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魔盤大唐 > 第289章 再搬一座大山來

第289章 再搬一座大山來

“什么?唐國提議進行文比,勝者擔任院長之職?”
  
  唐國的消息傳到宋國朝廷,宋國君臣驚訝不已,宋國乃是天下文道魁首,這場比賽還有懸念嗎?
  
  難道他們又想祭出王玄奘這把神兵利器?
  
  可是院長之職事關重大,此次宋國不會再謙讓,一定會請各位大先生出手。→八→八→讀→書,.↓.o≥
  
  在各位大先生面前,王玄奘也不夠看。
  
  “各位先生覺得唐國的提議如何?”趙禎問道。
  
  “不錯!”
  
  “好!”
  
  “又是一場文道盛事,我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聽說要比文才,蘇軾歐陽修司馬光等人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啟稟陛下,王玄奘傳信認為此次文會,乃是天下大事,希望天下文道共襄盛舉,只要是文修都可以參加此次文會,最后勝出者擔任院長之職。”
  
  呂夷簡又從外面進來拿了一份信札說道。
  
  “眾位先生以為如何?”趙禎又問。
  
  “妙!”
  
  “妙不可言!”
  
  “文道興盛數千年來,從來沒有如此規模的文會,此次盛會必然會名傳青史,可惜怎么就是王玄奘提出來的?”
  
  諸位大先生聽說參加文會的選手來自天下各地,心中更加激動,他們就像是身懷絕技的高手,已經在本國展示出了自己的本事,可是卻沒有在天下展現出自己的風采。
  
  如今有了這個舞臺,他們可以盡情地發揮,讓天下人都見識一下自己的牛逼之處。
  
  他們很興奮,很激動,也有點遺憾,大宋乃是天下文道最興盛的地方,可惜卻沒有人提出天下文會的概念,而這個事情居然由唐國人提出來,可惜了。
  
  不過,此次文會的魁首必然出自宋國,宋國必勝!
  
  各位大先生都暗暗打氣,想著回去好好地翻一翻文稿,爭取找出一些更好的文章來,要是能在此次文會上奪魁,嘖嘖,天下誰人不識君?
  
  趙禎正在看著王玄奘的信札,忽然聽到殿下傳來一陣拉風箱的聲音,他驚訝地抬頭,發現各位先生面色張紅,氣喘如牛,難道天氣太熱,諸位先生發了急癥?
  
  “快傳太醫!”
  
  這些家伙雖然強勢,可都是國寶,要是全掛了,宋國的綜合國力要倒退五十年,可死不得。
  
  “咳咳,陛下無需如此!”
  
  賈詳輕聲說道:“各位先生只是太激動了些,稍后便好。”
  
  趙禎點了點頭,悄悄問:“賈先生,朕也想去參加文會,你說諸位相公會不會同意?”
  
  賈詳淡淡一笑,“諸位相公定要去參加文會的,陛下可以向他們提出來。”
  
  “哎,朕擔心他們不會答應。”趙禎嘆了口氣,有些抑郁地說道。
  
  “陛下不用擔心,若是諸位相公不同意,陛下可以不給他們批假啊!”賈詳笑道。
  
  “呃,哈哈,好主意!”
  
  沒有請假就想去文會,那算是曠工了,到時候諸位相公不同意也得同意。
  
  果然是好主意!
  
  ......
  
  “什么?喬兄想召開武林大會?”
  
  梁山上,王維正忙著籌備文會之事,喬峰前來拜見,提議在舉辦文會的同時,可以舉辦一場武林大會,邀請天下武道前來參加,優勝者可以擔任武院院長。
  
  王維想了想說道:“喬兄此事不可!”
  
  “為何?”
  
  他慢慢地向喬峰解釋起來。
  
  文道與武道不同。
  
  武修的境界高,實力自然強,這種事情還需要比嗎?
  
  武修只需亮出修為境界,誰強誰弱一目了然,還用打嗎?
  
  文道則不同。5∞八5∞八5∞讀5∞書,.←.o≈
  
  文修比文才不比道法。
  
  弟子不必不如師,師不必賢于弟子。
  
  即使一個才開辟識海文士也可能做出震驚天下的好詩,一舉打敗文皇。
  
  武修可以嗎?
  
  難道一個武師膽敢挑戰裴旻、西門吹雪?
  
  那不是找死嗎?
  
  武修的破壞力太強,要是邀請一群武王武帝在梁山上動手,這梁山還要不要?就是天都有可能被捅破,何況一座山?
  
  王維暗暗搖頭,參加大會是一件熱鬧事,目的是為了天下和平,打打殺殺,殺得血流成河,不吉利!
  
  要是他們想殺人,可以去戰場上賣賣力,在這里真不合適。
  
  “哎~”
  
  喬峰抑郁了,興沖沖地來,卻要失望而歸,窩心!
  
  “哈哈,喬兄不必如此!”
  
  王維心中忽然有了一個主意,“喬兄若是有心,可以在梁山上舉辦一次‘梁山論劍’啊!”
  
  “何謂梁山論劍?”
  
