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八種距離 > 652、夾著尾巴做人

652、夾著尾巴做人

江承業牽過藍冰蓮的手,用手掌輕輕拍了拍:“你明明有我這個后臺,卻始終懂得隱忍,懂得謙讓,這些都做得十分得體,真的是難能可貴。”
  
  藍冰蓮連忙道:“承業,我時時牢牢記得分寸二字,不敢逾越半步,自然要小心翼翼,夾著尾巴做人。”
  
  江承業點點頭:“夾著尾巴做人,這句話說的很形象,你不必感到委屈,其實我也在夾在尾巴做人,高遠也是,每個人都不能肆意妄為!”
  
  林高遠在一邊挑撥:
  
  “倒不是每個人都肆意妄為的,比如說某位領導,倚仗自己有點小才能,整天把你的牌子掛在嘴邊,唯恐別人不知道她是你未婚妻。
  
  同樣是剛進入中星海的新人,又是江總身邊的人,兩個人對比一下的話,藍小姐的口碑和風評不知道要好到什么程度去!”
  
  江承業知道林高遠肚子里對李小午很有怨氣,有機會不忘了貶損一番,他也不氣惱,只道:
  
  “好了,你們只管做好自己手頭的事就是了,我心里一切有數!
  
  但有一件事我要提醒你們,以前的我,總覺得小午只是被張慕的山野氣息吸引,貪圖新鮮,才會想要跟他在一起。
  
  可是經過這段時間一系列的教訓,再加上我今天所看到的他做的這個計劃,我才覺得我們以前是嚴重低估他了。
  
  這個人,有氣量,也有頭腦,做事又很仔細,而且能隱忍,尤其是他有一個好身體,格斗能力十分強,這其中的許多特點是我所不具備的。
  
  所以,小午被他吸引,真的是因為他的好,而不是一時頭腦發熱,這就給我們提了一個警告!
  
  你們在接下去與他的交鋒中,一定要對此有一個清醒的認識,多做幾個方案,確保萬無一失,再也不給張慕翻身的機會。”
  
  他根據張慕的資料,再加上自己的理解,把新的方案仔仔細細地構思了一遍,林高遠和藍冰蓮都認認真真做了筆記。
  
  江承業講到差不多的時候,忽然來了一個電話,讓他去月壇南街開個會,事情緊急,他不敢耽擱,趕緊動身出發。
  
  林高遠請示道:“江總,要不請林小姐去我的辦公室,我們再仔細的研究一下,然后向您匯報一個方案?”
  
  江承業點點頭:“也好,張慕他們已經開始在動裝修了,算是跑到你們的前面,你們要抓緊時間落實,把這個落后的時間搶回來,一定要趕在他們之前實施。”
  
  藍冰蓮幽幽地笑道:“他們沒這么快的,現在他們的進程掐在我的手里,我慢慢地拍宣傳片,他們一點辦法都沒有!
  
  張慕自以為很聰明,以為爭取了我,就相當于拿到了與承業相爭的關鍵鑰匙,可是他完全忽略了當一個女人愛上男人的時候可以付出一切的那種決心,所以他這一次是聰明反被聰明誤了!”
  
  江承業表示贊同:“我這幾天仔細分析了張慕的社會關系,發現張慕最大的優點是心軟,但是其最大的弱點也是心軟。
  
  從一開始的時候,這種心軟的特點,可以引得女人的關注,可是女人只希望男人只對自己心軟,卻不希望男人對這個世界心軟,所以這種心軟會對他埋下大禍根,關鍵時刻會害死他。
  
  他與那個崔真真之間未必真有什么感情,可就是因為這種拖泥帶水的性格,結果連孩子都生了下來,而就是這個孩子,最后成了小午離開他的重要關鍵。
  
  現在他同時與夏青還有慕輕舞之間糾纏不清,貌似占了便宜,可是最后他不論選擇了那一方,都會引起另一方的決裂,埋下一個大隱患。
  
  而且他不論選了誰,他都不會再有機會贏回小午,這就是靠山山倒的原理,只有靠自己,才能真正立于不敗之地。”
  
  林高遠在一邊大拍馬屁:“江總,您的分析真是一針見血,按照這個思路的話,我覺得可以讓藍小姐給慕輕舞和夏青上點眼藥,在兩人間制造一點小矛盾和小裂痕。
  
  只有這種小的齷齪和不信任埋下去了,再適當加以引導,就一定可以讓兩人的矛盾慢慢擴大,從暗處走到明處,那個時候,張慕就不得不在兩個人中做選擇,而他一做選擇,也就意味著他徹底完蛋了。”
  
  江承業眼珠子轉了轉,對林高遠贊許道:“高遠,我一直向飛揚夸你擅于做小計劃,從細微處見鋒芒,你果然沒有讓我失望。
  
  這個離間計很好,方法也不難用,女人最不能容忍的是自己的男人與別的女人有了實質關系,你們就放點這個方面的風,自然就可以在兩個中造成不信任!”
  
