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我竟然到了三國 > 第三百十四章 最后的忠告

第三百十四章 最后的忠告

    “我說你走這么快做什么?”
  
      許褚好不容易才是追上來,大口大口地喘著氣,沒好氣地說道。
  
      “將軍。”
  
      蒙鈞翻身下馬,沖著許褚拱了拱手,笑著說道:“曹公諸事繁多,鈞這點小事就不勞煩曹公相送了。”
  
      “呵呵”
  
      許褚聞言,卻是笑了,說道:“蒙鈞啊,蒙鈞。你可知道這曹軍將士中有多少人羨慕你啊!”
  
      這說著是不禁苦笑著搖了搖頭,又是說道:“主公知道你要出城之后,郭嘉叫主公殺你,主公卻是只說了三句話。”
  
      “哦?”
  
      “不知曹公說了些什么?”
  
      蒙鈞聞言,也是來了興趣,問道。
  
      “財富不能動其心,爵祿不能改其志,生死不能阻其行。世之白澤,命不屬我曹操,這天又能奈其何!”許褚學著曹操說話的樣子,原模原樣的又是給蒙鈞學了一遍。
  
      “呵呵”
  
      蒙鈞看見許褚那般模樣,不禁是笑出了聲,這家伙模仿曹操還真是有模有樣的,只是若是曹操也在這,這家伙就要吃不了兜著走了。
  
      “將軍,若是是來給蒙鈞送行的,送到此處便是行了,這路還是要自己走。”
  
      蒙鈞又是沖著許褚行了行禮,就是要走。可這腳還沒邁出幾步,卻是被許褚給拉了回來。
  
      “等等,主公知道你要遠行,親自出城相送,你看。”
  
      許褚說道。
  
      聞言,蒙鈞朝著城內望去,隱約看見城內不遠處確實是有一道身影朝著這邊疾馳而來。
  
      曹操胯下大宛馬四蹄翻飛,離城門口也是越來越近,只不過一會兒就是出現在蒙鈞面前。
  
      曹操從馬上下來,理了理衣袖,一邊喘著粗氣,一邊沖著蒙鈞說道:“瑾瑜啊,為何行色匆匆啊?連喝我已被送行酒都等不及了嗎?”
  
      孫尚香一聽見是曹操,想要出來,卻是被同在馬車里的柳若汐死死地抱住,就是嘴巴都給捂住了。
  
      孫尚香想要叫喊,卻是怎么也發不出聲音,仇恨的種子已經在小女孩心底扎根。女孩臉上淚水不斷地往下淌著,可越是掙扎,柳若汐抱得就越緊,根本連動都是動不了。
  
      到得最后,女孩也是不掙扎了,趴在柳若汐懷里輕聲哭了起來。
  
      “曹公。”
  
      蒙鈞沖著曹操行了一禮才是說道:“先前早便是已經到過別了,何來匆匆之言。鈞與曹公先前早就有約,鈞離去之時,曹公以千金相送,鈞不自取,自去。”
  
      這說著就是要走。
  
      “唉,瑾瑜慢走。”
  
      曹操說著,又是沖著身后招了招手,一個軍士牽著一輛驛車過來,蒙鈞有些奇怪地看著他,只見曹操是笑了笑,說道:“我既與你有約,又豈能失信啊!”
  
      這說著,一手掀開車簾,里面堆滿了黃金。
  
      蒙鈞看的眼睛都花了,臉上卻是不敢流露出半分。只聽得曹操又是說道:“此去江東百余里,這千金之財就權且與你作為路上的盤纏。”
  
      “以千金做盤纏,曹公真是大手筆啊!”
  
