多時,小白就已經跑出去很遠了。
  整個鎮子化為了僵尸的家園。
  但是周圍的村落卻沒有遭殃。
  那么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有人在背后練尸,這一鎮子的僵尸,就是那個邪修的作品。
  練尸者,手段通天戰力驚人,毀了他的養尸地就已經結下了天大的因果。
  此時還是先回到自己師傅的身邊比較好。
  背后之人,是什么修為,小白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但是待在這里,小白總是感覺自己沒有安全感。
  只有回到自己師傅身邊,才會有一點微弱的安全感的樣子。
  夜幕降臨,一名身穿白衣的道人來到了騰騰鎮。
  如果小白在這里的話,就可以看出來,這正是前段時間和師傅相談甚歡的黃道人。
  看著眼前已經化為了灰燼的騰騰鎮,黃道人微微嘆了口氣,就直接離開了這里。
  又過去了一個小時左右的樣子,一個臉色慘白的年輕人,出現在了騰騰鎮的外面。
  看著化為了灰燼的騰騰鎮,青年的臉色陰沉的都快滴出水來了。
  “混蛋!”
  胸膛連續起伏,青年終于還是忍不住一拳打在了地上。
  ……
  “大帥,你不要著急,我家小徒弟去了騰騰鎮收集僵尸牙,用不了多少時間就可以過來了?!?br/>  九叔看著眼前的大帥,雖然很不爽自己這個老情敵,但是此時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也只能這樣說著。
  “好啊,副官!給豆豉英準備間屋子?!?br/>  “是!大帥!”
  ……
  此時剛剛去了黑暗一趟的小白正在披星戴月的向著大帥府趕去。
  再晚,師傅那邊可能就有麻煩了。
  有空中指揮部的軍閥你怕不怕?
  但是在路上,小白卻碰到了一個女孩兒……和一個騎著三輪兒的道姑。
  “蔗姑!”
  小白向著那個道姑大聲喊道。
  “小白?!”
  蔗姑聞言頓時一愣,看向了小白。
  “你們這是?”
  小白故作茫然的向著蔗姑問道。
  “沒事兒,我就要把你師傅拿下了,準備好叫師娘吧!”
  蔗姑卻沒有告訴小白這是要干什么,但是從小三輪兒的速度來看,蔗姑現在的心情應該是蠻不錯的。
  小白:“……”
  但是看到蔗姑,小白的心又提了起來。
  根據那模糊不清的記憶來看,這斷路上,似乎有著什么不干凈的東西。
  小白的自行車默默地超過了蔗姑的三輪兒和念英的自行車。
  “小白你慢點??!都追不上你了!”
  背后傳來了蔗姑的喊聲。。
  但是小白卻充耳不聞。
  前方,霧氣起來了。
牛仔骑马返水 188蓝球即时比分 期货配资平台专业天牛宝在行 山西快乐10分 澳客北单比分 信达期货配资 棒球比分直播即时比分直播 现在的投资理财产品 棒球比分d 天津快乐10分 南宁期货配资公司 江西水泥股票行情 云南快乐10分 如何判断股票涨跌 18选7 股票指数基金 wnba比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