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我竟然到了三國 > 第十八章 禍不單行

第十八章 禍不單行


  “哦哦哦!”
  第二日清晨,天邊剛剛吐出一片魚肚白。不知在何處,一陣雞鳴之聲傳來,將兩人從周公那給叫了回來。
  蒙鈞是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有些不耐煩地說道:“大早上的,遲早把你煮了燉湯喝!”,說著,便是裹了裹被子,翻了個身,又是睡了過去。對于蒙鈞這種早就適應了朝九晚五的人,在這什么都好,就是這早起的習慣實在是讓他深惡痛絕,最討厭的就是一大早被擾了清夢。
  “嗯?”
  突然蒙鈞的鼻子是動了動,似是感覺到了什么事情一般。“好香啊。”蒙鈞是轉過身子,有些艱難地睜開眼睛,卻只見到一個女孩正俯著身自,笑盈盈地看著自己。
  見到女孩,蒙鈞頓時是清醒了不少。揉了揉眼睛,對著女孩笑了笑,說道:“小柔姐,你做了什么吃的啊,這么香。”
  見少年這般模樣,女孩也是笑了笑,上前捏了捏蒙鈞的臉頰,笑道:“瑾瑜,快起床啊,你瞧瞧你,口水都要留下來了吧。”
  “是是是。”蒙鈞吃痛,一個翻身,是趕忙陪笑道。
  小柔將毛巾遞了過去,蒙鈞漱了漱口,接過毛巾在臉上胡亂的擦了擦,抓起桌上的餅就要往嘴里送。
  “啪”
  女孩是伸手直接將蒙鈞手里的吃的給打了下來,這本就還未痊愈的手頓時是痛的不能自己。
  女孩這次倒是沒有出言安慰,只是白了一眼蒙鈞,伸手拿起一塊餅,遞到少年面前,說道:“喏,吃吧。手上還纏著繃帶,臟不臟啊。”
  見女孩這般動作,蒙鈞心頭也是一樂,這穿越過來,竟然碰到的還是個有潔癖的女孩子……
  “罷了罷了,既然都這樣了,那就好好享受享受這齊人之福吧……”一邊吃著小柔遞過來的餅,一邊這般想著。
  這頓早餐足足吃了小半個時辰才結束,也是蒙鈞到了這邊之后吃的最享受的一頓早餐。
  “瑾瑜,那你之后要去徳操先生那邊嗎?”小柔將東西都給收拾好,坐在桌前看著蒙鈞問道。
  “先找個地方把盒子藏起來,然后再去白馬洞。”蒙鈞是點了點頭說道。
  “帶在身邊不好嗎?”小柔是有些不解。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要真是被人知道我有這東西,估計就只能亡命天涯了。”蒙鈞是泯了一口茶,笑著說道。
  蒙鈞又是抬了抬手,朝著女孩笑了笑,說道:“小柔姐,你看我的手都成這樣子了,這藏東西的任務就交給你了啊。”
  聞言,女孩是白了他一眼,說:“說吧,要藏在哪啊?”
  蒙鈞從懷里掏出一個匕首,說道:“小柔姐,你把左邊那個柜子搬開,往上第四塊磚頭你用這個匕首撬開,把盒子放進去。”
  女孩是沒好氣的看了看蒙鈞,從櫥柜中將盒子拿了出來,又是接過蒙鈞手中的匕首,便是蹲在柜子旁邊忙活了起來。
  蒙鈞是一邊飲茶,一邊看著女孩,倒是一副自得其樂的樣子。
  女孩是剛剛才把柜子移回之前的位置,便是聽見外面傳來一陣吵鬧之聲。
  “快快,跟上!給我把那小子給抓起來!”
  蒙鈞跟小柔都是被這突如其來的聲音給嚇了一跳。
  蒙鈞是趕忙將床上的包袱拿了起來,抓著女孩的手,便是跑除了門去。好在這座宅邸夠大,要不然,這一出去,估計就會被逮個正著。
  “瑾瑜,這有個后門,快走!”小柔是一邊跑,一邊說道。
  “小子,站住!”兩人跑了不一會,便是聽見有一道喝聲從身后傳來。蒙鈞他們是頭都不敢回,撒腿就往后門跑。
  都說這屋漏偏遭連夜雨,這生死存亡的關頭,只聽的女孩“哎呦”一聲慘叫,便是跌倒在地上。伸手揉著腳踝,顯然之前的慘叫是把腳踝給扭傷了去。
  蒙鈞蹲下身子,想要將女孩給扶起來,怎奈何年紀太小,生的又不是那么見狀,怎拖得動一個一個比自己打算五六歲的女孩子。
  蒙鈞抬頭,只見不遠處數十個士兵正不懷好意地看著自己。手中明晃晃地兵器不斷地閃爍著寒光。女孩見狀,小臉也是被嚇白了去。使出全省力氣,是將身邊的蒙鈞蒙德一推,喊道:“快走啊!快走!”
