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我竟然到了三國 > 第六十六章 愛管閑事

第六十六章 愛管閑事


  司馬徽所居之所距襄陽城本就不遠,蒙鈞腳踏棗紅馬,不過半日路程,便是到了襄陽城中。
  “樊記狗肉?!泵赦x走到一處小攤前,正巧是看到那插在一旁的牌子上寫著這四個大字,不禁是笑著搖了搖頭,莫不知這樊噲的子孫開店都開到這邊來了?
  “唉,客官,你看看,要點什么?我這店里狗肉可是出了名的?!边@蒙鈞正想著,便是有個精瘦的男子滿臉堆笑著迎了上來,不由分說的便是將蒙鈞拉進了店里。
  蒙鈞是笑著搖了搖頭,哪有這般強買強賣的。
  “怎么?客官是不喜歡吃狗肉?”那男人見蒙鈞搖頭,還以為他不喜歡吃狗肉,趕忙給蒙鈞沏了碗茶,搓了搓手,獻媚地說道:“客官,我這雞肉,魚肉都有啊,您看看要不要來點?”
  蒙鈞見狀,卻是笑了笑,抿了口茶,說道:“給我拿斤狗肉,拿那壇酒?!?br/>  “一壇?”那店家是有些驚訝地看著蒙鈞,雖說這酒度數不高,可這一壇……
  “對,一壇。莫不是怕我付不起酒錢?”蒙鈞是笑了笑,從懷著將錢掏了出來放在桌上:“店家只管上酒就是,我喝一壇就付你一壇的酒錢?!闭f著又是拍了拍男子的肩膀,若是常人看了,還以為他們是多年未見得兄弟。
  “得嘞?!边@店家一把將桌上的錢收了起來,對著里面喊道:“狗肉一份!”
  不一會兒,那男子便是抱著一大壇子酒,搖搖晃晃地走了上來。
  “客官,請?!蹦凶又苯颖闶墙o蒙鈞倒了滿滿三碗,一副我就不信灌不倒你的模樣。
  蒙鈞是笑了笑,端起酒碗湊到鼻子前聞了聞,面色不禁大喜:“烹羊宰牛且為樂,會須一飲三百杯。店家,你這可是好酒??!”說著,喉結滾動幾下,一碗酒便是直接下肚。
  “嘿嘿嘿?!?br/>  男子聞言,也是頗感自豪地笑了笑,顯然是對蒙鈞的反應頗為的滿意。
  “客官,你們那文縐縐的一套小的不懂,不過我這酒可是祖上傳下來的,這襄陽城,誰不知道我這樊記狗肉的好酒!”男子是拍著胸脯說著。
  蒙鈞見狀,也是笑了笑。說你胖你還真喘上了,不過這酒到還真是好酒。蒙鈞一連又是喝了兩大碗,對這男子說道:“店家,快,滿上滿上!”
  “好嘞!”男子聞言,就欲給蒙鈞滿上,只聽后廚有一女子的聲音傳來出來:“狗肉好咯!”
  “得嘞?!蹦凶咏o蒙鈞把酒滿上,朝著里屋喊了一句,又是說道:“客官您稍等,我這就給您拿狗肉去?!边@說著便是急匆匆地往后出跑去。
  不過一會兒,這店家就是捧著一大碗狗肉走了過來。
  “客官,慢用啊?!边@說著便是要回去。
  蒙鈞正喝得興起,一把將男子拉住,說道:“店家,來來來。陪我喝兩碗?!边@說著,一碗酒便是直接遞了上去。
  男子看了看蒙鈞,又是看了看面前的酒碗,伸出舌頭是舔了舔嘴唇,顯然也是饞了。
  男子接過酒碗一飲而盡,是擺了擺手,說道:“罷了罷了,今日這頓酒錢算我的,就當與兄弟交個朋友!”
