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劍徒之路 > 第1393章 太乙之道

第1393章 太乙之道

ps:好久不求票,有人捅菊道!各位朋友捧捧場,別讓后面捅到我,已經很近了,千鈞一發!
  
  ………………
  
  西戈沙洲是個東西向的長條洲陸形狀,精華都在兩頭,中間最是貧瘠;其中上清在東,文華山占盡天地鐘毓,靈秀山川;太乙在西,擂鼓山常年雷霆震蕩,勾連虛幻,似有途徑隱隱通往莫名!
  
  兩人飛的很慢,李績喜歡紅塵中品美食,辨人氣;安然則喜歡憑吊古跡,流連傳說,也是個文藝女青年呢!
  
  既然是陪老婆出來散心,當然要由著安然的心意,裝裝斯文,當然,現在的他不會再像之前那樣抄-襲詩文了,層次境界的提高,現在他不需要這些東西來證明自己。
  
  他現在只需要做好的,就是當好車,導-游,苦力,捧哏,付賬……這是他欠媳婦的,欠了近七百年。
  
  到了他現在的境界,出門旅行想碰到什么裝筆打臉情節,比撿塊金子還難,他們兩人往哪里一站,那份氣質風度,是怎么藏也藏不住的,所以,沒有意外。
  
  在距離擂鼓山還有數千里處,兩名道人憑虛而立,雷陽子和另一名年輕元嬰坤修,太乙的迎接并不隆重,但很細致,連為安然準備的陪伴都準備好了。
  
  “歡迎安真人遠來太乙作客,并采風觀景!還有這位護衛,跟班?”
  
  雷陽子很風趣,太乙和軒轅關系算不上親密,但萬年來惺惺相惜,從來沒紅過臉,這層關系,是雙方共同維護的結果,很不容易,李績來此,就是要加深這種關系。
  
  “前輩說笑了,我就是個打雜的,還勞您親自出迎,心中不安,您要是這般見外,下次擂鼓山我可是不敢來了!”
  
  李績和雷陽子同行,身后安然有那名坤修陪伴,那是太乙特意挑出來的弟子,風度儀容,談吐交際都是上上之選,就是怕安然感覺到冷清。
  
  作為兩個青空頂尖大派的實際掌舵人,他們有太多的話題要談!
  
  現在的青空,已經不是以前的青空,因為五環界域的出現,各大門派幾乎近半的實力飄在外面,徹底打破了門派之間的平衡!
  
  比如太乙天門,之前他們和軒轅井水不犯河水,可也僅僅停留在惺惺相惜的程度上,在青空,因為洲陸彼此間的遙遠,也沒有多少聯系溝通的必要;但現在不同,因為在五環,一個嶄新的環境,作為同出青空的勢力,他們之間就有了很多的交集,有了聯手應對變化的必要條件,這些,都需要有個合適的章程!
  
  舊的秩序被打破,新的秩序要建立,像他們這樣舉足輕重的門派之間的彼此默契,就決定了往后至少千年的界域走向,不僅僅是在五環,也包括青空!
  
  李績此次出行,打著安然采風觀光的幌子,真正要做的,可不僅是為了荒獸殘肢;更重要的是,他看到了打破三清勢力圈子的難得的機會!
  
  像白骨,太乙,甚至上清,在這次的變化中都在積極尋求新的盟友,新的格局,以應對雙界支撐的壓力,而這樣的變化,軒轅沒道理做個旁觀者,他們需要主動出擊!
  
  數日中,安然在太乙修士的陪伴下游遍了擂鼓山周圍美景名勝,坤修之間,有自己的共同語言,共同愛好,共同話題,這一點上,李績這個糙老爺們是比不了的。
  
  李績和雷陽子立于擂鼓之巔,任大自然的雷霆偉力在身周亂躥,卻于他們毫無干系,仿佛他們自身就是雷霆的一部分,幾日交談,對兩個門派未來在五環的合作,以及在青空的配合,都達成了一致的意見。
  
  用一拍即合來形容并不過份,尤其是對五環,他們都需要一個強大的即戰力量來保證自己的安全發展,在那里,他們有更多的共同敵人。
  
  “鴉君這次環游青空,時機選擇恰到好處,挾暗域蟲戰之威,有些事就很好談;就是不知道軒轅在對三清和佛門的關系處理上,能不能有所透露?太乙也好相應的調整自己的策略!”
  
  雷陽子問的很直接,這也是他擔心的!如果軒轅繼續和三清在青空爭利,太乙夾在其中會很為難;另外,佛門也是一個問題,青空道家佛門最近些年互相之間的關系已有所緩和,但未來方向如何選擇,總是讓人猜測,如果同為青空力量在五環不能互相配合的話,很浪費!
  
  每個門派,都處身于很多這樣的圈子中。比如軒轅,本身還有個劍修圈子,很團結;佛門則有和尚圈子,互相間守望相助;另外軒轅還屬于青空圈子,左周圈子,端看你的對手是誰。
  
  和雙子星干仗,無上可能是朋友;但若和陀倮僧界打架,無上和大覺就可能是敵人;這其中的牽涉太過復雜,無法用一個標準來衡量。
  
  太乙天門的問題在于,他們的道統太過特別,純粹雷霆之派在整個這方宇宙也是鳳毛麟角,甚至比劍修還少,道門中修雷霆的,大部分都是派中一支,所以太乙天門就很尷尬,他們需要一個能在關鍵時刻力挺自己的圈子,數千年下來,和三清的合作不算成功,要求太多,為你做一件事,就恨不得你做十件事回報他們。
  
  在青空,太乙沒有第二個選擇,但如果走出宇宙,他們可選擇的盟友就很多了,尤其是殺伐勇烈的劍修圈子,那是每一個道統都在竭力拉攏的對象。
  
  “三清,其實現在就是兩清!我們和上清在流亡地的合作很愉快,太清,一出宇宙就有些力不從心,他們也需要劍修的力量,現在就只是個玉清,一直還對那些陳芝麻爛谷子的事念念不忘,底下小動作不斷……”李績看的很清楚。
  
  雷陽子心領神會,“所以,一拉一處一打!你能辨事清明,我太乙也就不會居中坐蠟,如果只是玉清,你就按自己的意思去做,太乙不會從中幫手。
  
  不過以我癡活數千年的經歷,還是對個別人的教訓為好,亂子惹大了,誰都不好收場!
  
  連續兩場大戰,我們都需要休養生息,這個青空,是再經不起太大的折騰了。”
牛仔骑马返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