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我有個超級銀行 > 第八章 真香!

第八章 真香!


  別墅內。
  “馨兒,我們會不會做的太過了?”
  萬艷淑女的坐在沙發上,一想起李辰逃跑時的狼狽模樣,就忍不住想笑的同時,又有些不忍心。
  “沒事啦萬姐,我也是為了我們以后的安全著想,那個李辰一看就不靠譜,不能讓他跟我們住在一起,院子里有旺財守著,我保準他再也進不來別墅!”
  馮馨兒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樣,但她話剛說完,李辰就平安無恙的從大門口走了進來。
  “你們好啊。”
  李辰打了聲招呼,此刻的他不僅穿上了一件白色體桖,甚至還帶了幾個裝滿各種蔬菜肉類的菜籃子。
  “你……你是怎么進來的?你把我的旺財給怎么了?”
  馮馨兒一副見了鬼的表情,心里猛地一咯噔,以為李辰是對旺財下了什么‘毒手’,也不等李辰開口解釋,就急忙欲走到院子里看看。
  “汪汪!”
  就在這時,旺財突然活蹦亂跳的跑進了別墅內,吐著舌頭搖著尾巴,圍著李辰一陣打轉,似乎是在討好。
  “還沒吃夠啊?”
  李辰見狀笑了笑,蹲下身,從一個菜籃子取出一根火腿腸,剝了皮,喂給了旺財。
  “汪汪!”
  旺財幾口就把火腿腸吞了下去,歡快的對著李辰一陣犬吠。
  “死狗子,虧我養了你那么久,現在人家幾根火腿腸就把你打發了!”
  馮馨兒咬牙切齒,她就是再笨,見了這一幕后,也知道李辰是怎么搞定旺財的了。
  “還在生氣啊?不就一條毛巾嗎?大不了以后我的也讓你用,對了,我買了很多煮火鍋的蔬菜和肉,晚上一起吃火鍋吧?”
  李辰不知道馮馨兒為什么會因為一條毛巾,就跟自己生這么大的氣,但本著宰相肚里能撐船的原則,不打算跟馮馨兒一般見識。
  不僅如此,為了跟兩女處好關系,他出去買衣服的時候還特地出去買了些菜,打算請兩女吃頓飯,好好的道個歉。
  “誰稀罕你用過的毛巾!我告訴你,我馮馨兒今天就是餓死,從二樓跳下去,也不會吃你一口東西!”
  馮馨兒瞪了李辰一眼,雙手叉腰,氣呼呼的就坐到了沙發上,她覺得李辰真是直男的無可救藥了,她能用李辰用過的毛巾嗎?她可是女生哎,那吃虧的不還是她嗎?
  “我也不吃。”
  萬艷跟馮馨兒是同一戰線,自然就有了同樣的決定,也跟著坐在了沙發上,還打開電視,看起了韓劇。
  “好吧,那我一個人吃。”李辰沒再多說什么,去廚房忙活了起來。
  他自從父母走了后,平日里就一個人生活,做飯做菜都靠自己,時間長了,倒也練出了一身不錯的廚藝。
  下鍋放油放水,再放幾個豬大骨,放上各種調料,燜上一會,再拿開鍋蓋,廚房里頓時頓時香味四溢,甚至都飄到了客廳,讓沙發上的兩女都不自覺的咽了下口水。
  弄好鍋底后,李辰把鐵鍋和電磁爐搬到飯桌上,擺上了各種盤子,分別裝有牛羊肚,羊肉卷,和各種蔬菜,隨后就開始了大快朵頤。
  由于飯桌是放在電視面前的,這樣一來,李辰就等于是直接在兩女的面前開吃。
  這一來可就苦了兩女了,沸騰的紅湯火鍋不論是在視覺,還是嗅覺上,都給了兩女不小的刺激,再加上李辰那一副狼吞虎咽的吃相,更是讓人食指大動。
  “羊肉卷好辣,過癮!”
  “肉丸子也不錯,很香!”
  “這個毛肚真有嚼勁……不錯!”
  ……
  李辰一邊吃的滿嘴流油,一邊不停的自言自語。
  萬艷和馮馨兒感覺自己要瘋了,她們怎么想不到李辰會這么不要臉,你說你吃就吃吧,一個勁的在那說什么?能不能閉嘴?!
  “咕咕……”
  一陣肚子叫喚的聲音響起,萬艷望向一旁的馮馨兒,她聽的很清楚,聲音是從馮馨兒這傳出來的。
  馮馨兒被萬艷的目光盯得有些尷尬,連忙就甩鍋,指向了蹲在沙發旁邊的旺財:“不是我,是旺財!對!就是旺財它餓了!”
  萬艷:“……”
  旺財:“……”
  “噗……”
  看似正狼吞虎咽,實則一直在悄悄觀察兩女的李辰聽了,差點把噴嘴里的肉噴了出去。
  “好了好了,我知道錯了,兩位美女,能不能賞我個面子,一起吃個飯?”
  李辰停下筷子,嘆了口氣,知道兩女始終拉不下面子,只好低聲下氣的求饒。
  “好,這可是你求我們吃的!”
  餓了半天的兩女聽到這話,眼睛一亮,顧不得矜持,立馬就坐了過來,拿起筷子就開始吃。
  “真香!”
  馮馨兒夾了塊羊肉卷放嘴里,只覺得又燙又辣,卻又有著羊肉的香軟,說不出的過癮。
  “是挺好吃的。”
  萬艷也頻頻點頭,一雙筷子就沒停下過。
  不得不說,李辰的美食計確實有效,明顯拉進了三人的關系,就連一直對他怨念滿滿的馮馨兒,在飯過三巡后,都開始夸贊李辰的廚藝了。
  還說什么因為李辰做的飯是三人中最好吃的,為了三人今后的口腹之欲能夠得到最佳的體驗,以后的飯菜就都由他來做了,而且菜錢還得他自己來出。
  “這是什么鬼邏輯?把我當保姆了?”
  李辰被馮馨兒的奇葩邏輯雷的不輕,但猶豫了一會后,便選擇了沉默。
  畢竟從小到大他都是自己做飯吃,現在大不了也就是多兩雙筷子而已,倒也算不得什么麻煩事。
  吃完火鍋,李辰洗了碗筷,跟兩女打了聲招呼,就去了自己的臥室里休息了。
  一夜無話。
  ……
  次日凌晨,李辰習慣性的老早就爬起來,洗漱一番后,就給尚未起床的兩女煮了玉米鍋粥,又炸了幾根油條,隨后開始了打掃。
  等李辰忙活完時,兩女已經起了床,當兩女看到被收拾的一塵不染的地面,和桌上擺的幾碗玉米粥和一些油條時,頗有些說不清的感覺。
  在李辰沒來別墅時,她們兩個基本就從不吃早餐,甚至就連正餐也是以叫外賣為主,如今屋里突然有個男人為她們忙前忙后,不僅做家務,還為她們做飯。。
  說實話,她們沒一點觸動那是假的。
  女人本就是很容易被感動的生物,現在的她們對李辰雖然沒什么太大的好感,但至少也沒有了什么惡感。
牛仔骑马返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