  “來來來,喝!”蒙鈞也是來了興致,這酒一碗碗的碰,到得最后兩人竟是直接上壇子喝了起來。
  “店家,您這樊記狗肉,可是傳自我大漢開國元勛樊大將軍???”蒙鈞是悶了口酒,笑呵呵地說道。
  “呵呵?!蹦悄凶勇勓?,也是笑了笑,只是眼神有些黯淡:“這狗肉還是當年的狗肉,只是這人早已不是當年那個樊噲了......”
  “來來來,想這些做啥,喝!”男子是晃了晃腦袋,似是想把這些事情都給忘掉,端起壇子給蒙鈞滿上,自己便先是將面前的酒給灌了進去。
  蒙鈞見狀,倒是沒有回絕,自己挑起了人家的傷心事,自然有義務陪人喝酒不是。
  “當家的,少喝點,一會兒還要招呼客人呢?!眱扇撕鹊呐d起,卻是聽見后廚那個女人又是說道。
  “是嫂子嗎?”蒙鈞是笑著問道。
  男子正郁悶著,被這么一喊,氣頓時是不打一處來,這碗往桌上一摔,剛要開罵,卻是被蒙鈞伸手給攔了下來,輕聲說道:“嫂子也不容易,就別責怪嫂子了?!边@說著又是給男子滿上一碗。
  “不要!”
  “求求你了,別這樣......”一道清脆的女聲是傳進了蒙鈞的耳朵。
  “大人,求求您就放過小女吧!”又是一個蒼老的聲音,似是在苦苦地哀求著什么。
  “滾犢子!大爺要的女人還沒有得不到的!”又是一個粗獷的男人的聲音傳來。蒙鈞一邊喝酒一邊聽著不遠處所發生的事情,這用腳趾頭想都知道,估計又是什么惡霸強搶民女的故事。
  “唉......”蒙鈞是嘆了口氣,心中暗道:“就不能換個新鮮點的故事嘛,這么惡俗的情節,連接下去會發生什么都能猜到......”
  蒙鈞是一邊想著,一邊抓起放在一旁的龍淵劍,起身便是要去看個明白。
  “唉,兄弟,等等?!泵赦x剛要起身,卻是被店家給攔了下來。
  “兄弟,我跟你說,這一定又是那二公子的手下在鬧事。你啊,還是在這跟我飲酒,少管那閑事,免得惹禍上身啊?!钡昙疑锨?,一手搭在蒙鈞肩上,好心地說道。
  蒙鈞笑了笑,將男子又是扶回了桌案前,一副無所謂的模樣,說道:“我向來好管閑事,大哥無需擔心,我去去便回?!闭f著,還不待男子再做勸阻,便是一個箭步沖了出去。
  鬧事的地方離著狗肉店并不遠,只一會兒,蒙鈞便是走到了近前。這看熱鬧的人倒是不少,只是卻無一人趕上去勸阻。
  “老東西,活膩歪了是不是!”蒙鈞好不容易擠到前面,卻是正好看到一個男子將身前的老漢事直接提了起來,張口就罵,那唾沫星子直往臉上蹦。
  “不知死活的東西!”罵夠了,大漢抬手就是要將老漢給扔出去??删驮诖藭r,一段劍鞘是突兀地出現在大漢的手腕之上。
  “??!”
  只見劍鞘打在大漢的手腕上,大漢一聲驚叫,抓著老漢的手是直接松了開去。蒙鈞伸手將老漢接了過來放到地上,手中鐵劍卻是不動,直指著先前那個大漢。
牛仔骑马返水 河北快3历史最大遗漏 福彩3d百十位和值走势图 河北排列7 大赢家即时比分直播 腾讯分分彩分析软件下载 盛大娱乐齐天大圣捕鱼 五分彩平台 2020年私募基金新规 四川体彩金7乐走势图 52大庆麻将苹果下载 福州麻将金坎是什么样 山西快乐10分开奖 河内5分彩网址查询 辽宁十一选五遗漏 捕鱼大师现金版破解版下载 快乐8全包投500赚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