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恐怖娛樂大師 > 第12章 昨日重現

第12章 昨日重現


  “對付這種殺人犯,不用講什么江湖道義,大家并肩子上!”魏朔大叫一聲,然后退到了一邊。
  竹凌霄此時真想大罵魏朔一聲“人渣”。
  本來靠僵持拖時間才是最好的處理辦法,但他非要出手,出手就出手吧,竟然轉身就躲到一邊了,真是白瞎了這一手飛刀技術。
  剛才魏朔和王盛只見相距五六米,而走廊里的燈光并不明亮,想要在王盛分心的一瞬間,將刀準確的命中他,絕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不經過長期的訓練是絕對做不到的,這一點足以讓竹凌霄刮目相看。
  “沒想到這人表面這么不正經,竟然還有這么一手絕活,真是人不可貌相!”
  其實魏朔自己也十分驚訝,他扔出水果刀其實就是為了惡心一下王盛,根本沒想著能夠對他造成什么傷害。
  卻沒想到在飛刀出手的一瞬間,他心中就產生了一種莫名的感覺,冥冥中覺得自己這一刀一定可以命中。
  然后小刀果然就精準的命中了王盛的大腿。
  難道這就是“精準投擲”的威力?
  竹凌霄反應極快,在魏朔扔刀的一瞬間就撲向了王盛,迅猛的身影就像一頭雌豹。
  王盛心中大罵,這個比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啊!
  好卑鄙!好無恥!
  罵歸罵,但他知道自己如果此時不拼命,就死定了。
  王盛眼中兇光大盛,隨手拔出水果刀扔在地上,不要命似地向竹凌霄的刀尖沖來。
  竹凌霄面對狀若瘋狂的王盛,下意識地偏了下刀,她的潛意識里是不想殺死這個人的,哪怕他是殺人犯,但也應該交由法律來制裁,而不是自己!
  下一秒,王盛的胳膊中了一刀,但他仿佛沒有知覺一樣,繼續從竹凌霄身邊沖了過去。
  其實在心中猶豫的那一剎那,竹凌霄就已經后悔了,自己那一刀未必會要了王盛的命,同事馬上到了,大概率他是不會死的,但自己那一刀一旦沒有奏效,那么就錯過了留下他的最好機會。
  而現在,王盛已經越過了自己,馬上就要逃之夭夭了!
  王盛也是這么想的,只要自己越過這個警察,那么自己就有機會逃脫了。
  他忽然心中閃過一個念頭,魏朔去哪了?難道真的溜了?
  “刷!”
  “啪!”
  “啊!”
  王盛痛呼一聲摔倒在地,魏朔從一盆發財樹后面收回絆倒王盛的腿,微笑著道:“提示牌上都跟你說小心地滑了,你滑這么快干什么?”
  王盛心中已經把魏朔八輩祖宗都罵完了,他一個踢腿逼開魏朔,就地一滾躲開竹凌霄的手銬,然后不顧腿上的傷,爬起來就向樓梯間沖去。
  “抓住他!”
  “抓住他!”
  竹凌霄和魏朔異口同聲地喊了一句,但還是慢了一步,讓王盛沖入了樓梯間,順著樓梯向下跑去。
  魏竹兩人趕忙追趕,但王盛在生死關頭爆發出極強的潛力,竟然在腿部受傷的情況下還與兩人拉開了距離。
  “進去坐電梯!”魏朔提議道。
  “不行,萬一他隨便進一層樓,就找不到他了!”竹凌霄反駁。
  “那你跟著他,我去坐電梯!”
  “為什么不是你追他?”
  “我身上的嫌疑還沒洗脫呢,你就不怕我倆一塊跑了?”
  “……”
  正在兩人爭論誰去坐電梯的問題之時,王盛只感覺腿上的傷口越來越痛,并伴隨著陣陣寒意。
  那里是被魏朔用水果刀扎出來的傷口。
  而那把水果刀王盛認識,他就是用那把刀捅死劉靜的,那上面還沾著劉靜的血。
  但是那把刀不是被自己扔到三個街區外的垃圾桶里了嗎?
  現在應該早就被運到垃圾站去了啊。
  怎么會出現在魏朔的手里?
  難道他在垃圾站工作?
  腿上的傷口傳來一陣劇痛,好像這個傷口不是由一把小小的水果刀造成的,而是撒上了某種具有強烈腐蝕性的化學藥劑。
  而那種寒冷的感覺也已經傳遍了全身,凍得他渾身發抖。
  現在是七月份,怎么會這么冷呢?
