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我竟然到了三國 > 第三百三十二章 白衣女人

第三百三十二章 白衣女人

    “砰!”
  
      “稀里嘩啦!”
  
      “爽!”
  
      一陣聲音傳來,穢物被排除,男人口中發出一陣舒爽的叫聲。
  
      人有三急,腰帶一解褲子一脫,便是開始釋放天性,那般滋味,倒真是舒服的很吶。
  
      “啊,舒……”
  
      男人這話還沒說完,卻是看見一襲白色的身影從面前飄過。
  
      “臥槽,什么鬼東西!”
  
      男人以為是自己沒睡醒看花眼了,嘴中罵了一句,那肥胖的雙手不自覺地揉了揉眼睛,又是朝著那個方向看去。
  
      “呼,嚇我一跳……”
  
      男人看了一眼,看清楚眼前卻是沒有東西,才是松了口氣,這地方要是真的鬧鬼,那還了得。
  
      手往后伸著,想要從地上隨便撿塊石頭木片什么的擦擦,卻是不想,有一樣東西突然主動碰到了自己的手指。
  
      手一摸,冰冰涼涼的好像是一塊石片。
  
      “啊,謝謝啊!”
  
      男人沖著身后擺擺手,說了一聲,這手剛要伸向自己嬌嫩的菊花,卻是突然意識到了什么,手停在半空中,卻是怎么也動不了,像是雕塑一般,蹲坐在那邊。
  
      “呼!”
  
      風吹屁屁涼,又是一陣陰風吹過。男人只感覺自己的脖子感到一陣涼意,身后更是有著一道腐臭的味道傳來。
  
      那股味道難以言喻,并不像是事物食物腐爛傳出來的味道,但一樣令人作嘔。
  
      腦袋僵硬得緩緩地朝著身后轉過去,卻是見到那滿頭黑發之下,有著一張蒼白的毫無血色的臉,一對猩紅的眸子正直勾勾地看著他,兩人四目相對,一絲絲涼意傳進男人的腦海。
  
      “你,你……”
  
      白天本就是聽那些喝酒的客人說這家酒舍鬧鬼,晚上就直接讓自己撞見了,這是要多好的運氣啊……
  
      此時男人已經是嚇得說不出話來,不斷顫抖的手指指著蹲在面前的女人。
  
      男人已經忘記自己連屁股都是沒有擦,就這般拖著褲子,拼命地往后挪動著。此時連路都是走不了了,若是用一種動物來形容的話,便只有軟腳蟹了。
  
      穿著白衣的女人并沒有回答男人的問題,臉上也不曾因為男人的動作而有絲毫的變化。
  
      “你怎么啦,我不美嗎?”
  
      女人的聲音從面前想起,一陣陣陰風吹來,將女人的頭發吹的上下翻飛,就像不斷飛舞的毒蛇一般,不斷地朝著男人飄去。
  
      “啊,啊!”
  
      “你,你,是人是鬼!”
  
      男人不斷驚叫著,身子不住往后退。身上沾滿了泥土,褲子上更是沾上了不少的黃色不明物體。
  
      “我好不容易才過來看你,來,過來。”
  
      雖是說著這些柔情的話,可女人的話語卻依舊清冷,淡漠,完全沒有所說的那般溫柔。
  
      女人蹲在那里,那雙蒼白修長的手不斷地朝著男人身去,那冰涼的感覺頓時侵遍男人全身,驚得他背上一陣一陣冒著冷汗,此時他連逃跑都忘記了。
  
      這也怪不得他,那種蒼白,那種冰冷的觸感完全不是正常活人應該有的。若是換個膽子小一點的,恐怕此時兩眼一翻,直接就會昏死過去。
  
      女人緩緩地從地上站起身來,白色的長袍一直垂到地上,遮蓋住了雙腳。
  
      陰風吹過,吹亂了女人的發絲。天上的云更是將天上的月光遮掩,這黑夜中,最后一絲亮光也是被遮蔽了去。而四周除了蟲鳴,便只有男人驚恐的叫聲。
  
      “吵什么吵!”
  
