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我竟然到了三國 > 第三百三十章 你會哭著喊著來求我

第三百三十章 你會哭著喊著來求我

    蒙鈞這一副撒潑打滾的樣子,顯然是已經訛上了這家店。
  
      “行了。”
  
      伙計的手剛是要打下去,可伸到一半卻是被一只有力的大手給抓住了。
  
      “老板?”
  
      伙計有些奇怪地往自己身后看去,卻是見到自家的老板正站在自己身后,抓著自己的手,正一臉嚴肅地看著倒在地上的蒙鈞。
  
      “去取碗酒來。”
  
      老板淡淡地說著,眼底全是對蒙鈞不屑甚至是掀起厭惡的表情。
  
      “老板。”
  
      酒很快就被去了過來,小心地將酒放到地上。
  
      沒有說什么,老板與那個伙計直接就是往酒舍里走著,周圍的人也是散去了不少。
  
      可接下來蒙鈞的一句話卻是讓眾人都是停下了腳步。
  
      “砰!”
  
      只聽得一聲脆響,等周圍幾人在此轉過身的時候,只看見剛才被伙計放在地上的瓷碗已經被摔得粉碎,碎片散落了一地,更是有些已經迸射到了路人的腳邊。
  
      “呸呸呸!”
  
      “這也叫酒?一點酒味都沒有!”
  
      蒙鈞罵罵咧咧的,就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
  
      老板皺了皺眉頭,一旁的伙計早就已經不耐煩了。
  
      見蒙鈞這般無賴的模樣,心中不禁是大為光火,擼起袖子就是要打,可這手舉到半空中卻又是被拉住了。
  
      老板站在他身后,搖了搖頭,示意伙計不要惹事,這種人你越是去搭理他,鬧得就越兇。
  
      周圍的人都是看瘋子一樣看著蒙鈞,這些人剛是想走,就是看到蒙鈞突然從地上爬了起來,那般靈活的動作與其表面上的年齡完全不符。
  
      “老板,老夫免費為你算上一卦如何?”
  
      蒙鈞拍了拍沾染到身上的灰塵,捋著貼上去的假胡子,裝出一副高人的模樣,壓低了嗓音對著老板說道。
  
      老板沒有說話,自顧自地往屋內走著。
  
      蒙鈞也是沒有理會,從自己胸前的口袋里取出一個龜殼,又是取出三枚銅錢塞了進去,自顧自地搖了起來。
  
      “叮咚,叮咚!”
  
      每一次聲響牽動著每個人的心臟,更是有人覺得自己的心臟都是跟隨著蒙鈞手中龜甲的搖晃而有節奏的跳動著。
  
      一時間,眾人的視線都是落在了他的身上,就是走在最前面的老板都是停下了腳步,回頭看去。
  
      蒙鈞要了很久,才是將龜甲中的銅錢倒在手上,用手分開。
  
      將龜甲放回袋中,一手捻著胡須,一邊看看老板,又是看看面前這家酒舍,眉頭卻是蹙的更緊了。
  
      “春庚申,辛酉,夏壬子,癸亥,秋甲寅,乙卯,冬丙午,丁巳。”
  
      蒙鈞輕聲念道著,身子繞著老板賺了幾圈,眉頭越皺越緊,臉色也是越來越難看。
  
      最后卻是重重地嘆了口氣,搖著腦袋就是要走。
  
      老板也是被他盯得有些頭皮發麻,見蒙鈞要走,趕忙是將他拉住,:“這卦象還沒說,怎就走了?你若是算得準,別說給你碗酒喝,多給些錢都是沒有問題。”
  
      老板此時的樣子看上去頗為的豪氣,拍著胸脯看著蒙鈞,卻是不想,蒙鈞臉上卻是一臉的嫌棄,一邊擺手一邊說道:“若還是剛才的東西,不喝也罷,不喝也罷!”
  
      這說著,將手從男人手中掙脫出來,邁開步子就是要走。
  
      “唉,先等等!”
  
