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西游路上有妖魔 > 第807章 囂張它有點跋扈

第807章 囂張它有點跋扈


  趙大六說著,邁步走向西里屋,待了那么一小會兒,然后滿臉笑盈盈的走出西里屋,接著隨手帶上了西里屋的門。
  “睡了,睡得還挺著實呢,這一天天的,讓咱兒整的心神不寧的?!?br/>  趙大六樂呵呵地說著,走至正屋桌邊的椅子上坐下,坐定后抓起茶壺,斟了一杯涼茶,咕嘟嘟一口氣悶了進去。
  接著他嘶哈一嗦嘴,用衣袖沾了沾嘴角的水漬,對愣在屋門前的趙青天他娘鳳英喚道:
  “鳳英啊,你站在門口干嘛,閉了門,過來坐啊,你看咱兒的衣裳你還沒給縫好了呢?!?br/>  趙青天他娘鳳英渾身一打激靈,后知后覺道:
  “哎呦,他爹啊,你瞧我這記性,愣在這半天都忘了咱兒的衣裳還沒縫好呢,對了,對了,得縫衣裳,縫衣裳……”
  鳳英嘴里碎碎念著,快步走至桌邊,一把抓起放在桌上的衣裳,坐到藤椅上,樂呵呵的縫起了衣裳。
  趙大六一看鳳英這遲鈍的表現,再一看那敞開了還沒閉上的屋門,臉上掠過一絲苦澀,然后再沖看著自己笑呵呵的鳳英強笑了笑,起身走至門口,將那敞開了的屋門哐當一聲關上。
  “鳳英啊,我今兒個傍晚帶著三哥和老八去西郊射鷹的時候,囑咐你要喝了那藥湯,你給喝了沒???”
  趙大六一邊走向那支在正屋角落的燒藥罐子,一邊朝鳳英問道。
  鳳英將那銀針往自己的頭上蹭了蹭,愣神想了想,隨即脫口回道:
  “藥湯?喝藥湯作甚???我又沒??!”
  正巧鳳英回了這一句的時候,趙大六也把那燒藥罐子的蓋子給抓了起來,他見到煮黑了的藥湯和著那藥渣安安穩穩的呆在里頭,旋即那眉頭一皺,喉結一聳動,也不知道是被那藥湯的味道給嗆的,還是怎么著,眼眶紅了一圈。
  趙大六將那蓋子蓋回燒藥罐子上,接著轉身又回到桌邊,心神不定的坐到椅子上,兩眼里藏著心事兒的望著正全神貫注縫衣裳的鳳英。
  只見那被油燈照出光亮的銀針,在鳳英纖細手指的促動下,嫻熟技巧的穿插在趙青天衣裳的破洞上,靈活有神的挽著花,打著結。
  趙大六嘴角一陣抽搐,本想著再向鳳英說些什么,但又不知被什么樣的想法給堵塞住了嗓子眼,只聽嘴里頭吭吭憋憋的,直叫人聽來難受。
  鳳英將那穿在針眼里的線,在牙齒上一咬,眼睛一瞥神情糾結的趙大六,疑問道:
  “天他爹啊,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事兒???”
  鳳英說完,兩手一撐縫好了的破洞,用眼打量著周正。
  趙大六嘿嘿一笑,眼珠子慌忙一轉,吭吭唧唧的回道:
  “嗨!沒什么,我就是……我就是……我就是想問問你咱娘啥時候從咱姑母家回來???”
  鳳英可掬一笑,然后將那待在針眼里的小半截線重新續上了一長條線,抻了抻褶皺的衣角,挑了一針線頭說道:
  “你這記性可真是差,咱娘去了才半個月,怎么著也得再半個月,待足了一個整月才能回呢,天他爹啊,要我說啊,你可真該抽一天,去那軒城里,找個郎中好好瞧一瞧你那記性了?!?br/>  鳳英說完,臉上皺紋一皺,呵呵的笑著。
  趙大六看著鳳英歡笑,也跟著五味雜陳的笑了兩聲,隨之搓了搓臉,起身走到水甕旁,拿著瓢往那靠這水甕的木盆里嘩啦啦舀了幾瓢水,輕咳了一聲,說道:
  “鳳英啊,這兩天你就在家看緊了咱天,別到處去走動了,我約莫著那白家看他家那獵鷹不回窩,一定是會再來咱有名村來尋的,到時可別叫那白家的虎狼豹給找上了什么事兒,那可就麻煩大嘍!”
