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我竟然到了三國 > 第六十章 幫我個忙

第六十章 幫我個忙


  蒙鈞與司馬徽都是朝著門口看去,見龐德公正站在門口笑著看著自己。
  蒙鈞朝著龐德公拱了拱手,對于這位漢末著名的隱士,蒙鈞也是頗為的敬重。
  “老師,先生。”蒙鈞又是朝著兩人拱了拱手,說道:“鈞還有事要去準備,”
  司馬徽笑著,對著蒙鈞擺了擺手,說道:“明早之前回來。”
  “是。”蒙鈞點了點頭,應道。說著,便是直接朝著柳若汐的房間走了進去。
  “德操,他真是孫文臺之子?”待蒙鈞走后,龐德公是走到司馬徽身邊輕聲問道。
  司馬徽點了點頭,說道:“義子吧,以前托人查過,只是真是的來歷卻不是很清楚。”
  龐德公也是嘆了口氣,說道:“之前聽諸葛亮說,那日在樹林中遇到蒙鈞之時,有一肥碩大漢喚他作三當家的。而且此子雖然年幼,武藝,心智皆遠超常人......”
  司馬徽也是深有同感的說道:“他現在就如一塊璞玉,有王佐之才,就看吾等如何雕琢了。”司馬徽頓了頓,又是說道:“其才可匡扶我漢室,亦可為那竊國大賊。此番收其為徒,不知是福是禍啊......”
  “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龐德公顯然比司馬徽看得開的多,上前拍了拍司馬徽是笑著說道:“日后此子若是能佐明君而扶漢室,實乃我等所愿;若其助奸佞篡漢自立,亦非我等所能左右。盡心傳授便是。”
  司馬徽聞言,也是苦笑了一聲,點了點頭。現在似乎也沒有了別的更好的辦法。
  “若汐!”
  蒙鈞一邊喊著,一邊走進柳若汐的房間,四下打量了一下,卻是沒有發現柳若汐的人影,當即是感到有些奇怪。自下午見過之后,便是再沒有見過女孩,也不見女孩出去,怎么這般不見了蹤影。
  蒙鈞轉身,剛要出門去尋,卻是正好與君名撞了個滿懷。
  “砰!”
  兩人皆是重心不穩,摔倒在了地上。蒙鈞爬起身來,將君名也從地上拉了起來,揉了揉摔的有些發疼的屁股,問道:“君名,你可知道,柳若汐去了哪里?”
  君名抬起頭,右手手指抵著下巴,似是在想著什么。忽然,又是看了看面前的蒙鈞,說道:“之前你在拜先生為師的時候,諸葛亮邀她出去了,好像是去了樹林吧。”
  蒙鈞聞言,面色不禁是變了變,這已經煮熟了的鴨子,莫不是要被人就這般端走了不成......
  君名見狀,也是不明白蒙鈞為何會這般模樣,遲疑了一下,又是說道:“若汐姐與諸葛亮很早就認識了......”
  君名本來是想讓蒙鈞安心,可這話聽在蒙鈞耳朵里卻是變了一種味道,面色是變得更加難看了幾分。
  “唉......”
  君名抬手,還想再說些什么。蒙鈞顯然是沒有性子再聽下去。手提龍淵劍,一個箭步便是跑出了門去。
  諸葛亮與柳若汐兩人本就是在路上慢慢地走著,此時也只是剛進樹林不遠,蒙鈞跑了不過幾分鐘,遠遠的便是看見了柳若汐二人。
  蒙鈞又是小心地上前兩步,不緊不慢地跟在兩人身后一個較為安全的距離。蒙鈞并不急著上去,只是躲在樹干后面,抬頭看去,正好是看到諸葛亮與柳若汐正在聊著什么,柳若汐單手掩面,似是頗為開心的樣子。
