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劍徒之路 > 第1379章 班師

第1379章 班師

    安然是誰?
  
      在軒轅劍派中這不是秘密!第一夫人的名頭誰又沒聽說過?雖然這里沒人見過她,但卻沒人敢不相信這點!這也就能解釋為什么斷流白河等三人吃了熊心豹子膽,敢在這里螳臂當車的原因!
  
      換了他們,也一樣敢!
  
      白河的反應很快,抓住時機,大聲喝道:“與蟲族戰爭勝負已決!青空完勝!現在正處于追鎖頑敵階段!不日大軍就將回歸,何去何從,如何選擇,不用我深講,你們心中自然明白!
  
      現在出來,站在我們一方,念你等受人蠱惑,并未過深參與,也未有實質性動作,安真人答應你等過往不咎!
  
      這話我只說一次,執迷不悟,死不悔改,那你們就等著軒轅劍修來收拾爾等吧,只那時,卻休要怪我等不替你們緩罪相求!”
  
      這是個很好的時機,本來修士群中就有不少心向軒轅,只是被協迫或者暗含用意的,白河這一喝,這些人聞歌而知弦意,紛紛走出來站在斷流白河身邊,他們這一走,立刻帶動了那些沒主意的,首鼠兩端的,瞻前顧后的,腳踩兩只船的!
  
      劍修之伐,誰不害怕?去主世界立派確實榮光,但那也得活著不是?如果是死榮光,甚至榮光都沒有,還背個背叛的惡名,這種虧老本的買賣誰做?
  
      墻頭草的出走立刻造成雙方力量,數量對比上的失衡,本來洶洶而來,占了絕對優勢的反攻者現在倒成了少數,就這少數之中,意志不堅定的,投機的,本無信仰心思靈活的,隨大流的,又走了一批……
  
      樹還沒倒,猢就散了!只因為聽到了那個殺星的名字,不對,只是那個殺星老婆的名字!
  
      這修真界到底怎么了?氣節呢?堅持呢?奉獻呢?都喂狗了?
  
      西眇面如死灰,現在他身旁,只有廖廖數名被玉清喂的最飽的修士,他們總算是不糊涂,知道現在就算是走過去倒戈,自己的那些串連,挑唆,鼓動,也瞞不了人,又何必過去惹人笑話?
  
      安然的聲音適時而起,“軒轅行事,坦坦蕩蕩,有冤伸,有仇報!諸位所為,本來罪不可赦,但念在未造成任何實際后果,軒轅也不會多造殺孽,安然在這里保證,如果爾等不血腥相見,軒轅也不會血腥相回,除去首惡會酌情禁錮外,其他盲從者的懲罰也就有限的很!
  
      生命可貴,道途無涯,請諸位深思,且行且珍惜!”
  
      有聲音喊道:“道友能代表軒轅么?”
  
      安然朗聲道:“我不能代表軒轅!我只能代表李績!李績現在就在戰場,你等還有何疑問?”
  
      這最后一根稻草,徹底壓垮了逆天修士的反叛之心,既然沒有性命之憂,那還是從了吧!李績是誰?大家都清楚,雖然他現在上面還有個三秦,但誰都明白,數百年內,這殺星必定上位,他的話,就是最終決定!
  
      西眇頹然的目光掃過眾人,這些他曾經最堅定的支持者,在關系宗門生死前,卻幾乎全部背叛了他,是他真的選擇錯了么?
  
      目光最后停留在那個女子身上,一個弱女子,修為在諸修中墊底,卻是哪里來的勇氣蔑視群雄?為什么全青空的人才,都聚集在別人家中?是人本來如此,還是門派改變了人?
  
      他看的很清楚,女子使用的是劍符!那一定是李績給老婆留的!問題在于,就算是劍符,他也完全沒把握能抵擋的住,完全沒把握,那種力量,就根本不是自己能抗衡的!
  
      這讓他連出手一搏的心思都沒有!何其悲哀!
  
      他把目光看向遠空,寄希望于奇跡出現,有真君修士前來相幫,來告訴大家這女子說的都是謊言,人類并未得到勝利,軒轅全軍覆滅!可惜,這是注定無勞的等待。
  
      他被拋棄了!曾經有人對他說過,流亡地有他們的眼線,無論發生什么,危急時都會有人站出來助力,現在看來,不過是為了寬慰而已,或者,明知事不可成,已經悄然撤出,只留下他這個大缸頂在這里。
  
      他得到的所有承諾都是模糊的,更不見文字留下,這讓他想甩鍋,也沒人可甩!真說出去,別人還不得說他惡意攀咬?隨口誣陷?
  
      也只有到了這一刻,對修真界的風云波詭,他才有了更深一步的認知,饒是他自認為謀算深遠,心思深沉,但在那些比他活了更長時間的老怪物面前,仍然是個被耍弄的結果,
  
      嘆了口氣,看了看幾個心腹,其實真正意義上來說,這幾個又何嘗就是他的心腹了?還不如說是三清的心腹來的更準確些;他的心腹都站在劍痕的另一側,他們才是真正一心為了逆天宗的優秀弟子!
  
      想到這里,西眇再也沒有了反抗的念頭,他有野心,但不代表他會眼睜睜的看著門派走向滅亡,只是不同的道路而已!
  
      目注斷流,西眇沉聲道:“你要照顧好門派!就只一點,哪怕我們自絕于流亡地,也不要成為他派的附庸!”
  
      回頭看看身邊的幾個修士,淡淡道:“走吧,我們的歸宿是思過殿!自己去,總比被人押著去要體面些!”
  
      一場風波,在爆發前,終于完美的消邇無形,白河敬佩的望向安然,
  
      “安道友,我會安排人看緊他們!您可需找地方歇息?如果不回青空,我給您找個安靜的地方?”
  
      安然微笑如故,只不過她的微笑可要比他男人真誠的多,
  
      “無須如此麻煩,我就在這里,哪里也不去,直到大軍回來!另外,其實看管西眇等人也沒有多少意義,他們要走,你們也攔不住,逆天宗終究是他西眇的,只要他活著一日,就是如此,你以為,現在站過來的這些人,就真的和咱們一條心了么?時勢所迫罷了!”
  
      一日后,終于有確切消息傳來,軒轅大破蟲族于暗域,盡屠其二十三名陽神!
  
      當晚,思過殿中,西眇突施辣手,殺死身邊的幾個最堅定者,然后自裁于思過殿中,臨走前,沒有留下一句話!
  
      這是他為逆天宗做出的最后貢獻!只有他們的死,才能稍解軒轅的懷疑之心!才能讓逆天宗有機會在流亡地生存下去,這是一名老修士最后的判斷!
  
      斷流,白河長跪于思過殿外,淚流滿面!
牛仔骑马返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