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熱血邊軍一小兵 > 第三百八十三章 臨危受命搗黃龍 上

第三百八十三章 臨危受命搗黃龍 上

……
  
  晌午時分,城郊。
  
  離家半年左右的展超等人,雙腳踏上了寶元城的地界,他們終于回來了。
  
  “虎賁”新軍主將李大鵬、禁衛軍大統領田寂和“羽衛軍”副將霍起在王城十里處迎接李敞、展超等人。
  
  此次接待的規格之高、人數之多、陣容之強,別說展超了,就連李敞都沒想到,看來,梁洛對他們的重視可見一斑。
  
  “李兄,一路辛苦!”李大鵬行完軍禮和李敞熱情的手臂挽住手臂。
  
  “霍大哥!”
  
  “展兄弟……”
  
  霍起和展超相擁在了一起。
  
  此刻一旁的田寂,臉突然沉了下來,要不是梁洛的命令,他才不來這里遭這個罪,果不其然,硬生生被忽視了。
  
  “感謝田大統領的迎接,李某愧不敢當。”李大鵬不動聲色的捏了捏李敞的手臂,李敞會意,轉過身對著田寂行著軍禮,說道。
  
  “李大將軍言重了,田寂不過是王城的護衛而已,按照梁王命令,請大將軍進城……”田寂說著調轉馬頭,做了個請的姿勢。
  
  田寂瞬間反應了過來,他是代表梁洛來的,一舉一動,羅黨的人肯定是盯得很緊。
  
  殊不知或者說沒人知道,田寂是之前新黨唯一沒有暴露的人,如果是保皇派、羅黨和新黨三家爭奪大梁政權,而新黨失敗的話,一切就完全清楚了。
  
  作為新黨唯一的火種,田寂所做的一切……貌似都能理解了,為了自己的利益戰斗,畢竟老梁王也是政變上臺的,他行…別人為什么不行,所以政權交替、王權交割,都是有緣由的!
  
  誰不想成為那“無人之下,萬萬人之上的人上人”,如果給你我機會,相信每個人都不會置之不理的,“不成功便成仁”說的就是這個道理!
  
  上千人的隊伍,浩浩蕩蕩向寶元城進發,大梁缺馬是事實,只有營正以上的將領才有資格騎馬,而李敞帶的兩百騎李家軍都是一人雙馬,足以是羨煞旁人。
  
  把李家軍安排好后,眾人沐浴更衣,李敞帶著展超跟隨李大鵬、霍起等人向王城進發。
  
  和之前的感覺完全不同,展超之前是無意中救了梁王,,在夜色中進了王城,現在重新走到王城的大路上,除了興奮還有激動。
  
  黑虎帶著李家軍住在了“羽衛軍”營地,由于李靈兒和黑豹、王小三和李鐵牛、小李子等人都回來了,丁富貴、老楊頭、猴子和小六子等人直接相擁在了一起,更是激動不已。
  
  隨后由熊仁負責,先把陣亡的將士英靈供奉到靈堂,眾人一陣肅穆,個人緬懷戰友之事暫且不提。
  
  大路上,稍事休整的劉大海和李棟,帶著二十名兄弟,在一路飛馳。
  
  他們除了向李敞報到以外,還帶來了大夏王諸葛均的命令,讓梁洛調集“特種作戰營”支援鏟除邪教的任務,如果能夠干掉吳邪,讓大夏境內徹底安全,永絕后患。
  
  不知不覺中,展超的新任務又來了……
  
  這次的任務非同尋常,面對的不是一群普通的敵人,而是一群非人非鬼的變態。
  
  如果任務真的由“特種作戰營”執行,這又是一次……特別艱難、九死一生的任務,展超能否再一次扛住這種壓力,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不錯,不錯啊!”偏殿上,梁洛坐在上面,看著這個大夏“戰神”,不住的夸贊。
  
  同時,他對展超他們能夠很好的完成任務,表示由衷的欣慰。
  
  并且……特別獎勵“特種作戰營”五千兩銀錢,雖然五千兩確實不多,但對于梁洛來說,已經極其不易了。
  
  展超知道,他不能推辭,這些錢的用處,必須去給戰死的兄弟家屬一個交代。
  
  晚宴結束后,李敞由李大鵬陪同走了。
  
  霍起把展超帶回“羽衛軍”營地,現在“羽衛軍”真正的自成一軍了,并且還有護衛梁王一責,那么“特種作戰營”就要完全交給展超了。
  
  “特種作戰營”現在有霍起精挑細選的八十余人,雖然不到百人滿編,但這些人都是精銳中的精銳,絕對符合特種作戰之要求,大家已經已經準備好了。
  
  按耐不住的展超,著實不想等明天了,想馬上見見自己的新兄弟們。霍起也知道,這是展超對新加入兄弟的考驗,在“特種作戰營”的營地,突然想起了鼓聲,就在十幾個呼吸的功夫,八十余人整頓完畢,十人一排,整整齊齊的站了八排。
  
  先不說別的,能夠這么快就讓隊伍集合完畢,霍起在訓練上面也是下足了功夫。
  
  不得不說,這三個月的強化訓練頗有成效,雖然還沒有實戰過,不過也能看出來,這些將士絕對不孬,個頂個棒棒的,他們確實需要一場戰斗來證明自己!
  
  梁洛已經安排李大鵬全權負責一切,最主要的是協助李敞快速的把“虎賁”新軍訓練好,此刻霍起的“羽衛軍”,已經完全接替了田寂的禁衛軍,梁洛的這種微調,讓田寂感覺到了一絲恐慌。
  
  王城分內、中、外城三部分,外城主要是各個官員的簽押房。
  
  內城則是金鑾殿和宴請、祭祀之地。
  
  田寂的的禁衛軍,目前最多到了中城,內王城已經全部被“羽衛軍”接管了。
  
  而且,他們并不是之前的千人隊伍,這幾個月以來,除了挑選適合“特種作戰營”的將士,“羽衛軍”的規模已經突破了兩千人,并且……梁洛告訴霍起,訓練三千以一當十的精銳,他就是成功!
  
  對梁洛來說,如果沒有一支忠于自己的衛隊,那絕對是不行的,因為自己得活著,自己的王兒梁預得活著,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展兄弟,現在“特種作戰營”名義上是掛靠在“羽衛軍”,其實是歸王上直接指揮的。”霍起說著,恭敬的拱了拱手“你好好休整幾天,有什么特殊任務,我會及時通知你的。”
  
  “霍大哥,那就給我三日時間,我要回家一趟。”展超想了想,還是先回去把林月兒她們安頓好再說,畢竟走了一大圈,實在不行就先把婚事定了,等徹底解決了敵酋,再大婚也不遲。
  
  展超憧憬著美好,但是有一件事他一直猶豫不決,“萬一自己戰死沙場的話,那月兒……怎么辦?不行,我還是得好好想想,怎樣才能把事情做的更加圓滿!”
  
  展超有些自己的想法,馬上就要弱冠了,阿爹像自己這么大的時候,已經和阿娘成婚了,對于洞房花燭夜,展超沒有想過,那到底是一種什么樣的感覺!
  
  雖然自己在戰場上殺伐果斷,但是自己還是渴望愛情,因為那是一種難以言喻的美好!
牛仔骑马返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