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我竟然到了三國 > 第八十章 裝

第八十章 裝


  “老先生,坐吧。”進了屋子,蒙鈞笑了笑,對著身后的老人說道。
  “呵呵”
  老人笑著擺了擺手,說道:“坐就不坐了,老頭就是來說兩句話,說完就走。”
  蒙鈞聞言,點了點頭,自己也沒有坐下,給老人倒了杯茶遞了過去,又給自己倒了一杯,抿了一口,悠悠地說道:“老人家,不知荊州牧有什么話想讓您帶給小子?”
  “咳咳”
  老人將茶放回桌子上,倒是沒有要喝的意思。清了清嗓子,小聲對著面前的少年說道:“昨夜,大人在經過夫人房間,正巧是聽見夫人與二公子在聊什么,便停下來聽了一會兒……”
  蒙鈞一邊飲茶一邊聽著,卻是笑了:“莫不是夫人與二公子在商量著怎么殺我不成?”
  “先生怎么知道!”老人一副吃驚的模樣,若不是知道面前這家伙就是劉表,他就真的信了他的鬼話了。
  老人點了點頭,面色是凝重了起來,說道:“老爺聽說夫人在大堂兩側埋伏了五十刀斧手,若是先生答不上這第三題,恐怕......”老人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可畫中的意思卻是再明顯不過來,蔡夫人只不過是想殺了自己又不想落人口舌而已。
  “啪啪啪!”
  蒙鈞不怒反笑,拍了拍手,說道:“蔡夫人好威風啊,莫不是真不將荊州牧放在眼里?”
  老人張了張嘴,剛要說什么,卻是被蒙鈞搶了去:“嫁夫從夫,荊州牧乃愛才敬才之人,夫人卻以一己私欲,欲除鈞而后快,豈非陷荊州牧于不仁不義乎,今后天下有才有德之人又怎敢再來投效。”
  蒙鈞的聲音不大,卻字字擲地有聲,句句都是往劉表心坎上砸。
  “先生……”老人有些猶豫,一時不知道該說什么……
  此時,卻見蒙鈞后退兩步,對著老人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禮,說道:“老先生,煩請回稟荊州牧,若真是必死之局,還望荊州牧在鈞回答第三題時能答應小子一個請求,鈞感激不盡!”
  老人見狀,慌忙上前兩步,將蒙鈞扶了起來:“先生真是折煞老頭了……”
  老人頓了頓,又是說道:“老頭我也只能言盡于此了,還望先生好自為之啊……”老人說著,拍了拍蒙鈞的手,起身就要離開,蒙鈞上前兩步,扶著老人的胳膊,輕聲又是囑咐道:“先前麻煩您老的還望務必相告啊,不然鈞此次恐怕真得死無葬身之地了……”
  老人點了點頭,倒是沒有再說什么,兩手背在身后,緩緩地朝著門口走去。蒙鈞一路向送,直到將老人送出了院子,才是止住了腳步。
  轉過身,蒙鈞臉上卻滿是怨毒之色,對于想要害他的人,他不介意把對方都給整死。
  “哼!”
  蒙鈞冷哼了一聲:“只要我蒙鈞能活著,便不會讓你過的如此稱心如意!荊州,早晚都是我的,你就先替我好好的守著吧……”
  “哈哈哈哈!”
  蒙鈞大笑,不管是這荊州,還是天下,我蒙鈞,都要!
  公元195年八月十五酉時
  蔡夫人身邊的老奴如期而至。
  “咚咚咚!”
  只見那人伸出有些干枯的手掌,敲了敲房門,用用有些沙啞的聲音說道:“先生,夫人請您過去。”
  “等會兒,馬上就來。”蒙鈞不緊不慢地在房間里收拾著衣服,他倒是不介意讓那蔡夫人跟劉琮多等一會兒。約莫過了十分鐘,蒙鈞還沒出來,那老奴是不禁催促道:“先生,蔡夫人請您過去。”
  “嘎吱”
  門應聲而開,只見蒙鈞白衣黑發,衣和發都飄飄逸逸,隨著秋風微微飄拂。“走吧。”蒙鈞淡淡地說了一句,對著面前的老奴做了個手勢,示意他在前面引路。
  這次去的地方與第一次相同,正是那蔡府的大堂,只是這次在大堂兩側卻隱隱多了幾分戾氣,在剛進屋的時候,蒙鈞四下打量了一下,便是看見有不好個大漢手持大刀正藏在那陰暗的角落里,想來那就是蔡夫人用來對付自己的刀斧手了吧。
  “劉表說的都是真的?”蒙鈞暗自嘀咕了一句,心中也是有了計較。緩步上前,看了看堂上,較之前兩日,此次首座之上坐著的是一個年過半百的中年人,仔細看看,與先前那個一直自稱是替劉表傳話的老人倒是頗為的相似。或許在現在這個年代還正當壯年,應當正處于一個事業的上升期,可在那個年代,年逾半百卻已屬高齡。
  “小子蒙鈞,見過荊州牧,蔡夫人。”
  蒙鈞上前,對著堂上的兩人恭敬地行了行禮。
  只見堂上的男子笑了笑,擺了擺手,卻是說道:“先生不必如此,先生乃是水鏡先生高足,水鏡先生初來襄陽之時,吾曾親臨相邀,奈何先生無意仕途,表不慎惋惜,而今又遇先生,幸甚,幸甚!”
  見到蒙鈞,劉表似是頗為地興奮,先前劉表說的拜訪自己的老師,蒙鈞也聽司馬徽說起過。當年他為避潁川戰亂才客居到了現今的白馬洞,劉表確實也曾拜訪過,只是司馬徽覺得劉表非成大事之才,顧左右而言他,并沒有與劉表說什么治國安邦之策,到最后倒是把這位名列八俊的荊州牧給氣得不輕。
  “呵呵”
  “先生為何發笑?”劉表見蒙鈞突然笑了起來,是不禁有些奇怪地問道。
  劉表話音剛落,卻只見蒙鈞雙眼垂淚,對著劉表就是說道:“鈞聞荊州牧愛民養士,萬里肅清,群民悅服。鈞向往之,特來投效,卻不想荊州牧一回來便要殺我......”蒙鈞這話還未說完,就早已是泣不成聲。
  “啪!”
  劉表聞言,頓時是拍案而起,喝道:“這荊襄城內,何人敢傷先生!”
  蒙鈞見狀,心中是不禁為劉表拍手叫好,感嘆著劉表這戲演得是真的到位,若是此次安然離去,一定給他個奧斯卡小金人。
  蒙鈞伸手擦了擦臉上的淚水,嘴角卻是微微勾起,只不過被那寬袍大袖擋著,沒人看見罷了。
  “荊州牧若不想殺我,又何必安排眾多刀斧手于堂下......”蒙鈞說著,又是往大堂的兩側看了看,做出一副驚懼的模樣。
  此言一出,不說是那荊州牧劉表,就連那始作俑者蔡夫人,臉色都不禁變了數遍,面色陰沉地看著堂下那惺惺作態的白發少年。
牛仔骑马返水 迎春花市赚钱吗 大连宇航泊车收费员赚钱吗 pes17大师联赛赚钱 炒股入门知识 去日本旅游做代购赚钱吗 梦幻西游 大龙带d5赚钱吗 豆蔓智投怎么赚钱的 卖水族箱赚钱么 gta5ol公司快速赚钱 股票配资 牛市快讯每天推送 玩哪款游戏可以赚钱 国家货币贬值赚钱机会 从零开始学炒股 ios世界之树怎么赚钱 今日股票推荐私募 艺龙拉新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