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我竟然到了三國 > 第六十五章 三年

第六十五章 三年


  “老師,您莫不是與荊襄的那些達官顯貴有所關系?”蒙鈞有些疑惑地看了看司馬徽,說道。
  “呵呵。”司馬徽聞言,卻是笑了笑,也是沒有回避,說道:“這是前些年,劉景升來潁川拜訪我時贈與我的,這些年一直帶在身邊。”
  “哦。”
  蒙鈞低低的應了一聲,也沒有在說什么,只是后退了兩步,與諸葛亮二人站在了一起,看看司馬徽會說些什么。
  只見司馬徽蹲下身子。站在輿圖旁,指了指洛陽,長安,又指了指許縣,冀州。看了看三人,說道:“你們說說,如今天子被李傕郭汜挾持,應當如何?”
  “出兵救援?”諸葛亮頓了頓,說道。
  司馬徽看了看司馬懿,見他并沒有說話的意思,便又是轉頭看著蒙鈞。
  蒙鈞頓了頓,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地說道:“李傕,郭汜的西涼軍驍勇善戰,我想現在要當屯田養兵,而后再找機會迎回天子。”
  其實蒙鈞想說的是“奉天子以令不臣,修耕植,畜軍資。”他記得這是毛階向曹操提的建議,只是覺得在這說不是太好,這才改了口。
  之后,蒙鈞便開始神游天外,也不記得司馬徽最后講了些什么。只是記得最后司馬徽訓斥了自己幾句,便是氣呼呼地走回了自己的房間。
  三年
  轉瞬即逝
  公元195年(東漢興平二年)
  諸葛亮與司馬懿早在半年前便是離開了水鏡莊,一個去了南陽,一個回了自己府上。唯有蒙鈞,依舊在水鏡莊上多陪了柳若汐半年,也跟著司馬徽多學了半載。
  鄴城
  袁紹營帳
  帳下一人自謀士中站了出來,對著位于首座的男子行了行禮,是恭敬地說道:“主公,如今關中李傕,郭汜起兵相攻,楊奉護駕東歸洛陽。主公可派顏良文丑兩位將軍率一萬甲士將天子奪來。我等便可挾天子以令諸侯,違主公意者,便是有違天子之名,主公便可以興兵討伐無名之師。”
  男子有些猶豫,眉頭緊皺,似是在思考著什么。
  “主公,萬萬不可啊!”突然,又有一人站了出來,對著袁紹說道。
  “哦?子遠有何看法?”袁紹見許攸也是站了出來,不禁是看了看兩人,問道。
  “沮授誤主啊!”許攸是看了看一旁的沮授,又是仰頭看了看天,一副聲嘶力竭的模樣,喊著。
  “子遠有何見教不妨直說,何必如此惺惺作態!”沮授實在是受不了他這個樣子,甩了甩袖袍,面露慍色。
  許攸卻是一副不在意的模樣,說道:“主公,如今天子有名無實,主公祖上四世三公,世受皇恩。若是將天子迎到這鄴城,豈不是處處受制。大小事務都得稟告天子,若是天子有旨,又是從與不從。”
  袁紹聞言,面色不禁是變了變,那眉頭不禁是皺的更緊了。
  許攸頓了頓,又是接著說道:“況且當今天子已成燙手山芋,雖貴為天子,卻如草民流寇一般,又何必大費周章,迎來鄴城。”
  “主公……”沮授這話還未出口,便是直接被袁紹抬手制止了下去。只見袁紹站起身來,說道:“迎天子之事,日后勿要再提!”
  水鏡莊
  “終于還是要走了嗎?”司馬徽獨坐在院中,手捧著竹簡,對著身后的少年,問道。
  蒙鈞雙膝跪地,對著司馬徽重重的磕了三個頭,恭敬地說道:“先生大恩,鈞永不敢忘。待鈞功成名就歸來之時,再來侍候老師。”
  “罷了罷了……”司馬徽是苦笑了一聲:“只是莫要辱沒了你這白澤的名聲,也別污了我水鏡的名頭。”
  蒙鈞朝著司馬徽重重地點了點頭,說道:“老師教誨,鈞銘記于心。”
  “去吧。”司馬徽說著,便又是捧起竹簡讀著,不再理會少年了。
  蒙鈞又是朝著司馬徽深深地行了一禮,這才是轉身,便要朝著莊外走去。
  “就這樣走了嗎?”聲音依舊清冷,蒙鈞回頭,卻見柳若汐站在門口,雙眼似是有些紅腫,想來是剛哭過不久吧。
  蒙鈞笑了笑,上前兩步將女孩一把攬在懷里,伸手輕輕地拍著她的后背,說道:“放心吧,等我回來。”
  說完,蒙鈞沒有再留戀懷中那一絲溫暖,松開手,轉過身子便是頭也不回地朝著門口走去。不是他不想多抱她一會兒,只是他怕自己抱得久了,也就舍不得離開了。
  “駕!”
  蒙鈞胯下棗紅馬,手中鐵劍一揚,便是朝著市集的方向跑去。柳若汐一路追到門口,直至再也看不見他的身影,整個人才像是被抽空了力氣一般,依靠在門口,那通紅的眼眶中,兩行清淚順著臉頰滑進女孩嘴中,其味,咸澀無比。
  “不想他走,為什么不讓他留下?”司馬徽的聲音從身后傳了過來。柳若汐轉頭,正巧看見司馬徽站在自己身后,望著蒙鈞遠去的方向。
  女孩趕忙伸手擦了擦眼淚,搖了搖頭,說道:“男兒志在四方,他有大志,我又豈能為了兒女私情將他留在身邊,豈不是太自私了……”
  司馬徽聞言,也是搖了搖頭,當真是女人心海底針啊。你若不說出來,又怎會有人明白。就算是再厲害的人,恐怕也沒法看透喜歡的人的心吧……
  早些日子,他便是收到了胖子的口信,告訴自己李傕郭汜起兵反目,獻帝東歸洛陽之事。蒙鈞又向胖子打聽了孫策的情況才知道,自己這大哥前不久剛剛擊破劉繇又連破梅陵、湖熟、江乘等地,直搗劉繇占據的吳郡曲阿。
  蒙鈞聞言,也是放心了下來。讓胖子回龍虎寨報個平安。自己卻是朝著兗州的方向跑去。
  那里現在是曹操的地盤,那個統一北方的梟雄,蒙鈞想去見識一下。再過不久,曹操就要去洛陽迎天子回許縣了吧,這或許就是自己接近曹操最好的機會。
  “師父……”蒙鈞口中吐出這兩個字,他想起了王越,那個傳授了他一身武藝的人,那個為復仇而生的男人,只身行刺曹操,之后卻了無音訊,似是從人間蒸發了一般……
  “師父,您的仇,徒兒幫你報!”
  
牛仔骑马返水 广西快乐十分玩法 玩ps4能赚钱吗 车牌选号软件 海南七星彩开奖结果 云南快乐十分走势图基本 彩票3d赚钱法 pk10一天稳赚5000图片 pk10赛车计划软件手机苹果 江苏时时彩 福彩排列7 皇冠街机电玩捕鱼 浙江快乐12彩 嘉兴五芳斋加盟赚钱吗 500万彩票苹果 国美在线理财赚钱 5元刮刮乐中奖编号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