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我有壹本恐怖書 > 第八章 爾等殺鬼,我自吟詩

第八章 爾等殺鬼,我自吟詩


  還是那棵老槐樹,還是那口枯井,還是那座破敗的佛殿!
  月華如水。
  此刻,只古葉一人。
  視界翻書,首頁的背面,原本只有一半空枝的老槐樹生長出了幾片槐葉。
  一頁枯兮,一頁娥魅。
  頁面有關于武器本身的文字描述,只是不認識,暫且不理。
  看著不遠處的佛殿,古葉深吸一口氣,邁出了腳步。
  ……
  ……
  一段路,很近,十分近,不過十幾步的距離。
  古葉向前走著,走著……但卻久久無法接近殿門,近在咫尺的佛殿,為什么會那么遙不可及?
  明明佛殿就在眼前,自己踏出的步子又何止十幾步?
  詭異!
  邪門!
  古葉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臉色不由一黯。
  有人并不想他入殿!
  他看了下周圍,并沒發現到什么異常。
  煙籠寒寺。
  月籠紗。
  整個天地,多了一絲幽暗。
  爬上枝頭的月兒到了該要回家的時候了。
  古葉并沒停下腳步,繼續向前。
  盡管,他知道這樣是徒勞的,自己根本走不進大殿,不過,他又隱隱覺得,目前只有這樣做才是對的。
  這好像是一種暗示,是有人在給他指引,他不動聲色,氣定神閑地將古書取出,捧在手上,像一個對知識充滿虔誠的書生,雙眼盯著書頁。
  他覺得,在這樣的月色下,適合吟詩,而且,心里正好縈繞著一首,于是,情不自禁吟誦起來。
  “錦瑟無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華年。”
  “莊生曉夢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鵑。”
  “滄海月明珠有淚,藍田日暖玉生煙。”
  “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
  此刻的古葉像是踩著一條時光的白練,行走在虛無中,他仿佛聽到了青鳥流音,看見了山花蝶舞,聞到了酒香,蕩漾了三世桃花,他的心一片寧靜,但他并不知道的是,他以為自己所看到的沒有異常的周圍,正是殺機洶涌。
  一股黑氣從那口枯井中鉆了出來,像一條擺動著身軀的黑色蟒蛇,悄無聲息向著古葉的身后靠近,但就在快觸碰到古葉身體的剎那,一片正好在虛空漂浮的槐葉陡然射出一道金光,瞬間化成一把光刀,將這條黑氣一刀兩斷。
  “嘶!”
  黑氣中發出一聲悶哼。
  而周圍,風聲大作,那些無垠的黑暗中,開始有無數的虛影聚攏。
  “殺吧!”
  “為了自由!”
  “一切都該結束了!”
  “不過是一個小毛孩而已!”
  “殺了他我們就自由了!!”
  虛空中充斥著義憤填膺的聲音,那些虛影終于沖出了黑暗,竟然是一個個張牙舞爪的鬼魂,一張張猙獰扭曲的面孔,兇殘狂野的惡鬼身軀,如同一群被關在籠子里的猛獸忽然間被釋放,向著毫無感知的古葉撲去。
  “這么快就忍不住了……”
  佛殿內,一聲叱喝響起,陡然,一把飛劍沖出,猛地向著那些沖來的惡靈鬼魂斬下。
  “啊!”
  “啊!”
