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我竟然到了三國 > 第五十二章 狼顧之相

第五十二章 狼顧之相


  此時,雖已是深夜,可龍虎寨之中卻是燈火通明,議事堂中更是被照的猶如白晝一般。
  堂上有三道人影,兩人坐在臺上,看著底下跪著的男子,問道:“命汝追隨三當家,何故歸來?”
  聲音頗為低沉,卻又如悶雷一般直接是在那到肥胖的身影耳邊炸了開了來。
  胖子低著腦袋,身子不禁顫了顫,說道:“稟大當家的,三當家要小的轉告一事給兩位當家的,說之前走的急,忘了告知兩位當家的。”
  “你且說來。”一旁的周瑾聞言,是不禁皺了皺眉頭,說道。
  “三當家說,讓大當家在崖壁兩旁……”這聽到周瑾發話,胖子是一骨碌就從地上爬了起來,手舞足蹈的將蒙鈞交代的事情跟王五,周瑾說了一遍。不過他卻沒有將蒙鈞要自己道路去后山的事情說出來,雖然里面埋的并不是什么重要的東西,可胖子知道這始終是王五心頭的一個疙瘩。龍有逆鱗,觸者殺之。人也是一樣,每個人都有屬于自己一個自己的禁忌領域,那是不容許他人侵犯的地方。胖子也不傻,自然不會給自己找不自在。
  “知道了,你先下去休息。明日便啟程回三當家身邊去,告知他事若辦完,速速會龍虎寨。”王五說著,朝著胖子擺了擺手,讓他出了議事堂。
  “諾。”
  胖子見狀,又是朝著王五,周瑾二人拱了拱手,這才緩緩退出了房間。
  “明早你便讓工匠加緊打造兵器弓箭,我自帶一隊人馬,去崖壁巡視。”待胖子走后,往上緩緩地站起身來,對著一旁的周瑾說道,還沒見周瑾答應,便是拍了拍有些酸痛的肩膀,朝著門口走去。
  “是,大哥。”周瑾聞言,也是笑了笑,將一旁的東西都給收了起來,這才出了房間。
  天剛蒙蒙亮,蒙鈞如往常一樣,站樁舞劍于林間,時而悲切,時而思念,轉眼間,目光卻又變得無比凌厲,有我無敵。每每武動,總會攪得枝葉零落,讓得這清早的林間不得安寧。
  仔細看去,蒙鈞的眼眶似是有些發黑,臉上也有一絲疲倦之色,顯然是一副沒睡醒的樣子。柳若汐早已回去,蒙鈞的外衣被整整齊齊地放在了一旁。
  劍本無魂,人以意御劍。劍隨手動,手隨心動,心隨意動,故而劍意或悲或喜,或怒或哀。每個人都有屬于自己的劍道,虛步平抹,直步橫截,每每劍起,就如秋風過境一般,以其一氣之余烈,催枝敗葉。
  “唰唰唰!”
  手中龍淵劍又是在虛空之中舞了一個漂亮的劍花,這才是收回了劍鞘之中。
  “呼。”
  蒙鈞長長地出了口氣,伸手摸了摸額頭上微微冒出的汗水,低頭看著手中的龍淵劍,心中卻是頗為欣喜。
  英雄配美人,寶馬贈烈士。對于習武之人,一把稱手的兵器,可抵萬兩黃金。蒙鈞越看越是喜歡,要是他用這副模樣去盯著一個女子,恐怕早晚都得被抓進去。
  “哈~”
  蒙鈞打了個長長的哈欠,又是揉了揉微微發酸的眼睛,嘆了口氣,心中暗道:“這家伙一說就停不下來,困死我了……”
  蒙鈞一邊想著,一邊托著疲憊的身體又是回到了水鏡莊中。
  此時司馬徽又是換上了那件粗布衣裳在田地里干著農活,倒也忙的不亦樂乎。蒙鈞見狀,也是笑笑,倒是沒有去打擾他,自顧自地便是朝著里屋走了進去。
  柳若汐早已起來了,又是穿著那件白色的長衫,一副男子打扮,正坐在案前,細細地品著童子剛端上來的茶水。
  蒙鈞朝著柳若汐笑了笑,本想打個招呼,卻見柳若汐似是根本沒有看見自己一般,頭也沒有抬一下。
  蒙鈞那原本伸到半空中的手是頓了頓,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整個人杵在那,頓了頓,這才是頗為尷尬地撓了撓頭,也不再理會柳若汐,便是朝著女孩昨天的臥房走去。
  “哼。”
  蒙鈞走后,柳若汐又是淺淺地抿了口茶,可那嘴角,卻是勾起來了一絲不易被人察覺的微笑。
  房間被收拾的極為干凈,房間中還有些女子特有的味道。蒙鈞走進房間,四下看了看,卻沒有到榻上躺下,只是走到一處靠門的墻角,扶著墻坐了下來,雙手將劍抱于胸口,低著頭,便是睡了過去。或許是真的有些累了,不多時,便是自房間中傳來了均勻的呼吸聲。
  “咚咚咚!”
  不多時,門外又是傳來一陣敲門聲,岸邊的童子是趕忙起身,整了整衣衫,便是朝著門口跑去。
  “嘎吱”
  大門應聲而開,一個十四五歲的青年正站在門口,見童子開門,便是微微欠身,拱手說道:“請通報先生,就說司馬懿求見。”
  “隨我進來吧,先生吩咐過,若是您來了,直接進莊便可。”童子見到來人,也是恭恭敬敬地回了一禮,這才帶著青年往莊內走去。
  “先生。”
  司馬懿進莊不久,便是看到在田間勞作的司馬徽,朝著司馬徽是恭敬地行禮,說道。
  司馬徽聞言,放下手中的家伙,頗為滿意地上下打量了司馬懿一會兒,趕忙上前兩步,拉著司馬懿便是往這里屋走去。
  柳若汐見有人進來,站起身朝著兩人點了點頭,也不說什么,便是直接進了自己的房間。
  司馬徽見狀,是無奈地搖了搖頭,讓司馬懿坐下,不一會,那叫君名童子便是端著兩盞茶,司馬徽抿了一口茶,對著司馬懿說道:“此來何為?”
  這司馬懿剛張了張嘴,還未說話,便是聽見身后有一道聲音傳了過來。
  “先生。”
  司馬徽,司馬懿皆是回頭看去,只見蒙鈞正站在柳若汐的房間門口,對著司馬徽拱手行禮,說道。
  這兩人回頭,竟是看的蒙鈞愣了愣神,司馬懿本就是背對著蒙鈞坐著,此時蒙鈞一抬頭,便是與司馬懿來了個四目相對。
  只見司馬懿頭正向后而身不動,眼神如狼之視物,看的蒙鈞不禁是呆了呆。
  “司馬懿……”蒙鈞用自己才能聽見的聲音說了一句,心中卻是無比的震撼,他從未想過,會在這水鏡莊上碰到此人。
  不知為何,見到司馬懿的時候,心中竟是不由地咯噔了一下,腦海中竟是浮現出這樣一句話:“三國盡歸司馬氏……”
牛仔骑马返水 重庆幸运农场app 棋牌游戏可以提现的 棋牌 丰禾棋牌会黑账号啊 发帖赚钱的app 什么工作赚钱不需要学历 辽宁七乐彩走势图 股票交易软件 体彩海南飞鱼6分钟开奖 陕西十一选五中奖技巧 3d走势五行技巧 325棋牌游戏平台 秋天种什么最赚钱 棋牌红金牛下载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数字版 扫雷娱乐棋牌 哪有点赞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