  “請天下武道高手來梁山,大家促膝而坐,講解武學精益,交流武學心得,共同探討飛升之道。”
  
  “妙啊!”
  
  喬峰大喝一聲,激動地道:“交流武道感悟不動手,相互拆招也別有一番趣味。只是為何叫梁山論劍,不叫梁山論武呢?”
  
  王維笑道:“武道只是代表天下人族武道,太過狹隘。而劍道卻包括武道之劍,文道之劍,妖劍、魔劍、靈劍、仙劍等等,此次論劍若是能邀請到各族劍道高手前來,必將是一場盛事。”
  
  “邀請妖族魔族?”
  
  喬峰頭皮發麻,“不會鬧得太大了嗎?”
  
  “怕什么?咱們混元學院的宗旨便是有教無類,和而不同,不管什么種族,只要是大陸上的生靈,咱們學院都接受,邀請他們來,也算是提前預熱。”
  
  “可是各族之間都有仇怨,讓他們在一起學習,可能會發生摩擦,甚至廝殺。”喬峰有些擔心道。
  
  “無妨!”
  
  王維擺了擺手說道:“等文會結束,我會請人在梁山上布下一道大陣,壓制學生們的修文,他們可以動手,但不能死人。”
  
  喬峰點了點頭,同意了這種觀點。
  
  ......
  
  唐宋兩國都贊同了天下文比之事后,王維向唐宋兩國提議,凡是前來參加文會的人員都可以視作使者,兩國交兵不斬來使,不可攻擊。
  
  唐宋兩國答應了此項提議。
  
  妖族、圣族、靈族、鬼族都先后發聲,表示會派人前來參加此次文會,并且在文會期間,各族會按兵不動,不再對唐宋攻擊或實施騷擾。
  
  也就是說,在文會召開期間,大陸上會保持短暫的和平,這是以前從來沒有過的創舉。
  
  于是天下人更加關注這場盛會。
  
  為了保證盛會順利召開,大唐大宋都派了人過來輔佐王維籌備盛會事宜。
  
  大唐派來了李白、杜甫、張九齡、張說。
  
  大宋派來了歐陽修、晏殊、呂夷簡、柳永。
  
  九人組成了文會籌備委員會。
  
  一開始大家都認真地商討文會章程、規則,忙得不亦樂乎。
  
  可過了沒兩天李白和柳永就故態復萌,經常無故缺席。
  
  作為籌委會會長,王維勃然大怒,命人尋找,卻發現兩人勾肩搭背地去了青樓。
  
  據說這兩人臭味相投,從幾年前就勾搭上了,這次遇上了,再次把酒言歡。
  
  李白邀請柳永去揚州青樓,要他見識一下北地女兒的風情。
  
  柳永邀請李白去蘇州妓館,要他見識一下南國女兒的溫柔。
  
  兩人沆瀣一氣,十天都有九天是在青樓里度過的。
  
  王維發了狠,帶隊將兩個浪蕩子揪回了梁山,要他們認真履行自己的職責。
  
  可兩人消極怠工,人回來了,心卻沒回來,無精打采的。
  
  經過籌委會的商議,王維拍板,把兩人踢出了委員會。
  
  李白滿不在乎地退出了,他表示自己要在青樓中找靈感,為文會做準備,可耽誤不得。
  
  柳永表示贊同。
  
  等兩人回歸了青樓,王維把自己的徒弟王勃,李白的徒弟陳子昂,還有楊炯、駱賓王等一眾小年輕叫來做苦力。
  
  什么苦力呢?
  
  發請帖!
  
  向人族五絕發請帖,向隱藏在各處大山間的高人發請帖,向龍皇、妖族皇帝、李隆基、趙禎、方臘等等各方勢力的扛把子發請帖,請大家賞臉來參加此次文會。
  
  要是這些人都來了,這事就大發了。
  
  經過數個月的奔波,大陸上各位大佬給出了回應,張三豐張真人、儒教教主朱熹、李隆基、趙禎都明確表示會來參加盛會。
  
  妖族金獅皇帝會派遣獅心王查理前來參加。
  
  方臘會派遣圣女方百花前來參加。
  
  鬼族判官公孫策會來參加。
  
  龍族靈族也會來人。
  
  可以說各部勢力都會來,共襄盛舉。
  
  “玄奘,山來了!”
  
  王維正在篩選文會表演項目,忽然聽到喬峰在門外大聲喊道。
  
  他走出門去一看,嚯!好多的人啊!
  
  此次盛會文會與武會分兩場,但不能擱一座山上開。
  
  眾人一合計,不如再搬一座山來,反正又不費事。
  
  喬峰腳板厚,跑的地方多,尋山的事情就交給他了。
  
  沒幾個月,他在渭州華陰境內找到了一座奇山。
  
  此山高千余丈,通體黝黑,堅逾金石,渾然一體,不知過了多少年,這座山始終沒有生出山靈。
  
  眾人覺得挺合適的,便要開始動手搬山。
  
  只是等動了手,才發現這山重的有些古怪,比泰山還重。
  
  籌備委員會幾人加上喬峰雷萬春狄青等文武十八個人,各個力氣都在數萬斤往上,他們一起動手搬了七天,也只搬了不到一百米。
  
  王維一想,算了,自己手頭上還有那么多事,不能全耗在這里搬山吧?
  
