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我竟然到了三國 > 第七十七章 愛的卑微?

第七十七章 愛的卑微?


  不過一會兒,便是有不少人舉著火把燈籠聚在了蒙鈞所住的房前,看見那被扔在地上早已摔得粉碎的壇子,不禁是有些奇怪。
  “先生!”是星的聲音,有那么多人在場,女孩顯然不可能直呼蒙鈞的名字,卻又是頗為的擔心蒙鈞的安危,是不禁朝著屋里喊著。
  “先生!”女孩又是喊了一聲,上前兩步便要進屋。
  “等等。”女孩剛要進去卻是突然被人拉住了,女孩回頭一看,正是與自己住一個房間的月。
  “你干嘛!”被月攔住,女孩是真的有些急了,對著身后的月就是說道。
  月沒有說話,只是抬頭看了看屋頂。或許是關心則亂吧,星并沒有注意到有一道瘦削的人影正站在屋頂看著樓下的眾人。
  只見那道人影開口說道:“諸位,抱歉,打擾各位休息了。”蒙鈞看著慌亂的眾人,是笑了笑,不知是開心還是什么......
  “噗通!”
  蒙鈞在眾人驚恐的目光中直接就是從樓頂上跳了下來,許多膽小的人都是轉過腦袋,閉上了眼睛,在他們看來,這縱身一躍,怎么說都要斷胳膊斷腿,若是一個不巧,就是死了都有可能。
  “蒙鈞!”星一把從月的手中掙脫了出來,大喊著朝著蒙鈞跑了過去。可奈何,這前沖的速度又怎么比得上蒙鈞下落的速度,還不待女孩跑到下面,便是看見蒙鈞猛地砸向了地面。
  “啊!”女孩兩手掩面,驚叫著不敢再看。
  過了良久,預料中的慘叫聲并沒有傳進耳朵,卻是有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了過來:“怎么,對我這么沒信心嗎?”
  女孩緩緩地睜開眼睛,卻見到少年正滿臉戲謔地看著自己,不禁心中大喜,再也不顧別人的眼光,一把便是沖進了蒙鈞的懷里,抽泣著,貪婪地吸著那能讓她安心的,熟悉的味道。
  “都回去吧。”一旁的月看到這幅情景,嘴角卻是微微一笑,轉身對著身后的人說道。來的都是下人,見女孩這般說,也是對著那懷中的女孩報以祝福的微笑,緩緩地都是朝著自己的房間走了回去。
  月走在最后面,待眾人都走后,女孩才是回頭,意味深長地又看了看兩人,女孩依舊在少年懷里,蒙鈞輕輕地拍打著女孩的后背,生澀地安慰著女孩,并沒有注意到,在不遠處還有一個女還正在站著自己。
  良久,女孩抽泣的的聲音漸漸停了下來,蒙鈞將女孩從自己懷里扶了起來,那梨花帶雨的模樣,頗為的好看。蒙鈞有些憐愛地看了看女孩,伸手將女孩那哭紅的眼眶上掛著的淚珠抹去,笑了笑,說道:“怎么?哭完了嗎?”
  女孩剛要點點頭,竟是有一絲晶瑩從那瓊鼻中耷拉了下來。
  “啊!”女孩見狀,趕忙是捂著臉,將頭別了過去,那副模樣,別提有多尷尬了。
  “鼻涕蟲。”蒙鈞笑著,從懷中取出一塊手帕,將女孩的臉轉了過來,在女孩其不情愿的目光中拉開了女孩的雙手,伸手替女孩擦著臉。
  “我送你回去吧?”蒙鈞將女孩擦干凈了,仔細地看著這個像瓷娃娃一般的女孩,柔聲說道。
  只見女孩搖了搖頭,卻是說道:“天太晚了,月不讓我回去了......”女孩小聲說著,到的最后那聲音已如蚊吶一般,幾不可聞。
  “這都可以......”當老師那會兒,這夜不歸宿的理由蒙鈞不是沒見過,可這么荒誕的借口蒙鈞還真是沒有聽過,沒好氣地白了女孩一眼,這小心思蒙鈞又怎么會聽不出來,可還是明知故問:“你今天住我這?”
  女孩沒有說話,滿臉緋紅,都是紅到了耳根子,往少年懷里靠了靠。
  “呵呵”
  蒙鈞無奈地笑了笑,將女孩橫著抱在懷里,緩步進了屋子。屋里沒有點燈,一片漆黑的,蒙鈞只能循著記憶在房間里走著。
  “砰!”
  一道沉悶的聲音響了起來,大晚上的看不清楚,一下就撞在了桌角上,頓時是疼的蒙鈞直咧嘴。
  “沒事吧?”女孩也是意識到了什么,輕聲地問著。
  蒙鈞沒有說話,只是搖了搖頭,又是朝著床邊走去。過了約莫三五分鐘,蒙鈞才是好不容易走到床邊,將女孩小心的放到床上,在女孩有些羞澀的目光中緩緩地褪去女孩的鞋襪,替女孩蓋好了被子。
  “不早了,早些休息吧。”蒙鈞有些好笑地拍了拍女孩的臉,說著便是要朝著另一個方向走去。
  “唉......”女孩臉上失望之色表露無疑,張了張嘴,似是想說什么,可話到嘴邊了,卻是怎么也說不出口。
  “怎么了?”蒙鈞聽到聲音,轉頭看著躺在床上的女孩,問道。
  “沒,沒事。”女孩說著,轉身便是將臉轉向了里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快睡吧。”蒙鈞笑了笑,卻是沒有再走回去,伸手摸索著,緩緩地朝著房間中那張木榻邊走了過去。
  蒙鈞摸索了半天,才是走到了木榻邊,坐了下來,緩緩地看了看窗外地月色,這才是躺到了榻上,睜著眼睛,卻是有些睡不著了。
  房間里的氣氛有些曖昧,蒙鈞睡不著,女孩一樣也睡不著,聽著蒙鈞輾轉反側的聲音,小聲地問道:“蒙鈞,你有喜歡的女孩子嗎?”
  “啊?”蒙鈞正在想著事情,被女孩這沒頭沒腦地問了一句,竟是愣了愣神,一時沒有說出話來。
  “哦……”
  見蒙鈞沒有說話,女孩低低地應了一聲,肯定是想到了什么。女孩一直在府上做著丫環,幾年的底層生活讓得女孩有些自卑,敏感。女孩真心喜歡那個抱著自己回來的少年。
  少年有著不符合這個年紀的沉穩,睿智,有著高超的武藝卻又平易近人。讓女孩第一次在別人面前展露出最真實的自己。
  女孩一直都卑微的生活在這蔡府上,就算是得到蔡夫人的喜愛也改變不了這殘酷的現實。
  女孩不想愛的卑微,見蒙鈞沒有說話,也便不做聲了,緩緩地起身,走到門邊依靠著,呆呆地望著天上的圓月出神。
  
牛仔骑马返水 广西11选5任选一指的是 江苏11选5在线投注 韩国高频彩 安徽11选5走势图前三 梅州市双色球大奖兑奖 微信有哪些答题赚钱软件 广东十一选五豪华版 开个砂锅粥铺能赚钱吗 极速11选5平台推荐 英冠联赛官方 舞蹈怎么赚钱 北京pk10输了心好烦 大乐透现场 申城麻将 快乐飞艇开奖api 可qq提现手机赚钱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