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我竟然到了三國 > 第三百六十八章 大人我錯了

第三百六十八章 大人我錯了

    望著窗外的風景,陽光明媚,有不少鳥兒在樹枝間跳躍,看那模樣,甚是歡快。
  
      蒙鈞坐在床上,微微一笑,一早便是見到這般場景,讓他的心情也是愉悅不少。
  
      翻身下床,因為昨天沒有梳洗便是睡了,今天還要換身干凈的衣服,過了好久才是收拾好。
  
      將那被隨手扔在地上的腦袋撿起來,放進一個木盒,又用一塊方布小心地包起來,放到一旁的柜子上。
  
      將一切都收拾好,蒙鈞才是走到門口,深深吸了口氣,空氣中那股芬芳的氣味,讓他臉上都是顯現出些許陶醉的神色。
  
      腳步邁出,這次出來蒙鈞并沒有將龍淵劍也帶上,只身一人行在許昌城中。這次他出來也就是去祭祭自己的五臟廟,順便看看自己昨天的戰果。
  
      蒙鈞的住所離城門口并不遠,那里是昨晚的主要戰場,這一路過去,便正好去那邊看看。
  
      約莫行了十來分鐘的模樣,便是到了城門口。
  
      此時,尸體已經全部被清理完了,城門也已經開了許久,百姓來來往往的,好不熱鬧。若不是地上還有未曾清理掉的大片血跡以及在不遠處已經被燒成焦炭的房屋,恐怕任誰都不會相信,昨晚的這里,好似人間地獄。
  
      走到近前,蒙鈞才是看見,在城門外,有著不少士兵對進城的百姓進行搜查,不僅是搜身,就是隨身攜帶的包袱都是要打開一一檢查。
  
      “查這么嚴?”
  
      蒙鈞心中暗暗想到。
  
      微微皺眉,隨即卻又是釋然,恐怕是最近與袁紹交戰在即,怕在這緊要關頭出什么幺蛾子吧。
  
      蒙鈞并沒有再過去,轉身便是要走,不經意間卻是聽到那守城士兵的議論,似是再說自己,可當他回頭看得時候,卻又是發現,幾人正仔細地盤查著進城的百姓,哪里有半分關注自己的意思。
  
      無奈地苦笑了一聲,那是自嘲般的微笑,自己這段時間一直沒有睡好,搞得自己都是有些神經過敏了。
  
      看了城門口的情景,蒙鈞倒是也不急著去吃些點心,不斷往北瞎晃蕩著,不知不覺卻是逛到了曹仁安排給遷出的百姓暫時定居的地方,這里帳篷排成排,可卻還有許多百姓,只能衣衫襤褸的,只能坐在帳篷外面。
  
      此時的天氣并不算熱,許多百姓身上的衣服破破爛爛的,更是有著不少孩子,依偎在母親懷中,瑟瑟發抖,這等日子,若是過得久了,誰人頂得住啊。
  
      蒙鈞緩緩地朝著人群走去,這些人你都以驚懼的眼神看著他,似是見到了什么可怕的東西一般。
  
      或許是蒙鈞身上殺氣太重的關系,凡是蒙鈞走過的地方,地上的這些百姓紛紛往邊上退去,相互擠在一起,以求得一絲心思上的慰藉。
  
      “喂!小子,干嘛呢!”
  
      蒙鈞看著那些百姓,心中竟是出現一絲愧疚,正當他想的出神的時候,一道雄厚的聲音卻是將他從思緒中拉了回來。
  
      抬頭看去,這才是發現,自己已經走到了安置區的最邊上,在其前面,有一處臨時擺設的救濟的地方,眾多百姓都是排著隊,手中拿著殘破的碗,卑躬屈膝的,以此討得一口餅吃,一碗粥喝。
  
      蒙鈞苦笑著搖了搖頭,倒是沒想到,這種事情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小兄弟,快去排隊吧……”
  
      “這里的人啊,兇得很……”
  