      老板沖著蒙鈞喊了一聲,又是轉身對著伙計交代了幾句,這才是又是說道:“那你看看我這醉仙酒如何?”
  
      這話剛是說完,伙計已經從屋內出來,手中端著一個酒盞,里面倒滿了透明的液體。那股醇香的滋味,隨著微風進入周圍每個人的鼻腔。
  
      蒙鈞能夠聽到,周圍有人不住地吞咽著口水。
  
      “這酒還有點意思……”
  
      蒙鈞的鼻子微微抽動,嘴角不禁勾起了一絲微笑。
  
      “好,我就給你說說。”
  
      蒙鈞將銅錢又是放回手中,皺著眉頭,說道:“春庚申,辛酉,夏壬子,癸亥,秋甲寅,乙卯,冬丙午,丁巳。此乃四廢之命。”
  
      “四廢之命?”
  
      不管是那個老板,就是周圍那些圍觀的百姓都是沒有聽過,都是用一種奇怪的目光看著蒙鈞。
  
      “此事,不可言,不可言。”
  
      說到這里,蒙鈞卻又是擺了擺手,一副故作神秘的模樣,連酒都是不要喝了,就是要走。
  
      “唉……”
  
      這次到不是老板出手,還是周圍圍觀的群眾將蒙鈞拉住,一臉客氣的模樣:“老先生,先別走,先別走,把話說清楚啊,什么是四廢之命啊?”
  
      周圍幾人也是紛紛起哄,拉著蒙鈞就是不讓他走。
  
      “來來來,老先生。先把這碗酒喝了,慢慢說。”
  
      更是有一人,直接就是從伙計手里將酒碗奪了過來,碗中的酒撒了大半,看得蒙鈞是心疼得緊啊。
  
      “咕咚咕咚”
  
      將酒灌入肚中,小心的將酒碗放在地上,將手中的銅錢置于碗前。
  
      “諸位請看!”
  
      蒙鈞伸手指著三枚銅錢,一手則是掐訣,嘴中絮絮叨叨地不知是在說些什么。
  
      過了良久才是說道:“此地乃是大敗之地,又命遇四廢,主身弱多病,做事無成,有始無終。如不遇生扶,又受克害,兇煞制者,主傷殘,官司口舌,甚至牢獄之災,或為僧道之人。”
  
      “老先生,您說的這是?”
  
      蒙鈞這說得一套一套的,這些人哪里是聽得懂,恐怕就算是專門去請一個算命先生過來,也能被他唬得一愣一愣的。
  
      “咳咳”
  
      蒙鈞環顧眾人,見他們都是安靜下來,才是清了清嗓子,壓低了聲音,說道:“簡單來說,這個地方,之前死過人,鬧鬼啊!”
  
      蒙鈞說得煞有其事,臉色也是變得極其難看。
  
      “滾滾滾!”
  
      老板聞言,趕緊是走上前來,就要將蒙鈞轟走。可這一推,卻是沒有推動。
  
      “呵呵”
  
      “老夫有腳,自己會走,不需要你這般推搡!”
  
      蒙鈞說著,也不見他有什么動作。只是冷哼了一聲,男人猛地往前倒去,摔在了地上。一個標準的狗吃屎。
  
      “呵呵”
  
      蒙鈞又是笑了,卻是沒有再理會倒在地上的男人。拂了拂衣袖,自顧自地走開,唯有淡淡的一句話還在此地回想:“好自為之,或許過兩天你就會哭著喊著來求老夫為你消災解難,哈哈哈哈!”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我竟然到了三國》,微信關注“熱度網文或者rdww444”與更多書友一起聊喜歡的書
牛仔骑马返水 买彩票 双色球杀号带历史记录 股票融资软件_杨方配资平台 快乐飞艇开奖 rpg maker 能赚钱吗 极速十一选五客服电话 国外赚钱交税了回国要交税 彩经网北京11选5 福彩中心能控制中奖号码吗 股票配资怎么配 黑龙江十一选五最大遗漏 体彩排列3走势图 黄金娱乐棋牌 足彩17145期对阵分析 网页游戏赚钱玩法 体彩北京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