  “諸葛亮啊,你小子老婆是黃月英啊,你可別在這給我瞎搞啊!”蒙鈞見狀,面露慍色,自言自語的說道。又是抬手一拳打在樹干之上,讓的不少樹葉是紛紛自樹枝之上掉了下來。
  “嘎達!“
  突然,一陣脆響之聲傳入了蒙鈞的耳朵,蒙鈞低頭一看,是暗叫不好。自己剛才心緒不寧,竟是沒有發現地上的樹枝,這一腳踩下去,不被發現才怪呢。
  蒙鈞心中一緊,趕忙蹲下身子,貓在了樹干后面,過了良久,也不見有什么聲音。緩緩地轉過腦袋,想看看柳若汐二人到了何處。
  這一轉頭卻是把蒙鈞嚇得不輕。只見柳若汐微微俯下身子,一臉冰寒地站在樹干旁邊,看著自己。
  蒙鈞見狀,是愣了愣神。見柳若汐這般模樣,當即是有些尷尬地笑了笑,站起了身來。見到諸葛亮也是站在一旁,正憋著笑看著自己。
  蒙鈞那個尷尬啊,跟個蹤都能讓人給發現了逮個正著。對著諸葛亮笑了笑,拱手說道:“諸葛兄,我與若汐有要事商量,不知?”
  諸葛亮聞言,也是笑了笑,自然是懂得蒙鈞話中的意思,對著蒙鈞點朝著了點頭,便是朝著水鏡莊的方向走了回去。
  看了看漸漸遠去的諸葛亮,蒙鈞是不住地笑了笑。
  “鬼鬼祟祟的,找我何事?”柳若汐清冷的聲音傳來,那語氣中比往日多了一絲慍色,似是在責怪蒙鈞的突然出現一般。
  “呵呵”
  蒙鈞撓了撓頭,笑著看了看面前的女孩,說道:“想讓你幫我個忙。”
  “我為何要幫你?”還是那副表情,女孩問道。
  “咱倆是什么關系啊!”這蒙鈞剛說了一句,便是正好見到柳若汐瞪大了眼睛怒視著自己,當即是將后半句話給咽了回去。
  “我倆是何關系?”見蒙鈞不再說話,柳若汐陰沉著臉,反問道。
  “沒,沒……”蒙鈞見狀,是連連擺手否認,他可不想去惹這姑奶奶。
  “行了,說吧。”
  女孩朝著蒙鈞擺了擺手,看著他這副模樣,女孩實在是忍不下去了,“噗嗤”一聲,竟是笑出了聲來。
  頓時間,冰雪消融。蒙鈞見女孩這模樣,也是放下心來,說道:“胖子就在城東五里的酒肆里,你讓他幫我準備六禮束脩。若汐,你在幫我挑一份厚禮,我要送給龐公。”
  柳若汐聞言,也是點了點頭,倒是沒有反對。
  “此去有些路程,騎我的棗紅馬去吧。”蒙鈞見柳若汐往回走,上前兩步,說道。
  “哦。”柳若汐沒有回頭,淡淡地應了一聲。
  “錢。”
  蒙鈞剛想追上去,卻只見柳若汐是突然停了下來,若不是蒙鈞走的不快,這一下子就能直接與柳若汐撞個滿懷。
  “啊?”
  蒙鈞并沒有聽清楚柳若汐剛才的話,張了張嘴,又是問道。
  “錢。”
  柳若汐朱唇輕啟,伸出手掌,那修長如青蔥般的手指在蒙鈞面前比了比,說道。
  蒙鈞聞言,嘴角是不禁抽了抽。這女人……太現實了點吧……
  
牛仔骑马返水 那些捕鱼达人能赚钱吗 手机打电话赚钱软件daquan 天津十一选五助手下载 彩票开奖查询公告 棋牌游戏玩家 山西泳坛夺金奖金 老司机 赚钱吗 申请晓游棋牌游戏 三分彩缺点是什么 孵化鹅苗赚钱 陕西11选5走势图手机版 红球个位五行 美国股票涨跌颜色 贵州十一选五 赚钱太累了 晓游棋牌游戏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