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我竟然到了三國 > 第三百三十三章 就是有人不信邪

第三百三十三章 就是有人不信邪

    “咳咳!”
  
      那滿是橫肉的臉從地上抬了起來,口中滿是鮮血,也不知道摔掉了多少。
  
      可男人就像是感覺不到疼痛一般,這身子還沒站穩,便又是朝著門口跑了過來。
  
      “鬼!,有鬼!”
  
      男人此時的精神已經被嚇得接近崩潰了,抓著身旁一個人的衣領瘋狂叫喊著。
  
      他一個常年在外經商的商人,養尊處優的人,哪里是經歷過這樣的邪乎事啊……
  
      見他這副模樣,同行的幾人也是不禁皺起了眉頭,要說剛才那東西是假的吧,他們也都是親眼看見了,實在不像啊……
  
      可若說是真的,又有誰真的見過呢……
  
      不過在幾人心中或許早已是認定,這酒舍里哪里是會有人無聊到故意裝鬼嚇唬自己幾人啊。
  
      “老板,這店我們不住了。”
  
      站在身邊的一個瘦子說道。
  
      “啊?”
  
      老板有些吃驚地看著幾人。看得出來,四人本就是以他跟那個胖子為主心骨的,此時胖子成了這副模樣,此時他說的話,自然不會有人會出言反對。
  
      “你看,這大半夜的,你們出去也沒有地方去,要不收拾收拾,再去睡會,等天亮了再走也不遲啊……”
  
      老板好心勸著。
  
      “啊!”
  
      卻不想就在這個時候,耳邊卻是傳來一聲殺豬般的嚎叫。剛才那個胖子還抓著身旁一人的衣領,此時卻是已經跑出去好遠。
  
      “老三,去把他追回來。”
  
      瘦子皺了皺問,對著身旁一個健壯的男人說道。
  
      “好!”
  
      男人答應了一聲,很快就是追了上去。只是兩人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黑暗中,也看不清楚后來到底怎么樣了。
  
      “算了,退房吧。”
  
      瘦子男人猶豫了一會兒,還是嘆了口氣:“我們在外面將就一晚就好了。”
  
      這里的房間他實在是不敢住了,這女人雖然是走了,可誰能保證她不會回來呢。
  
      上次他走運,女人找上了胖子,可誰知道下一次,會不會輪到自己啊。他可是不想把自己也搞成那胖子那樣,像是得了失心瘋一般。
  
      “有鬼,有鬼啊!”
  
      那個胖子一路跑到街上,大晚上的,除了天上的月光,便是再也沒有其他的燈火。
  
      胖子一邊喊一邊跑著,此時身上早已經被汗水打濕,可男人卻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
  
      其實仔細看看,在男人身后,有一道身影正在不斷地追趕著。黑暗中看不清楚模樣,只是結合著胖子口中的話,就像是他在被身后的厲鬼追殺一般。
  
      “鬼,鬼……”
  
      男人像是著了魔一般,喊著,不斷朝著前面的路口跑去。
  
      男人卻是并沒有聽見,在那個路口的拐角處,有著啪嗒啪嗒整齊的腳步聲傳來。
  
      腳步聲卻來越清晰,微弱的火光也是照亮了路口。
  
      只聽得噗通一聲,男人直接就是與經過路口的幾人撞在了一起。
  
      “哎呦!”
  
      男人倒在地上,不住地尖叫了一聲,身子更是不住地往后褪去。只是身后也是傳來啪嗒啪嗒急促的腳步聲,讓的他一時間有些手足無措。
  
      “你做什么!”
  
      那些人是晚上巡邏的士兵,本來以為這大晚上不會出什么事的。可幾人剛是巡了幾條街,便是聽見有人在不遠處喊著什么,只是隔得太遠有些聽不清楚。
  
      找了好久才是在這里找到了這人,剛是說完這句話,卻是看見那倒在地上的男人就像是看見了什么極其恐怖的事情一般,滿臉驚恐地指著自己身后。
  
      “鬼,有鬼!”
  
      顫抖著手,牙齒不住地打顫。
  
      “鬼?”
  
      幾人聞言,臉上都是顯露出不同的神色。
  
      有遲疑,有不屑,有譏諷,還有極少數的幾人,卻是有一絲絲的驚恐與慌張。
  
      “啪嗒啪嗒!”
  
      腳步聲漸漸清晰了起來,這些人雖是不信,可那雙手卻是不住地我握緊了系于腰間了鐵劍,忌憚地看著那不遠處黑暗的街道。
  
      “唉,你聽說了嗎?就是前幾天來這里的那幾個男人……”
  
      “聽說當天晚上就搬出去了。”
  
      “可不是嘛,據說啊,那個胖子看見了女鬼,當場就被嚇得失心瘋了!”
  
      “是嗎?”
  
      世界上沒有不透風的墻,不過是短短幾天的時間,那幾個商人在酒舍中遇到的事情便是在這里傳開了,成為了當地百姓茶余飯后的談資。
  
      酒舍中有一個年輕的男子獨自一人坐在角落小酌,聽著酒舍中幾人的談話,嘴角不禁是勾起了一絲笑意。
  
      只是前幾天的事情顯然沒有讓幾人有什么忌憚的,該喝酒的還是繼續喝酒,他們這些人可不相信,這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的,有什么鬼物敢出來行兇害人。
  
      “鬼?什么鬼?又是好怕的!”
  
      一道不和諧的聲音突然從酒館中傳來出來,是一個中年人,約莫也就四十來歲的模樣。飽經滄桑的臉喝得通紅,滿身的酒氣,就是說話都是有些打結。
  
      剛才在談論這件事情的幾人沒有理他,自顧自地喝酒。這沒事,誰會去跟一個酒鬼惹上麻煩。
  
      “唉,你說,你是不是做了什么見不得人的事了!”
  
      別人不去找他麻煩不代表他就不會去找別人麻煩。醉漢拿著酒瓶直接就是走到剛才那人面前,指著那人的鼻子就是喊道。
  
      “哎哎哎,來者都是客,何必傷了和氣呢。”
  
      老板見狀知道要壞事,趕忙是事上前將兩人拉開。他這小店可是經不起兩人折騰啊,若是砸了桌椅板凳什么的倒還好說,若是將他那幾壇子放在墻邊的醉仙酒給砸了,那就真的是虧大了。
  
      “呼!”
  
      終于是把這瘟神給送走了……
  
      老板抹了一把額頭上本就不存在的汗水,剛是送了口氣,就是聽見身后傳來一道聲音:“老板,結賬。”
  
      老板剛是要轉過身去,卻是見到一個白發青年正站在自己身后,下意識的將手伸了出去。
  
      “呵呵”
  
      蒙鈞笑了笑,將手中的錢遞了過去。
  
      出了酒舍,醉漢在路上跌跌撞撞的本就是就不快。蒙鈞見狀卻是笑了,有些不懷好意。
  
      一路尾隨著男人約莫走了一兩里地,才是在一棟極為簡陋的屋子前面停了下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我竟然到了三國》,微信關注“熱度網文或者rdww444”與更多書友一起聊喜歡的書
牛仔骑马返水 陕西十一选五前三组 广东11选5中奖金额 现场 浙江11选5开奖结果 2004年排列五走势图 南京美团打车赚钱吗6 吉林11选5规则 双色球复式 电脑远程赚钱平台 宁夏11选5遗漏号码查询 中原福彩官方手机客户端下载 开视频玩游戏赚钱吗 吉林11选5开奖公告 快乐飞艇官网下载 租格子铺能抓赚钱吗 哪些是正规的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