      見蒙鈞沒有反應,邊上一個老大爺看著心急,趕忙從隊伍中走出來,將蒙鈞拉到一旁,好心地囑咐道。
  
      “呵呵”
  
      蒙鈞見狀,嘴角不禁揚起一絲笑意,自己已經不知道多久沒有碰到過這般事情了。但面對老人的好心,還是客氣地沖著老人拱了拱手,說道:“多謝老人家。”
  
      “呵呵,不用不用。”
  
      老人笑著擺了擺手,又是囑咐蒙鈞趕緊過去排隊,這才是回到自己原來的地方,與那人交談了幾句,插了進去。
  
      蒙鈞笑著,回頭看了老人一眼,剛想要走,耳邊卻是傳來一個央求的女人的聲音:“大人!您行行好……”
  
      后面的話,由于聲音太輕,并沒有聽清楚。
  
      但還是忍不住心中的好奇,轉身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
  
      只見在那放糧的桌子前,跪坐著一個婦人,在她身邊,有一個小孩站在一旁,卻是沒有跪下。
  
      女人用手抓著兵卒的褲腿,啜泣著,哀求著,可迎來的卻是那些兵卒猥瑣的笑聲。
  
      “嘿嘿!”
  
      其中一個士兵突然笑了起來,那聲音真的是要多猥瑣有多猥瑣,蒙鈞即使是不看那人的模樣都是能夠想象出來。
  
      “哎呦,長得不錯啊!”
  
      那個士兵蹲下身子,一手抵在女人下巴上,仔細地端詳著,隨即又是轉頭看了看身后的幾個兄弟,調笑道。
  
      婦人沒有說話,牙齒輕咬嘴唇,似是有些羞惱,可卻也沒有閃避。她深刻的明白,在這個世道,面對這些兵卒,她沒有反抗的實力,也沒有反抗的資本。
  
      此時的她在這些人渣眼里,就如餓狼眼中的肥肉一般。只是不同的是,或許被玩夠了之后,她就會像那些被小孩玩膩的玩具一般,被棄之如敝履。
  
      “啊!”
  
      突然,聽到一聲凄厲的慘叫,隨之而來的,便是那個士兵罵罵咧咧的聲音:“媽的,死野種,信不信老子殺了你!”
  
      “不要!不要!”
  
      當小男孩被甩出去的那一刻,那婦人的身子便是撲到了士兵身上,央求著。
  
      “你!”
  
      其中有一個男人想要沖出來,可前腳剛邁出去,身子卻是被身旁的幾人攔住了。并不是他們不想替這個婦人出頭,他們心中的怒火并不比誰差,只是這些人,他們惹不起,他們敢怒不敢言。
  
      “孬種……”
  
      士兵看著那騷亂的人群,輕蔑地說著,隨即又是蹲下身子,一把抓住婦人的頭發,笑呵呵地說道:“你若是以后過來伺候老子,老子保管你下半輩子……”
  
      “啊!”
  
      士兵這話還未說完,口中卻是傳來一陣慘叫,抬頭看去,只見剛才那個被他合著的白發青年正站在自己面前,那雙手好似鐵鉗一般夾著自己的手腕,想要掙脫,卻又動彈不得。
  
      周圍的幾個士兵見勢不妙,紛紛抽出腰間的鐵劍圍攏過來。
  
      “放手!”
  
      幾人喝道。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我竟然到了三國》,微信關注“熱度網文或者rdww444”與更多書友一起聊喜歡的書
牛仔骑马返水 今天浙江11选5开奖结果85期 体彩河南11选5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问道租号赚钱 青海十一选五店主亏本 开一个冷鲜肉店赚钱吗 北京赛车pk10 快速赚钱的烧烤 山东11选5走势图开奖结果走势 彩取规则 888棋牌手机版下载 幸运农场计划稳定版 夏天摆摊卖拖鞋赚钱吗 辽宁十一选五走势图手机版 创世神曲手游能赚钱吗 贵州11选5规律 时时彩计划组六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