  “小柔姐!”蒙鈞是朝著女孩喊道,剛想再跑回女孩身邊,只見小柔從懷著掏出之前的匕首,橫在自己的頸上,說道:“再不走我就真的要死給你看了。”
  這蒙鈞還想說什么,卻只見那匕首之上已是泛起了點點的猩紅,蒙鈞并不是什么優柔寡斷之人,見女孩這般決絕,當即是點了點頭。
  “你們去把那小子給我抓過來!”領頭的軍官是對著后面的士兵說道。隨即是蹲下身子,摸了摸小柔的臉,說道:“好一個細皮嫩肉的小娘子啊!回去讓我們兄弟好好爽爽!”說著,眼中滿是貪婪,淫穢之色。
  “哈哈哈哈哈哈。”身后的不少士兵聽見自己的長官這般說,也是放肆的大笑起來。
  “做......夢!”女孩是一臉怨毒的看著面前的人,剛說完這句話,嘴角卻是溢出一絲絲的鮮血。這士兵是低頭一看,只見一把小巧的匕首正好插在女孩的腹部,鮮血似不要錢一般往外躺著,早已是浸透了女孩的衣衫。
  “媽的!”之前還一臉淫穢之色的軍官是一腳將小柔踹了快去,嘴里罵罵咧咧的擦著沾到皮甲上的鮮血。
  “真他娘的晦氣,給我把那小子抓過來!”那個軍官又是罵了一句,朝著地上吐了口唾沫,朝著后面的士兵說道。
  “諾!”后面的士兵應道,快步走上前,就欲將蒙鈞給抓回去。
  “啊!”“啊!”“啊!”
  幾人剛要下手,這隊士兵后面卻是騷亂了起來,不時傳來陣陣的慘叫之聲。
  那數十個士兵皆是回頭看去,只見地上躺著三具尸體,鮮血躺了一地。往上看去,只見到一個身著白色長衣的中年人,身后跟著一匹棗紅馬,正是之前孫堅送給蒙鈞的那匹。男子右手鐵劍點地,滴答滴答地落在地上。之前殺人的鮮血濺在純白的衣衫之上,倒是憑添了不少色彩。
  “你們,想抓他嗎?”來人是指了指蒙鈞,說道。就是這樣一個殺人不眨眼的人,卻是對著這些士兵笑著說道。
  “給我宰了他!”這軍士是不信邪,抽出腰間的鐵劍,招呼這手下的士兵就要朝著來人砍去。
  白衣男子是冷哼一聲,舞了個漂亮的劍花,右手持劍直指這眾人。
  此時蒙鈞也是走了回來,將小柔抱進自己的懷里。抬頭的時候正好是看到那段表演,嘴中是不禁吐槽道:“這種時候還耍帥,又沒有女生給你鼓掌......”
  只見一道白影彷若游龍一般,不斷的在數十人之間穿梭。鮮血四濺,漫天飛灑著血花。不多時,竟只剩下了四五個士兵和那個軍士。
  “你們.......頂著!我去叫人!”這軍士是真的被打懵了,嘴唇發白,說話都是有些哆嗦了。將手中的鐵劍往地上一扔,像是見了鬼一般,朝著遠處跑去。
  白衣男子,一劍一個,將剩下的四人砍翻在地,鮮血濺在嘴角,男子伸出舌頭舔了舔,嘴角卻是浮現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意。蒙鈞還是第一次見到有人能夠一個人干翻幾十個人的場面。這大腦也是有些發懵,現在他腦子里只有一句話“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
  之前逃走的軍士已經快跑到門口了,這被嚇得兩條腿都是有些打顫。只見男子雙手持劍,右手擊于劍柄末端,在蒙鈞驚詫的目光中,鐵劍直接是飛了出去,只聽見“撲哧”一聲。鐵劍直接是自軍士的脖頸處穿了過去,鮮血噴濺在大門上,“噗通”一聲便是栽倒在了地上。
  “百步穿楊......”蒙鈞這看的眼睛都是要瞪出來了。如果說現在也能有個吉尼斯的話,那蒙鈞一定能的個眼睛最大的獎。
  “走吧。”男子將鐵劍從尸體中拔了出來,牽著棗紅馬,走到蒙鈞面前冷冷的說道。
牛仔骑马返水 福利彩票双色球带坐标 甘肃11选5预测号 体彩云南十一选五 开心棋牌靠谱吗 新神奇传说3赚钱 中国福彩快乐十分投注技巧 广东十一选五走势图十 网络棋牌频道在哪有播 steam上能赚钱的免费游戏 极速飞艇开奖直播现场 新疆11选5开奖视频 免费炸金花 大理石加工赚钱不 20180205035山东群英会 波克城市最新官网下载 江西体彩多乐彩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