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睡鏡子 > 第一百四十六章 沙猿

第一百四十六章 沙猿


      陶千民環顧四周,一片荒漠,僅在視野盡頭之處,隱約有一小片綠洲,似有湖泊,他知道紀少瑜此時救祖心切,這警戒的重擔就只有自己多上上心了。
  
      不多一會兒,陶千民吐出了一口氣道“夢主,你聞到什么古怪的味道沒有?”
  
      兩人正低空急射,徑直朝著綠洲方向飛去,紀少瑜當然也是聞到了一股古怪的氣味,這是一股血腥氣,眉頭緊鎖的紀少瑜心中早就疑惑了起來。
  
      因為死人是不會發出血腥味兒的,憑經驗,是有鮮活的生物受傷了,或者那位東瀛人是有什么奇怪的術法,類似邪教的血祭一類。
  
      見夢主沒有回答,面色凝重的兩人心照不宣的消失在了地平線之中。
  
      紀少瑜已經踏入過三個筑基秘境,這大漠秘境是第四個,無一例外的是,秘境皆為祖上某位前輩的墳墓,以其枯萎的夢境自成一界,留下傳承,等待后代獲取,且其中皆生活者某位老祖的殘念,意在傳授往來之人。
  
      這份傳承落在誰的手上都行,就是不能讓東瀛人奪去了。
  
      而看東瀛人的進攻策略,貌似就是奔著這些傳承來的。
  
      莊周始祖到底留下了什么秘密,讓東瀛人愿意舉全國之力不惜與世界為敵?
  
      若是不出所料的話,前方綠洲中的老祖之墓,不僅藏著一個敵人,還裸的放著一個謎底,等待自己去揭發。
  
      想到這里,不知不覺,紀少瑜的速度又快了幾分,跟在后面的陶千民按夢境中劃分的修為來看,要高出紀少瑜不少,但速度卻好像弱了不少,只能是艱難跟隨。
  
      大漠狂風,烈日灼灼,這一切不過是某位老祖留下的一個幻覺。
  
      不過,漸漸前方傳來一絲絲清涼之意,陶千民和紀少瑜不由得一怔,是稀疏的水霧,綠洲將近,兩人放慢了速度。
  
      就在放慢速度之后的幾息工夫,兩人又立即停了下來。
  
      一眼就能看清楚,這不遠處,一頭巨大,類似猿猴的妖獸在那里。
  
      此獠有一棟小閣樓大小,和猿猴不同的是口中有一排類似狼的獠牙,冒著森森鮮血,此刻其渾身是傷的,屹立在岸邊,望著地面某處。
  
      “不愧是沙猿,好大的威壓!”陶千民嘖嘖一聲,其書生長衫被他驟停的一瞬揚得飛起,而他本人也猶如看見鬼怪一般目瞪口呆。
  
      陶千民這些年什么妖魔鬼怪沒有見過?能夠讓其驚訝成這個樣子,是因為沙猿是一種傳說中的生物。
  
      “什么是沙猿?”紀少瑜不恥下問。
  
      陶千民也不再大驚小怪,這個夢主對原生夢境的陌生程度之嚴峻,也不是第一天才知道,小聲簡述道“沙猿是一種傳說中的仙獸,據古書記載……咳咳,這也是賀鬼才留下的記憶,原生夢境中鮮有敵手,唯一有記載的是曾經王立的師傅問天徒手戰勝過一頭,便立即獲得了一套凡人煉體的不世功法,所以沙猿后來被傳為護法仙獸,其出現的地方,必有法寶或功法一類的秘寶。”
  
      紀少瑜沉默片刻后,嘆氣道“可是,這一頭沙猿,已經死了。”
  
      “死了?”陶千民神識探去,收回后苦笑道“唉,還真是死了,我剛才被嚇得連神識都不敢放出。”
  
      “夢主!”
  
      只見紀少瑜翻身一躍,來到沙猿生前怒目而視之處,對之對視。
  
      “五臟六腑完好,看樣子是七竅全部被瞬間摧毀,好厲害的夢術!”
  
      看樣子,這頭沙猿生前還未進攻,就遭到了毒手,其下手之人,必定就是那個將軍魂師了。
  
      “將軍級別的魂師到底是個什么實力?你可有交手對戰過?”
  
      陶千民嘆道“倒是交過一次手,但是對方貌似對我沒有興趣,揮手打斷我的進攻,就跑了。”
  
      陶千民搖搖頭又補充道“準確說,是揮手打斷我的進攻后,就把我這個對手忘了。”
  
      紀少瑜面色越發凝重,陶千民的修為之高,在原生夢境里當一方霸主已是足夠,但卻被當做螻蟻一般的對待,在這老祖枯萎夢境中的東瀛將軍,怕是在真實世界,都是出色的夢師了吧。
  
      “踏青光!”
  
      想到這里,紀少瑜反而是不假思索的運轉秘術,靠著自己的血脈感應,向著綠洲中的湖泊打出了一道青色光影。
  
      也不知是從何而起,紀少瑜心中有了一種破罐子破摔的心態,用老百姓的話來說,就是越活越單純和直接,把自己當做了一把劃開命運之畫的利劍,而把事情的成功與否,交于了自己的隨機應變能力,而非在事情發生之前的左顧右盼。
  
      陶千民嘴角抽了抽,他感覺到了紀少瑜心態的變化,在賀鬼才的卜算之術中,這是將死之人的心態。
  
      看著湖面升騰起一片水霧,外圍夾雜著細細的沙塵,環繞成一個類似傳送光幕的一個洞口,陶千民無可奈何地跟隨紀少瑜化為了兩道虛影,急遁而入。
  
      就在此時,在兩人并未察覺之際,沙猿的嘴里隱約出現一個渾身是血的人影,人影嘴角勾起一抹譏笑,施法撣去了身上的血跡,身形一閃的落回到地面。
  
      他從紀少瑜進入大漠秘境之際,就感知到了不速之客,藏在沙猿體內,用沙猿的血腥氣味掩蓋了自身的氣味,并且鎖住了自己法力的波動,一直在旁觀著紀少瑜和陶千民的動靜。
  
      這個面容冷峻的人影,正是帶領稻沃草原入侵石原大陸的先鋒將軍,真實世界東瀛國的夢師總會副會長,名叫森空。
  
      他來到大漠秘境已經足足一月有余,而戰勝沙猿到現在,也已經過了三日,苦苦找不到更進一步的機關所在。
  
      他得到軍令之時,就獲知了此戰的目的,紀少瑜猜得沒錯,這個入侵原生夢境的戰爭計劃全是奔著筑基秘境來的。
  
      在此次軍事行動機密中的機密里曾表示,此原生夢境中的筑基秘境里其實藏著有關乎真實世界夢師一脈最大的秘密,出發前,國主反復交待,無論如何,森空所帶領的先鋒部隊,一定要想辦法占據足夠多的筑基秘境,里面的秘密,后續東瀛國方面會派另一只部隊來研究。
  
      。
牛仔骑马返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