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我竟然到了三國 > 三百二十二章 該選誰

三百二十二章 該選誰

    “呵呵”
  
      蒙鈞不怒反笑,回應他的卻是只有八個字:“燕雀安知鴻鵠之志……”
  
      “當年莊子入梁,惠子以為莊子此來乃欲奪其相位,惠子恐,搜于國中,三日三夜。”
  
      蒙鈞說著,似是有些累了,抿了口茶,又是說道:“南方有鳥,其名鹓鶵,子知之乎?夫鹓鶵,發于南海而飛于北海;非梧桐不止,非練實不食,非醴泉不飲。于是,鴟得腐鼠,鹓鶵過之,仰而視之曰:‘嚇!’今子欲以子之江東而嚇我邪?”
  
      這是惠子相梁中的原文,只是蒙鈞稍作改動,卻是對這些人極大的嘲諷。
  
      那些人的臉早已是被氣成了豬肝色,周瑜是趕忙出來將將已經嚴重跑題的幾人給拉了回來:“之前聽胖子說,你已經從曹操那里辭官了,現在你打算怎么辦?”
  
      “開家酒樓吧,等安葬完母親還有兄長之后。”
  
      蒙鈞不假思索地說道。
  
      “開酒樓?”
  
      周瑜有些差異地看著他,眼神之中滿是不解的神色。
  
      “上次談話之后,我就是知道你的才學,更是聽說曹操對你也是頗為的信任,器重。屯田第一年就是給他收了百萬斛的糧草。”
  
      “當時聽說這件事情的時候,伯符便是與我說起過,等你回來之后,要讓你輔助他一起打拼天下,若是有可能,要將整個江東的基業都是交給你。”
  
      周瑜說道。
  
      可這話剛是說完,身旁有人想要站起來,卻是被周瑜一個眼神給瞪了回去。
  
      蒙鈞搖了搖頭,眼神之中沒有一絲對江東之地的貪戀。
  
      “那留下來輔佐江東?”
  
      周瑜又是說道:“現在伯符之子太過年幼,唯有在孫權與孫詡之間做出抉擇。若是你選,你會選誰?”
  
      蒙鈞并沒有思考的意思,直接就是搖了搖頭,伸手將面前的茶盞倒滿,才是說道:“公瑾兄,說實話,我本是個孤兒,只是母親心善,收留了我。我于江東來說本就是個外人,這種大事,實在是不方便參與……”
  
      “況且我對他們是在是不太了解,三弟我已經有數年未曾見過,至于孫詡,只是聽說他的性格作風與大哥頗為相似。”
  
      這說著,臉色突然變得凝重了起來,雙眼直視著面前這個英俊的男人,沉聲說道:“公瑾,有一件事情你要知道,自古以來,子嗣之爭,奪嫡之爭,參與其中的沒有一個是落得好下場的。”
  
      “況且……”
  
      蒙鈞說著,聲音是突然冷厲了起來:“此時江東無人主持大局,這種狀態若是久了,恐怕就會出現黨爭,若是如此,江東危矣。公瑾兄與諸位還是早做決斷為好。”
  
      很多人聽了蒙鈞這話,總會覺得這廢話說了一大堆,卻是跟沒說一樣。可聽在周瑜等人耳中卻是不然。
  
      蒙鈞剛才所說的話句句切中要點。
  
      而且蒙鈞雖是沒有明確地指出來,可在明眼人聽起來,已經很是明顯了。
  
      帝制時代的接班人,常常是以所謂“深肖朕躬”為條件的。孫詡此人有擔當,做事很有主見。并且兵馬嫻熟,作戰更是勇猛,很明顯的繼承了孫家的優良血統,至少在當時,在作戰方面要比孫權好上許多。
  
      而這些大臣們一個個也都是想著讓他來繼承孫策的位置,蒙鈞的話只是在后面給他們添一把火罷了。
  
      幾人正想著,蒙鈞將盞中最后一盞茶飲盡,便是站起身來,邊走便是說道:“公瑾兄,日后無論江東之主是何人,汝等只要好生輔佐,必能成就大事,無需擔心。”
  
      這說著,也不許幾人再多做招呼,就是朝著門外走去。
  
      “狂妄之徒……”
  
      有人輕聲低語著。
  
      “公瑾,為何不抓住他?此人定是曹操派來的習作!”
  