  ……
  飛劍像是絞肉機,瞬間便將沖在最前的幾個惡鬼身軀腰斬,頓時,那幾個惡鬼化為灰燼。
  但是,有著更多兇殘的惡鬼纏繞撲上,一把飛劍并不能完全抵擋數量眾多的惡鬼。
  “當當當……”
  繼飛劍沖出,在惡鬼群中展開殺戮,佛殿內,旋即響起一陣急促的琵琶聲。
  隨著曲聲傳遞,在整個寺間激蕩,仿佛有一股無形的力量開始涌動,那些想要沖到古葉身前的惡鬼身軀竟然開始炸裂。
  四弦撥弄,子,中,纏,老,熟練到了極致,曲音激昂頓挫,漸漸形成一種孤絕而忘死的意境,將整個山寺籠罩。
  意境中,似有金戈鐵馬,似有滾滾江流,似有無邊落木……
  大軍壓境,虎狼之師,驅趕著如潮涌的惡鬼,江流涌動,阻斷著惡鬼去路,落木無邊,像一把把刀劍,割裂著惡鬼們的肉體,一時間,殺意席卷,無數惡鬼飛灰湮滅。
  而在古葉的身側,那化為金刀的槐葉則像一個守門的威武神將,成了最后一道防線,就算有漏網的惡鬼撲現,也片刻被金刀斬為粉碎。
  “阿彌陀佛!”
  佛殿之內,一聲如洪鐘大鼓的佛號傳遍寺間,一盞青燈射出耀眼青光,照射在了一個個惡鬼身上。
  “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去往西天之極,修我修行,樂我樂土,憂我憂思,困我困苦!”
  “一切事,皆過去事,歸我佛土,弘我佛法,阿彌陀佛!”
  聲聲佛法,充斥著陣陣強大佛力,給予青光力量加持,被青光射中的惡鬼們肉體糜爛,魂魄被拘束,發出了痛苦的哀嚎。
  ……
  ……
  【獲得鬼氣】
  【獲得鬼氣】
  【獲得鬼氣】
  ……
  視界中,一條條提示刷屏,古葉神色微動。
  心有所感,他下意識將古書翻到了冷兵枯兮的那一頁。
  枯兮的圖繪仿佛在動!
  他和枯兮之間好像產生著一種共鳴!
  再翻到古劍娥魅的那頁。
  同樣的共鳴出現。
  一定是鬼氣的緣故!
  古葉猜測,這種鬼氣是他和兩把武器產生共鳴的紐帶。
  “去吧!”
  與將古書從界面中召喚出來一樣,在古葉意識發出指令后,枯兮和娥魅瞬間化成兩道流光驟然沖出了書頁。
  嗖嗖!
  一道黑光,一道青光,兩件冷兵如離弦之箭飛射,轉眼便已沖到了古葉身后的惡鬼群中,掀起了新一輪的血雨腥風。
  此時走在時光白練上的古葉其實渾然不覺身周發生的一切,他明明是這場殺戮的中心,卻是又離這場殺戮如此遙遠。
  【鬼氣增加】
  【鬼氣增加】
  隨后,古葉從視界中看到了新的提示。
  就在枯兮和娥魅誅殺惡鬼后,古葉看到,視界的提示變了,只是,他目前對于這鬼氣的了解還是一團迷,不清楚獲得鬼氣和鬼氣增加兩者之間的概念究竟有什么不同,不過,也沒多大的擔心,只要為我所用,只要為我所利,就是好的。
  “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真不錯的詩句,好像沒有聽過,是你作的?”
  驀然間,前方一個身影站在了佛殿門口。
  看到這個身影,此刻的古葉對其卻多了一層陌生感。
  “實不相瞞寧兄,并非在下所作!”
  古葉實話實說,這是個怎樣的世界他完全不清楚,做文抄公?他有自知之明,搞不好弄巧成拙!
  “哦?那就可惜了!”
  寧非塵微微嘆息,然后,他很鄭重其事的看了古葉一眼,接道:“讀書人的力量可是很強大的,你要相信這一點!”
  “是嗎?”
  古葉此番在寧非塵的眼中看到了很大的不同,和之前的那個寧非塵無論是在氣質上還是單純的眼神交流上,都有了很大的改變,如果說之前那個寧非塵給人的感覺還真只是個普通的讀書人的話,那么,現在的寧非塵給古葉的感受則更像是一個圣人。
  “知識的力量啊,卻也是要有能力去承受其重才行!”
  寧非塵感嘆,目光落在了古葉手上的古書上。
牛仔骑马返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