  都凍得他產生幻覺了,他仿佛看到了被自己掐死的王鵬,他正一臉猙獰的跟在自己身后!
  在后面緊追不舍的魏朔竹凌霄兩人,忽然卻發現王盛的動作變得十分詭異。
  只見他一邊跑,一邊不時地回頭看,看得方向并不是二人追趕的位置,而是他身后很近的地方。
  而且他的臉色充滿了恐懼,好像是看到了什么極為恐怖的東西,但在魏朔和竹凌霄的視野中,那里什么都沒有。
  這一幕場景兩人都感覺自己似乎在哪里見過。
  在哪里呢?
  “嘶!”
  兩人又不約而同地倒吸了一口涼氣。
  他們都想起了這個畫面的來源。
  這個畫面和竹凌霄之前看的恐怖視頻中的場景一模一樣,只是主角換了人。
  而魏朔正是這個場景的親歷者!
  這時王盛不停地大吼大叫了起來,似乎正承受著難以忍受的痛苦,他的身體也隨之不停地扭動躲閃,好像是在躲避著什么攻擊。
  忽然王盛舉起雙手,掐住了自己的脖子,雙手不斷用力,掐的自己臉色發紫,舌頭都伸了出來。
  一般認為,人是沒辦法掐死自己的,因為一旦陷入昏迷,就會不由自主地松手。
  但王盛此時的狀態卻根本沒有停手的意思,他的雙手就像是被人控制了一樣,就是要置自己于死地!
  “啊!”竹凌霄驚呼了一聲,“王鵬就是被他這樣掐死的!”
  王盛的腳步越來越慢,神志也開始不清醒了,兩人趁機加速,眼看馬上就能抓住他了。
  王盛好像是終于要把自己掐暈了,整個人軟倒在地,但是在倒下的過程中腦袋撞到了欄桿,兩只手隨之松了一下。
  這一撞讓他又獲得了生機,他的眼睛猛地睜開,看了一眼離他不足一層樓的魏朔竹凌霄。
  一咬牙,做出了魏朔昨天也做出過的舉動,整個人從欄桿上翻了下去。
  “別!”
  “回來!”
  他翻出去的一瞬間就后悔了,他在空中就感到了不對勁。
  這尼瑪,樓梯中間的防護網去哪了?
  “啊!!!”
  “啪!”
  隨著一聲悶響,一切歸于平靜。
  魏朔和竹凌霄停下腳步,站在樓梯上默默地望著下面一動不動的王盛,一時間不知道說什么好。
  良久,魏朔開口道:“此情此景,讓我想到了一首歌。”
  “什么歌?”竹凌霄有些呆滯的回應道。
  “昨日重現。”
  “……”
  竹凌霄已經不知道這是第幾次被魏朔噎得說不出話了。
  她憋了半天,終于問道:“這是怎么回事?你是知道什么的對不對!”
  “呃,其實我知道的并不比你多,可能這就是惡有惡報吧!”
  竹凌霄還想說點什么,卻看見下面一群人從車庫沖了進來,正是自己的同事。
  “呦吼,警察終于到了,要不是我現在累得像一條死狗,還以為自己在看香港警匪片呢!”
  “……”
  又被噎了一次。
  “咱們就這么在這看著?不和你的同事打個招呼?”
  “呃……好吧……”竹凌霄這才反應過來,對著下面喊道,“周隊,我在這呢,那個人是殺人犯!”
  以最快速度趕到精英公寓的周隊,剛和其他警察沖進地下車庫,就看到天井中央躺著一具尸體,好像是從樓上掉下來的。
  他的心中當時就“咯噔”一聲,趕忙過去查看,發現是一具男尸,不是竹凌霄的,心中稍稍放松,但還是提心吊膽的。
  他生怕竹凌霄出事,要是這個小姑奶奶要是有個三長兩短,自己這身皮怕是保不住了!
  聽到竹凌霄的喊聲,周隊這才放了心,趕緊回話道:“沒事就好,先下來吧!”
  “這就來!”
  說著,竹凌霄就準備往下走,卻被魏朔拉住了。
  “你傻啊,坐電梯啊!”
  “……好吧!”
牛仔骑马返水 北京快乐8人工计划网站 体彩天津11选5开奖结果 永利棋牌电玩城 福彩3d看走势图选号 山西十一选五基本跨度 女生现在做什么职业比较赚钱 北京赛车pk10牛牛推算 五分彩走势图 2019股票推荐排名 预测复式彩票的买法 百赢棋牌官方下载一木 彩票平台代理赚钱吗 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 在深圳做点什么副业赚钱 福彩3d012路分析图 天津11选5开奖号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