  撤!
  
  他提議重新找一座山,委員會幾人贊同,大家都是文人,整天耗在這里搬山算什么?有失逼格!
  
  喬峰幾個武人不同意,他們說既然動了手怎么能半途而廢?這不是武修的風格。
  
  搬!必須搬!
  
  王維只能贊同,他以委員會的名義,連同喬峰等一干武修向天下豪杰發出呼吁,為了光大武道,請大家一起動動小手,搬山!
  
  洪七公帶著丐幫高手來了。
  
  少林寺曇林帶著幾位少林高手來了。
  
  武當、峨眉、明教、黑木崖、神劍宗、華山派、崆峒派、橫山派等等天下江湖武道各派,不論唐宋正邪都來人了。
  
  最后魯智深帶著六十多個梁山好漢一起來了,魯智深最喜歡拔山玩兒,這次怎么能少了他呢?
  
  合計五百武王數千武修一起動手,搬了一個月,才將這座山從華陰搬到了海邊,可謂是歷經千辛萬苦。
  
  “山在哪里?”
  
  “海邊上!”
  
  王維飛到梁山山頂上向西邊看,一座突兀的大山出現在金鱗城外的海邊上。
  
  “這怎么能過來?”
  
  王維望著中間的大海發愁,搬著山只能步行,不能在天上飛,中間的大海怎么過?
  
  歐陽修杜甫等人也飛到了天上觀看。
  
  “不如我等文修一起施法搬過來?”張九齡提議道。
  
  “只能如此了!”
  
  王維招來原清源學院的文道學生,又請求各地書院援手,三個月共集結了一萬名文修,還有長江里的妖魔鬼怪,大家一起施力,向著梁山托運。
  
  可大家沒配合好,噗通一聲,大山掉進了海里。
  
  這可怎么辦?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都傻了眼。
  
  “哈哈哈!”
  
  有個老家伙坐在云頭上大笑不止,噗通一聲從云上落了下來,掉進了海里,他從海里爬起來后,又哈哈大笑。
  
  “孔先生,請你助我們一臂之力!”
  
  王維向云頭上的孔巢父求助。
  
  “不管不管!他們兩個力氣都比我大,你們要請就請他們吧?”
  
  孔巢父指著海邊上兩個人,一個穿著破爛的道袍的中年道士,他身后站著一個小帥哥,看著王維的時候,眼中帶著兇意;一個穿著一身乞丐裝的老乞丐,躺在礁石上捉虱子。
  
  “東瀛子道長!”
  
  “扶搖子!”
  
  海面上有文武一萬多人,大家看著兩人,很快就認出來了。
  
  可兩人身影一閃即逝,仿若幻象,顯然兩人不打算出手。
  
  “孔先生!”
  
  王維只好又請求孔巢父。
  
  孔巢父搖頭道:“此山需要眾人齊心協力才能搬動,我也無可奈何啊!”
  
  王維無奈只能帶著一眾高手潛入海底搬山。
  
  大家發現走海底比從空中托運更加省力,便一直從海底走。
  
  可是到了地方,大家發現從大陸向海島一直在走下坡路,從海底運到島上要上升一萬丈高,可是不能飛,有什么辦法呢?
  
  難道又扛著大山轉回去?
  
  太重了!
  
  大家望著幽暗的海底,無語!
  
  這山只有放在海底了。
  
  王維暗暗埋怨喬峰,沒事搬什么山啊,真是太麻煩了。
  
  正在這時,一條青色長龍從海中游了過來。
  
  “哈哈,玄奘,要不要幫忙啊?”
  
  王維聽聲音像是焦遂,心中大喜,龍的力氣可是很大的,連忙求援。
  
  “請焦先生援手!”
  
  “嚨嚶嚶!”
  
  焦遂大吼一聲,從海底里召喚出了數百條五色龍。這些龍一起纏繞著大山,眾文武妖魔鬼怪一起施力,用了數十日才將大山從海底拖了上來。
  
  看到大山浮出了水面,王維暗暗松了口氣,天空上大海上數萬人一起歡呼,此次搬山運動可是相當地有意義,就算以后老了,想著自己與一群傻瓜一起哼哧哼哧地搬山,那回憶真是太可樂了。
  
  “島要沉了!”
  
  大家沒高興一會兒,忽然從島上傳來一陣驚呼,只見眾人剛剛放下島,梁山就緩緩下沉,眨眼間四周許多小型島嶼就被海水淹沒了。
  
  “哈哈哈!”
  
  孔巢父又從天空中笑到了水里,在水里還撲騰著浪花在大笑。
  
  王維見到這場景欲哭無淚,梁山島要是沉了,場子就砸盤了,這場文會還有舉行的必要嗎?
  
  要是沒了島,這場文會就變成了一場笑話,天大的笑話,發起人王維也成了笑話。
  
  他不想梁山泡湯,不想文會泡湯,他必須努力一把。11百度一下“魔盤大唐杰眾文學”最新章節第一時間免費閱讀。
牛仔骑马返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