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我竟然到了三國 > 第二百六十三章 奸細

第二百六十三章 奸細

    “眾將士聽著,誰再敢不戰而言棄關者,以同罪論之!”曹洪將鐵劍從士兵腹中抽了出來,眼中滿是狠厲之色,以鐵劍削其首,舉在手上,對著邊上的士兵吼道。
  
      沒有人說話,也沒有人敢說話,曹洪的話已經說的很清楚了,若是再有人敢提出異議,那就真的是活的不耐煩了。
  
      “都愣著干嘛!備戰!”曹洪見幾人都是跟個木頭一樣,不禁是有些惱怒,沖這幾人又是吼了一句。
  
      “是,是。”
  
      幾人忙不迭地答應著,哪里還敢有半分的拖沓,紛紛是朝著關下跑去,而這個消息,也是在軍中傳開。
  
      而此時,傷兵營中
  
      一道人影卻是緩緩地睜開了緊閉著的眼睛,那人身上裹滿了繃帶,可那眼神卻是如燭火般灼灼不息。
  
      這次曹操兵不血刃的拿下蕭關,傷員本就是沒有多少,給他安排的營帳中更是空無一人,這倒是給他省了不少的事情。
  
      只見那人剛是翻身下床,想要從營帳中出去。卻是不想,就在此時,營帳外有個人正巧也要進來,只一掀簾子,兩人便是撞了個滿懷。
  
      “哎呦!”
  
      帳外那人已是被撞倒在了地上,揉了揉摔得有些發疼的屁股,是這般叫著,手中的藥箱都是掉在了一旁。
  
      可青州兵卻是不管他,自顧自地往外走著。
  
      “喂,你要去哪?”
  
      倒在地上的那個男人看來是個軍醫,這一句話出口,那個青州兵也是轉過了腦袋,以一種冷冽的目光看著他,那種沁進骨子里的冰冷,讓得男人都是不禁打了個哆嗦。
  
      “外面要打仗了,你傷成這樣,老老實實在這呆著吧”地上的男人被青州兵盯得有些發毛,但微微猶豫了一會兒,還是開口說道。
  
      青州兵還是沒有說話,可那前行的腳步卻是停了下來,略微遲疑了一下,便又是朝著營帳的方向走了回去,一直走到男人身邊,才是伸出手,朝他擠出了一絲難看地笑容。
  
      “呵呵”
  
      男人見他回來,也是笑了笑,將手伸了過去,倒是也沒有拒絕。青州兵一邊扶著男人進營帳,可臉上的那抹笑容卻是消失了。
  
      只見青州兵那不曾扶著男人的左手,竟是從自腰間隱秘處掏出了一把bs,悄悄地藏于身后。
  
      “嗚嗚!”
  
      說時遲那時快,只見青州兵一手捂著男人的嘴,一手拿起身后的bs猛地捅向男人的后腰。
  
      劇烈的疼痛使男人拼命地掙扎著,可哪里是比得過他的力氣,掙扎了半天,卻是只能發出嗚嗚的求救聲。
  
      可青州兵卻是不給男人一點機會,又是狠狠地在男人后背捅了好幾刀,見男人不再掙扎了,還是緩緩地將手松開。
  
      失去了攙扶,男人順勢倒在了地上,鮮血不住地留著,眼睛圓睜,是滿臉的驚恐之色。他怎么也沒想到,自己救治的這個傷員,就這般將他給殺了。
  
      可那個青州兵的臉上卻滿是漠然的神色,似乎殺一個人對他來說就像吃飯一樣,稀松平常。
  
      此時大部分的士兵都是被曹洪叫去整軍備戰了,也是有向他這樣已經沒有戰斗能力的,才沒有被叫去,這倒是也讓他的行動方便了很多。
  
      一路上,男人并沒有遇到多少人,蕭關之內的之兵大抵都已經上了城頭,關內幾乎都已經是一座空城了,唯有在城門處,才遇見了三五個士兵。
  
      “喂!你在這里干滿!還不快去守城?”
  
      有幾個士兵是剛剛將城門關死,手中拿著長矛,是匆匆忙忙地朝著關上就是跑了過去,這路上剛好是看見了青州兵,不禁是有些奇怪地打量了一眼,問道。
  
      “哦,將軍讓我去取些東西,你們先過去。”
  
      青州兵臉色不變,沖著幾人是笑了笑,卻是滿臉焦急地催促道。
  
      幾人點了點頭,也是知道事情緊急,這敵人已經是到了關下,此刻也是不敢多做耽誤,便是朝著關上跑了過去。
  
      幾人倒是沒有懷疑青州兵說的話,畢竟是穿著夏侯惇所屬軍隊的衣服,又是回來告急了,哪里是會懷疑什么,況且只要不給他們充足的反應時間,根本就不會去想這些東西,只會順著說話人的意思坐下去。
  
      見幾人走遠,青州兵的嘴角是不禁微微勾起,卻是沒有像他之前所說的那樣,前往其他的地方取什么東西,反而是朝著城門的方向走了過去。
  
      而此時,關外
  
      陳宮已經率領著徐州的兵馬到了關下,只見陳宮微微夾了夾馬腹,催馬上前,看著城墻之上面色凝重的曹洪,是高聲喊道:“曹將軍,別來無恙啊!”
  
      此時曹洪的臉色是難看的可以滴出水來,見陳宮立于關前,一副趾高氣昂的模樣,這心中的氣就是不打一處來。
  
      曹洪沒有說話,只是眉頭緊皺地看著陳宮,時不時地還會回頭看看關內的準備情況,可實在是有些不樂觀,此時已經是將大部分守城的東西都是已經運到了城頭,可東西依舊是少得可憐,不說雷石滾木了,就是箭矢也僅僅夠射三輪的,倘若陳宮鐵了心要攻城,自己就算是李牧,廉頗在世,都是守不住。
  
      “子廉啊,關內的軍械在我出關之時,早就讓我給運走了,此時你以何守城,不如早早歸降,以汝之才,不在張遼,高順之下,我亦可替公美言幾句,啊。”陳宮是笑著看著關上的曹洪,這說著說著,盡是笑了起來。
  
      “呸!”
  
      曹洪朝著陳宮就是吐了一口口水,聲音之中盡是冰冷:“陳宮,你要攻城盡管來便是,何須在此與我饒舌!”
  
      可曹洪這句話剛是說完,這臉色卻是瞬間大變,只見他是沖著身后厲聲吼道:“怎么回事!”
  
      曹洪這句話剛是吼完,其他人也是聽見,就在他們的腳下,好像是傳來了嘎吱嘎吱的開門聲。
  
      “快!快!下去看看!”
  
      “殺!”
  
      有人沖著下面喊道,可此時哪里是還來得及,只見陳登將手中鐵劍高舉,高聲喊著,身后那數千兵馬便是一股腦兒朝著蕭關之內沖去。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我竟然到了三國》,微信關注“熱度網文或者rdww444”與更多書友一起聊喜歡的書
牛仔骑马返水 汉诺威vs斯图加特历史记录 发发棋牌 有哪些手机视频可以赚钱的app软件下载 东方五分彩是什么 沈阳棋牌游戏大厅 彩票平台注册送28官网 pk10冠军投注 抖音壁纸滚去赚钱 吉林十一选五预测软件 双色球走势图带连线图带坐标准 斗地主棋牌游戏送金币 微信大乐透 山东十一选五开奖查询 刺客信条5赚钱攻略 双色球蓝球高%比公式 app棋牌平台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