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劍徒之路 > 第1430章 數年

第1430章 數年

    十日后,興奮的寒方和夜白飛出赑屃,分赴五環和青空,他們要把這件大事,顯圣身亡,赑屃歸于鴉君之手的消息傳出去,以利于宗門未來的整體調動。
  
      這是勝利后在傷口上灑鹽,痛并快樂著;軒轅在左周大本營又多了處重要據點,也就意味著他們本來就捉襟見肘的人員分配將更加的吃緊。
  
      相對來說,五環那邊要輕松些,因為那里有玲瓏劍道人手的幫助,二百年來,就是最頑固的元嬰劍修也會做出選擇,情況還不錯,有近一半的玲瓏修士選擇加入軒轅,玲瓏,成為了他們的第二門派。
  
      李績現在的身份,當然有權利調配兩界人手,但他從未這么做過,因為對每個界域的修士來說,只有他們自己才能清楚的知道現在的人手是否充沛,這個權利他交給了五環的缺月和青空的知北,
  
      當你過多的插手宗門具體事務時,你會發現事情會變的越來越多,最終,山門靈獸是否配-種都會來問你,征求你的意見,他可不想活成這樣,所以,是能推就推。
  
      這些日子,他一門心思的把注意力放在安然的修行上,偶爾也和赑屃談論一些細節問題;赑屃體內的元始清氣確實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幫助修士越境,當初的顯圣就在這里受益匪淺,
  
      但赑屃的元始清氣并不是無窮無盡的,所以在寶船中,也就只有一個艙室擁有,以前是為顯圣準備的,現在則變成了安然,從使用角度上來說,安然的用量和顯圣根本就不是同一個級別,所以,其實還可以拉更多的人來,比如,那些正為沖境而苦惱的劍修們,包括武西行,沖玄。
  
      這只是他的一個想法而已,他還沒想清楚是否真的這么做;入道七百年,深知修真界沒有免費晚餐這個事實,他對任何走捷徑的想法都慎之又慎,安然可以嘗試,因為她現在處于困境之中,而且不通戰斗;
  
      但武西行他們不同,其實他們最好的路就是自己突破桎梏,而不是在別人的安排下!只有這樣,他們才可能未來飛的更高!
  
      就像他李績,直接拒絕了赑屃的好意,從不在這樣的環境下修行,這是他對自己的自信,是驕傲。
  
      赑屃對此表示理解,事實上,在他數十萬年生命中的近百位伙伴中,自強自立,不借外物的也很有一些,各有追求罷了。也談不上哪種方式更好,理論上好像這種自強的應該走的更遠,可實際上,躺在赑屃身體內享受了萬年元始清氣的顯圣才是境界走到最高的那一個。
  
      顯圣境界最高,卻走的最窩囊,修行途中,又誰能說的清楚誰是誰非?
  
      “感覺如何?可有進展?”
  
      “還好,比之前的進度快了不少!李績,你不用太過擔心我的修為,還有至少六,七百年呢。”
  
      安然不以為然,她覺的李績有些太過小題大做。
  
      李績笑而不語,他太清楚修士在元嬰階段的進程了,他在這個階段幾乎整日奔波在宇宙深空中,既為靈機,更重要的是,為了領悟道境;元嬰有初,中,后期三道坎,分別是三寸嬰,六寸嬰,九寸嬰,這可不是純粹的修為積累,也包括特殊狀況下的頓悟。
  
      很多元嬰修士停滯在某個階段數百年不得破,就是因為缺乏合適的契機;而契機是不可追尋的,它存在于各種變量的綜合中,可遇而不可求。
  
      斗戰修士往往機會會更多些,因為不斷的獵奇探險,戰斗生死;風險和機遇總是成正比。像武西行幾個,就是在遠征天狼的過程中不斷的錘練自己,才有了今天的九寸嬰,離真君僅止一步之遙。
  
      安然沒有經歷這些,她的斗戰手段也不支持她用這種方式來提高自己,所以,就只能走更偏向法修的那條路,早積蓄,等機會!
  
      這么計算的話,其實七百年也不見得有多寬裕,她現在元嬰才將將過三寸,未來的路還長的很,李績能幫她的唯有兩點,一是像赑屃這里能快速提高修為的地方,二是希望她盡快走出安眉的陰影,重新回到原來那種快樂無憂的狀態。
  
      第二點尤其重要,也尤其艱難,心境這種東西可不是說回就能回的;他能做的就是這幾年一直陪伴在她身邊,用不斷的游歷來沖淡那些遺憾,能做到哪一點還很難說,他不是神,這個修真界就算是神,也無法把一個元嬰給拱成真君。
  
      在安然的修行過程中,他一直沒有出手相助,無論是筑基到金丹,還是金丹到元嬰,他都是采取的默默旁觀的態度;現在安然已是元嬰,他直覺的感到不能再像之前那樣的放任,否則這一關,安然真的未必過的去。
  
      在修真界中,助人修行比自己修行還累,這是普遍現象。
  
      一年多過去,一條中型浮筏來到赑屃寶船處,里面走出來了可憐兮兮的五名軒轅劍修,以長弓為首,剩下四名元嬰;這是崤山現在能抽出的最多人手,赑屃的位置再重要,也重要不過崤山。
  
      一想到鼎新界麥積山無上真君成群,元嬰扎堆的場面,李績就頭疼,這人少的毛病還真是讓人抓狂呢。
  
      長弓一嘆,“也就我們幾個能來,還是輪換體制,你知道,現在左周局勢穩定了下來,出外游歷的修士也逐漸增多,崤山都快沒人了!”
  
      這就是精兵的悲哀。
  
      在赑屃盤恒了一月,李績決定回返崤山,安然留在這里他現在也幫不上臺多的忙,而且這里很安全,甚至比崤山更安全,有赑屃重要的存在,左周真還就找不出能威脅它的存在。
  
      “赑屃這里有元始清氣,有助于修士上境!我打算回去崤山后,把所有的那些年齡到站,又上境無望的后期元嬰都拉來這里,看看能不能瞎貓碰個死耗子,搞上去幾個真君。”
  
      長弓喜出望外,“赑屃這里還有這種效果?年齡到站,你的意思是會有后遺癥?”
  
      李績搖頭道:“顯圣能在這里修到五衰,就證明起碼在衰境前這里的修練環境是沒問題的。
  
      但我仍然認為還是認為自己努力來的踏實些,當然,這些我會和他們講明,一定要來,我也不會反對,現在最重要的是,先把軒轅的真君數量搞上去!”
  
      長弓點頭,“然后你就可以放心跑路了?”
牛仔骑马返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