      男人吵吵嚷嚷的,驚動了樓上一起睡覺的幾人。
  
      這些人身上只是披著一件單薄的外衣,都是已經出現在了后院的門口,有些不滿地嚷著。
  
      可這話剛是說完,幾人的目光也是落在了院子里面那道白色的身影之上。
  
      一時間都是呆立在房門外,從幾人的眼中,能很明顯能看清楚幾人眼中那驚疑不定的神色。
  
      “這……”
  
      “這是什么……”
  
      “這里不會真的鬧鬼吧?”
  
      幾人剛是住進來的時候,也只是將信將疑。有幾個人只是將在酒舍中聽到的事情當作一個玩笑,可此時,他們的眼珠子瞪得比誰都大,嘴巴張得都是能將自己那砂鍋大的拳頭給塞進去了。
  
      此時的情景有些詭異,他們的同伴此時倒在地上,連褲子都來得及提上,顫抖的手指指著面前的白袍女人,眼神之中的驚恐難以掩飾。
  
      女人并沒有再說話,一陣涼風吹過。站在門口的幾人都是沒有看見女人蒼白的臉上勾起一絲微笑,那抹笑容極其嫵媚。
  
      若是在平時,或許男人還會以為自己走了什么桃花運,會如餓虎撲食一般朝著女人撲過去。可此時他哪敢啊,求爺爺告奶奶,只求女人不要殺了自己就好。
  
      “呵呵”
  
      女人的笑聲傳進幾人的耳朵,本是清冷的笑聲,此時聽起來卻是讓人毛骨悚然。
  
      “我還會再回來看你的,記得等我……”
  
      女人緩緩地朝著院落伸出飄去,嘴中卻又是傳出了一道聲音,嚇得男人又是一聲驚叫,連連擺手,嘴中不知道在說些什么,門口的幾人也是聽不清楚。
  
      白袍遮住了雙腿,女人漸漸朝著黑暗處飄去。今天晚上的經歷已經完全超出了他們對于這個世界的認知,這種經歷太過詭異了……
  
      “怎么回事?”
  
      一道熟悉的聲音響了起來,熟睡的老板也是被幾人驚恐的叫聲吵得睡不著覺,披了件外衣就是跑到后院,看著站在門口的幾人,滿臉的慍氣。
  
      “老板,你這里鬧鬼啊……”
  
      男人的聲音有些顫抖,手指指著院子中男人的方向。
  
      此時女人的身影已經完全消失在夜幕之中,老板過來之后便是什么都沒有看見。
  
      有些奇怪地看著面前的幾人,心中還在奇怪怎么這些人也開始發起了神經。
  
      “鬼!鬼!”
  
      此時男人已經完全凌亂了,手指還是指著女人先前消失的方向,口中不斷地叫喊著,拼命地朝著門口跑了出去。
  
      可此時男人的褲子還沒有被提上去,這剛是跑了兩步就是便又是摔在了地上。
  
      “噗通!”
  
      一道沉悶的響聲,臉重重地摔在身上,泥土入口,就是口中黃牙都是被磕掉了不少。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我竟然到了三國》,微信關注“熱度網文或者rdww444”與更多書友一起聊喜歡的書
牛仔骑马返水 幸运28单双预测 广东11选五奖号分布图 股票涨跌怎么算公式 舟山体彩网飞鱼走势 赚钱鹊桥 新疆十一选五推荐号码预测专家 今日头条通过考核期就可以赚钱 新疆十一选五开奖直播 新神奇传说3赚钱 pk10刷流水赚钱 挂赚钱宝可以开硬件nat 北京pk10技巧5码选位置 11选5投注技巧 亲朋棋牌上下分代理 辽宁十一选五几点开始 海南飞鱼走式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