  林高遠連連點頭:“江總,你這個辦法真是絕了,張慕想一腳踩三只船,現在我們造點浪,看他還有什么辦法穩坐船頭。”
  
  藍冰蓮陰陰地道:“這點事情,我會在‘無意中’漏給夏青的,看夏青以后會怎么看待張慕這個偽君子!”
  
  江承業和林高遠都哈哈大笑。
  
  從西山回市區的路上,林高遠首先向藍冰蓮道謝:“藍小姐,這一次可多虧了你及時給我通風報信,我才能應對自如,果然讓江總對我刮目相看。”
  
  藍冰蓮微笑道:“你也不錯,能及時抓住機會說幾句李小午的壞話。我早就說過了,我們兩個人合則兩利,今后一定要更加默契的配合,爭取拿到我們各自相要的東西!”
  
  林高遠有點遺憾:“可惜江總這個人一向太有主見,輕易不肯聽別人的意見,所以光靠這樣說一說,可能很難動搖李小午在他心目中的地位。”
  
  藍冰蓮道:“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李小午在承業心中這個執念一時三刻很難消得了。
  
  但是只要功夫深,鐵杵磨成針,再加上三人成虎,只要每個人都在他的耳邊不停地說李小午的壞話,我不信他會不動搖!
  
  承業今天用的辦法,讓張慕不能一腳踩三船,那我們也可以依樣畫葫蘆,在承業、李小午和張慕之間也造點波浪,讓李小午不能一腳踩著兩只船。
  
  上次關于李小午與承業之間的那種新聞已經有了,可是目前只流傳于帝都的圈子之中,我們是不是把他擴大一些,最好弄的街聞巷知,讓張慕心煩氣燥。
  
  當然,光是這些還不夠,最好我們能拿到一些張慕與李小午偷偷見面,同時聯合出賣承業的證據,這才是重磅炸彈!”
  
  林高遠面有難色:
  
  “宣傳李小午與江總的事容易,這事圈子里很多人都知道,連李小午自己都不否認,只是許多人害怕江總,不敢亂傳。
  
  但是我可以想辦法把這些事捅到七人委員會那兒去,尤其是現在正在與李小午作對的謝家那兒去,讓李小午的這些新聞傳遍整個行業。
  
  從此以后,李小午這個國內最著的生物醫藥學家的頭上,可能會加上一個不聽好聽的‘色女’的帽子了。”
  
  藍冰蓮連連鼓掌:“這個辦法好,張慕雖然去買奶茶了,他的朋友卻多在這個行業中,只要有風聲,早晚會傳到他耳朵里。”
  
  林高遠卻道:“但是編張慕與李小午的關系,這件事情恐怕不容易,李小午自從來到帝都以后,一門心思全在七星海上。
  
  她這個人不光智商高,情商更是高的可怕,七星海新上的那些項目,中間的細技末稍,事無巨細居然一個都沒能逃得了她的眼。
  
  下面那些項目負責人沒有辦法從中漁利,偏偏李小午的工期又趕得緊,所以一個一個都怨聲載道,恨不得天天去江總那兒告她的黑狀。
  
  只可惜江總被她灌了迷魂湯,把七星海徹底地交給了他,那些人一個一個全都打了回票,反而被李小午借機會整得七零八落,只有那個言星河小人得志,一天到晚蹦噠地象個螞蚱似的。
  
  其余的時候,她就窩在那個會所里,大門不出,二門不邁,跟張慕真的是一次都沒聯系過。”
  
  藍冰蓮想了想:“如果她沒有主動聯系,那我們就創造條件,誘使她去聯系。”
  
  林高遠奇道:“這個事情怎么誘使,張慕現在身邊有個千嬌百媚、柔情似水的夏青,更聽說夏青是千面女王,只要她愿意,隨時能各種COS,張慕樂不思蜀,肯定不會去招惹李小午。
  
  而李小午呢,因為張慕在外面偷偷生了一個女兒的事,一氣之下就遠赴帝都,從此醉心工作,連江總的面子也不給半分。
  
  再加上那天在莊園,張慕瘸著腿走出去的時候,江總故意讓司儀說‘新郎,你可以親吻你的新娘了!’別人看不到張慕的反應,我可是看到了,這兩個人,恐怕是真的到頭了。
  
  可偏偏江總還認真的跟什么似的,怕張慕怕成這樣,也是沒什么了!”
  
  藍冰蓮奇道:“你覺得張慕沒有回來的可能性嗎?”
  
  林高遠呵呵一笑:“藍小姐,你以為張慕和江總的差距僅僅是因為錢嗎?你以為張慕真有那么神?“
  
  藍冰蓮反問道:”難道不是嗎?畢竟今天連承業都對他刮目相看,反復提醒我們一定要認真對付張慕。“
  
  :。:
牛仔骑马返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