      又是有人說道。
  
      更是有人問道江東之事,該當如何。
  
      可周瑜卻是苦笑一聲,一時也是拿不定主意,而那被茶盞擋住了的勾起的嘴角奧,不知是否是對幾人的嘲諷。
  
      茶盞放下,臉卻是轉向了一直坐在邊上,從始至終都沒有說過話的張昭,眼神中似是有些求助的神色。
  
      “咳咳”
  
      張昭敲了敲坐得有些酸痛的雙腿,緩緩地站起身來,對著幾人說道:“立主之事,事關我江東之后百年命運,應當從長計議,諸位先行回去,待我與公瑾商量之后,再與幾位商量。”
  
      眾人聞言,都是微微愣了愣。
  
      一切來的太突然了,誰都是沒有想到張昭著突然就是開始趕人了。四目相對,從對方的眼神之中都是能看出些許疑惑還有尷尬之色。
  
      只是現在人家都是下了逐客令了,自己幾人自然沒有再呆下去的理由,紛紛起身,朝著外面走去。
  
      原本以為這件事情因為蒙鈞的離開而落下帷幕,這有些虎頭蛇尾的結局讓得幾人都是有些接受不了,可卻是不想,就在幾人快要出門的時候,本該離去的蒙鈞懷中卻是抱著一個小女孩,又是朝著屋內走去。
  
      小女孩扎著兩個羊角辮,可不正是孫尚香嘛。
  
      此時不光是要聚在門口的那些人,就是周瑜,張昭都是滿臉的吃驚之色。
  
      “好了,過去吧。”
  
      蒙鈞大步走到周瑜面前,摸了摸女孩的腦袋,說著,就是將孫尚香朝著周瑜遞了過去。
  
      孫尚香與周瑜本就很是熟悉,這般舉動倒是沒有受到女孩的反抗,乖乖地爬了過去。
  
      “這是……”
  
      周瑜問道。
  
      “呵呵”
  
      “公瑾兄,這丫頭本就生長在這里,還是照顧她更為穩妥一些。”
  
      這說著,那修長的手指又是在女孩肉嘟嘟的小臉上輕輕地捏了一把,惹得女孩一陣嬌嗔。
  
      蒙鈞往回要走,可衣角卻是被拉住了,回頭看去,只見一只小手往前伸著。
  
      “能不走嗎?”
  
      稚嫩的聲音傳來,可回答她的卻只是一陣搖頭。
  
      “好吧……”
  
      這段時間經歷了太多的事情,孫尚香似乎懂事了許多,若是按她以前的脾氣,此時早就是喊破天了,怎會像現在這般,安安靜靜地呆在周瑜懷里。
  
      蒙鈞伸手,又是摸了摸女孩的腦袋,柔聲說道:“哥哥住得不遠,若是你想哥哥,告訴我,我親自去接你。”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我竟然到了三國》,微信關注“熱度網文或者rdww444”與更多書友一起聊喜歡的書
牛仔骑马返水 玩快手的人赚钱吗 gta5ceo大仓赚钱吗 我国股票指数 上证股票推荐 宁德股票配资 2013上证指数历史数据 多少级5开赚钱 南京有什么赚钱路子 手机看新闻赚钱那个APP软件好 灭火器维保赚钱吗 龙之信条 怎么赚钱 股票融资利息一般多少 股票涨跌怎么算 巧妇九妹赚钱吗 诛仙手游云梦怎么赚钱 150武器幻化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