      蒙鈞不禁感嘆道:“就算一里一金,到江東都是用不完”
  
      這說著,又是拱了拱手,笑逐顏開:“卻之不恭。”
  
      蒙鈞讓人把馬車拉過去,曹操怕他又是要走,趕忙又是說道:“瑾瑜啊,我本想將孫將軍以王侯之禮安葬于許昌城郊,你這次要走,我只得命人用楠木匆匆打造兩副上好的棺木。你今日帶回去,也好給江東一個交代。”
  
      曹操說著,指了指身后,在那不遠處卻是有兩輛馬車緩緩地駛來,蒙鈞點了點頭,面色凝重。曹操的意思很清楚,他們都是聰明人,這種事情知道就好,不必說破。
  
      兩人正說著,曹操身后又是走出來一人,那人手中拿著托盤,盤中整齊地疊放著一件衣物。
  
      只見曹操伸手取下,抖了抖,對著蒙鈞笑道:“瑾瑜啊,這錦袍是夫人為了感謝你上次救了丕兒連夜為你縫制的,這長路漫漫,就當為你遮遮寒吧。”
  
      曹操說著,就想要給蒙鈞披上,可卻是被蒙鈞不著痕跡地攔了下來。蒙鈞想起了那個女人,為了自己上位不擇手段的女人。
  
      蒙鈞將曹操拉到一邊,兩人的臉貼的很近,用兩人才能聽見的聲音說道:“鈞這次離去,恐怕今生難以想見,唯有一句話,在離去之前要告訴曹公。”
  
      “何事?”
  
      見蒙鈞這般模樣,曹操不禁問道。
  
      “曹公日后一定不要太過相信女人,特別是對自己親近的女人,有時候她們為了一些目的,不擇手段,你越是對一個人親近,就越是不會防備,那她下手也就越方便。”
  
      這說著,剛是想離開,卻似乎又是想到了什么,又是將臉往前湊了湊,說道:“人生,宮廷,就像是一場戲,每個人都帶著面具,每個人都在飾演著自己的角色,所以表面上看見的卻不一定是真的,曹公萬望小心。”
  
      蒙鈞說完,也不待曹操反應,小跑幾步,翻身上馬,便是出了城門。
  
      一刻鐘,兩刻鐘
  
      蒙鈞已經行出去好遠,曹操一直目送著,可正當幾人以曹操準備回去的時候,曹操卻是跨上了大宛馬,飛也似地沖出了城門,城門口兩三個來不及反應的軍士直接就是被撞在了地上。
  
      許褚等人見狀,趕忙是跨上自己的馬匹,可憐那幾個守城的將士,剛剛站起來,卻又是被三四匹馬撞回了地上。
  
      五人一千四后,一直追出去一里多路,曹操一直跑到一處高坡之上才是停了下來,望著蒙鈞遠去的背影,不禁嘆了口氣。
  
      “主公,若是要殺,給末將三千精兵,不到黃昏,就能提著蒙鈞人頭來見。”
  
      見曹操似是有些后悔的意思,曹操身后有一道低沉的聲音傳進了幾人的耳朵。
  
      可這話剛剛說完,便是見到曹操陰沉著臉轉過來,看著身后的蔡陽,冷聲說道:“蔡陽,我知道你與蒙鈞有舊怨,我亦知你驍勇,但你或許不是他的對手。”
  
      這說著,沖著旁邊的幾人招了招手,淡淡地說道:“算了,回去吧。”
  
      只是他們沒有發現,在最后面,蔡陽的臉上閃過一絲不悅與怨毒之色。
  
      而蔡陽也同樣沒有聽見一旁的荀彧輕聲說了一句:“蒙鈞雖然有功,可主公這般舉動不知會涼了多少將士的心啊”11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我竟然到了三國》,微信關注“熱度網文或者rdww444”與更多書友一起聊喜歡的書
牛仔骑马返水 吉林快三今天的走势 北京十一选五中奖号码 重庆时时开奖时间 极速时时彩是假的吗 4场进球彩分析推荐 大嘴棋牌官网下载 内蒙古快3开奖直播 湖北快3开奖l结果 真人游戏创业 彩票开奖结果查询公告1 彩票投注站开业语音广告词 吉林快三平台首页 闲来麻将辅助 双色球最准确预测100% 65彩票首页 北京pk10官网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