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我竟然到了三國 > 第二百零九章 曹操也是個小男人

第二百零九章 曹操也是個小男人

    這房子并不大,兩人走了不過一會兒便是停了下來。那是一處低矮的房舍,房門緊閉著,隱約間,曹操能聽見屋內一陣陣嘎吱嘎吱的織布聲。
  
      “就是這里了,小女回來之后,便是整日呆在這個房間里,不曾出來過。”老人抬起那只被曹操抓著的手,指了指面前的房子,說道。
  
      “小婿先送您回去吧?”曹操看了看面前房子,臉色有些不自然地又是扶住了身旁的老人,頗為關切地說道。
  
      可老人卻是將手抽了出來,拄著拐杖就是朝著自己的房間走了過去,一邊走一邊說道:“阿瞞吶,還是快些去吧,我這老頭子年紀是大了些,可這腿腳啊,利索著呢。”
  
      曹操見狀也是無奈,只得是苦笑了一聲,轉頭又是看向那間不斷傳來織布聲的房間。在原地佇立良久,才是邁開了步子,朝著房間走了過去。
  
      “咚咚咚!”
  
      曹操走到房間門口,伸手輕輕地叩了叩門,不一會兒便是聽見屋內織布的聲音停了下來,一道如夜鶯般的聲音從屋內傳來出來:“誰啊?”
  
      曹操并沒有馬上回答,就在門口站著,也不說話,過了良久才是沖著屋內喊了一句:“是我啊,阿瞞。我來接你回去,開個門吧?”
  
      曹操這話說完,本以為丁夫人會開門迎接自己,卻不想過了良久,屋內卻依舊沒有聲音。曹操耐心地等著,可等到的卻并不是丁夫人,而是那一陣陣枯燥的織布聲。
  
      “嘎吱”
  
      見許久沒有動靜,曹操伸手便是推在門上,門沒有上鎖,只一下子便是推開了。曹操邁開腳往屋內走著,屋內只放了一臺織布的機器,并沒有其他多余的擺設。一個約莫四十來歲的夫人穿著素凈的衣服,正坐在織布機前忙碌著,手中的梭子不斷在線條中間來回穿梭。
  
      丁夫人自顧自地忙著,曹操推門進來之后也沒有抬起頭來看曹操一眼,更別說是起身迎接了,只是自顧自地在那邊忙著。
  
      曹操看了看丁夫人,見她連搭都不搭理自己,不覺是很沒意思,只得是撇了撇嘴,訕訕地朝著丁夫人的方向走了過去,直到走到婦人面前才是停了下來,看了看丁夫人,面色有些尷尬,問道:“織布呢?”
  
      可丁夫人依舊是沒有理會面前的這個男人,那修長的手指伴隨著枯燥的卡茲卡茲的聲響有節奏的在線條中間穿梭著。
  
      此時的房間中,便是出現了一副有些詭異的畫面,曹操看著丁夫人,丁夫人卻是兩眼不離織布機,似是周圍的一切人和物都與她無關一般。
  
      “咳咳”
  
      見此情形,曹操也是頗為的無奈,可還是耐下性子,清了清嗓子,對著丁夫人說道:“別織了,跟我一起回家吧。”
  
      也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曹操這話說完又是過了良久,丁夫人卻依舊沒有理會他,手中的梭子不斷地在絲線中間穿梭著,織成一塊塊精致的布匹。
  
      “唉”
  
      曹操見狀,不禁是微微嘆了口氣,他從來都沒有覺得自己的脾氣什么時候這么好過,若不是因為心中對丁夫人充滿了愧疚之情,恐怕這閻王脾氣的自己也不會如此低聲下氣地對這個女人說話了。
  
      見丁夫人依舊是沒有理會自己的意思,曹操只得是無奈地又往前走了兩步,伸出手搭在丁夫人的背上,從上到下,輕輕地來回撫摸著。
  
      對于曹操這般舉動,丁夫人倒是沒有閃躲的意思,就好像這房間中只有自己一人一般。曹操撫摸了一會兒,才又是開口說道:“唉,別使小性子了。跟我回家好不好?我們一起坐車子回家好不好?”
  
      要知道,曹操此時對丁夫人做的這個動作叫做“撫其背”,而這個動作是很重要的,這是男人對女人愛的一種表現形式,可丁夫人雖是沒有拒絕,卻也沒有其他的表示,依舊是那副漠然的樣子。
  
      這樣一來,曹操就覺得很沒意思了,自己觍著臉過來求你跟我回家,你卻是這樣一副愛搭不理的模樣。曹操本就是個閻王脾氣,當即那臉就是耷拉了下來,站起身來,甩了甩衣袖,說道:“你不回啊?你不回去我可是要走了!”
  
      可丁夫人就像是沒聽見一般,從曹操進來之后便一直在自顧自地織布,完全沒有要搭理他的意思。
  
      曹操心中是那個無奈啊,可這話已經說到這份上了,再呆下去這張臉都是有些掛不住了,只得是理了理衣袖,朝著門口走了過去。
  
      “啪嗒!啪嗒!”
  
      曹操的腳步聲就像他此時的心情一般,頗為的沉重。在曹操轉身走的時候,他沒有看見,本是在那織布的丁夫人,眼角微微抬了抬,朝著曹操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但很快視線便又是收了回來,手中的動作卻是顯得有些生硬了起來。
  
      “啪嗒啪嗒!”
  
      房間其實并不大,曹操不過走了幾步便已經是走到了門口,可這走到門口的曹操卻再也沒有往外邁出一步。
  
      只見曹操轉過身子,又是朝著埋頭苦干的丁夫人笑了笑,陪著笑臉,說道:“別鬧了,跟我回家好不好?”曹操哪里是與別人這般說過話,現在的模樣若是被他那些部將看見,指不定要驚掉多少人的下巴呢。
  
      可就算曹操如此這般,丁夫人卻再也沒有將腦袋抬起來看曹操一眼。
  
      “唉”
  
      曹操見狀,卻是淡淡地嘆了口氣,滿臉的憂愁與無奈之色:“罷了罷了,看來我們夫妻緣分已盡”這說著,又是嘆了口氣,才是扶著墻,緩緩地朝著先前老人所去的方向走了過去。
  
      曹操出門,并沒有在往屋內看上一眼。曹操走的時候并沒有將門關上,此時屋內織布的聲音早就是停了下來,一道婦人的身影悄無聲息的出現在門口,雙手伏在門框上,眼眶泛紅,兩眼垂淚,可那眼睛卻是直勾勾地盯著漸漸遠去的那個男人,這心中卻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我竟然到了三國》,微信關注“熱度網文或者rdww444”與更多書友一起聊喜歡的書
牛仔骑马返水 广东新11选5走遗漏 888棋牌官方下载 足球赛投注网 江西多乐彩2000期开奖结果 辽宁11选5最大遗漏 股票涨跌原理与股价计算 投入10元赚钱信吗 浙江飞鱼 脉动棋牌官方下载 投注技巧 浙江11选5今天不开奖吗 农村养什么赚钱靠谱 福彩复式购买方法 河南11选5中奖奖金多少 4米2平板车赚钱 双色球胆码预测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