  趙大六說著,端著那木盆走回到桌邊的椅子上坐下,然后將腳上的鞋子脫下,兩腳一下踩進水盆里,臉上神情一陣輕松。
  “記住,明天天不亮你自己就出發,一定要在一炷香的時間到達郡都縣城,到那里找到郡主柳桃就趕緊回來,千萬別逗留太多時間,讓鎮天發現就麻煩了?!睂O悟空認真仔細的對豬八戒囑咐道。
  “放心吧悟空哥,我一定不會耽誤驅魔時間的,在五花魔魔氣大升之前我一定能趕回來的?!必i八戒篤定的回道,看上去很有信心。
  小白龍在一旁也給豬八戒幫腔說:“主人你放心吧。別看壞種平常做事挺沒什么譜的,但就這件事他一定能做的很好的?!?br/>  “嗯,好?!睂O悟空心事重重的點點頭。
  正這時,屋子外面呼呼的刮起了颶風,又伴隨著嘁哩喀喳的雷電好不熱鬧。
  ……
  ……
  鳳英點點頭,應道:
  “放心吧,我一準把咱天給看的牢牢的,不能出啥岔子,誒?對了,你在那村里商量事兒,可是找著那愿意挑頭抗事的了?”
  趙大六臉上的輕松隨即一瞬繃住,愁思隨之便泛了上來,他長嘆了一聲,無奈的搖搖頭回道:
  “唉!憑良心說,這種事兒誰還敢再抗啊,唉!走一步看一步吧,頭那白家的人來前,看看能再想出什么別的辦法嘛,實在想不出就只能是……”
  鳳英聽著,也跟著長嘆了一口氣,說道:
  “你說如今這到底是什么世道啊,那白家仗著自己在軒城權大勢大,就敢隨意的欺負百姓,無惡不作,囂張跋扈,就他家養的那畜牲就比咱村的人命值錢,這可要到哪里去訴不愿吶!”
  趙大六哼了一聲,不忿道:
  “如今的世道就是誰的拳頭硬,誰的銀子足就是法度,做為這只有這鋤頭的賤命農戶,也不就是叫人家任意魚肉嘛,他娘的,操蛋的世道……!”
  鳳英停下手中的活,把那趙青天的衣裳往桌角上一搭,一邊觀察著瑕疵,邊問:
  “天他爹,你說那白家往這無極山到底是為了啥放那大鷹嘛?”
  趙大六哼哧一笑,然后兩腳從木水盆中抽出,將腳點踏在鞋子上說道:
  “還能為了啥?就為了那人嘴里胡說亂傳的龍唄,他娘的,也不知是誰造的謠,說這無極山里有龍,狗娘養的,凈是讓那些該死的玩意兒禍害咱有名村的牛羊牲口了,要是讓我知道是誰造的謠,我指定一下咔吧,把他腦瓜子扭下來?!?br/>  趙大六氣憤的說著,起身從椅子上站起,接著彎腰把木水盆端起,重新將其放回水甕旁。
  “鳳英啊,這水就明個澆咱菜田里吧,今個兒累挺了,我先睡了,你也早早的睡吧?!?br/>  趙大六說著,接著輕輕的趿拉著鞋子,走進了東里屋,爬上了木床。
  鳳英點頭嗯了一聲,抓起衣裳,湊近油燈旁,繼續細細觀察著縫補的瑕疵。
  油燈的燈芯上跳躍著的不熄的火苗,繼續散發著昏黃的光。
牛仔骑马返水 股票行情上证指数 票据理财平台 上海天天彩 上市股票指数 全国十大最安全的理财平台 特发信息东方财富 理财产品 模拟炒股大赛 私募股权基金配资 18年上证指数走势图 江苏11选5 保本型理财产品 7m篮球比分即时比分app 南粤36选7 广东36选7 什么事股票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