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劍徒之路 > 第1378章 不讓須眉

第1378章 不讓須眉

PS:又來一個催命的!你們好歹讓老頭子喘口氣!這就快不行了,頭暈,眼花,腳轉筋!快快,特效藥跟上,訂閱月票都行啊!
  
  ………………
  
  斷流有些結巴道:“李,李上真?那道友應該是安真人了!失禮失禮!難道,李上真也參加了這次蟲族之戰?我怎么聽說李上真還在五環之外呢?”
  
  白河卻捉急道:“既是李上真,道友請恕我等無禮,這次阻截卻是無論如何也不能讓安真人冒險的,您回青空,這里交給我和斷流師兄,我們應該還有些支持者,定要攔住西眇,不讓他的計劃得逞,毀了逆天宗!”
  
  白河人情事故精熟,處事想的通透,在這里誰都可以出事,偏偏這女子卻不能掉一根汗毛,否則那大蟲發怒,逆天是會滅門的,這可不是開玩笑!
  
  安然掩嘴輕笑,“以外子性格,哪里有架打,哪里就一定少不了他!你們也無需擔心,此戰大局已定,三日之內,必有捷報傳來!之所以現在還在膠著,不過是欲全殲蟲族而已,又哪里能有什么意外了?”
  
  她冰雪聰明,又有三秦提點,早在深空中傳來那十余道陽神道消波動時,就已明白了大勢所趨!所以現在也不算是夸大。
  
  “可是……”白河還欲分說,卻被安然止住,
  
  “我有把握的,兩位師兄倒無需擔心,只到時幫我區分良莠就好,小女子還是頭次來流亡地,人都認不全呢!”
  
  四人來到蟲洞前,也不進洞,就在洞口相候;里面兩位值守,分別是軒轅上清各一名金丹,上清金丹不認得安然,可那外劍金丹卻是認得的,開玩笑呢,這位都快成為第一夫人了,不識大小毛,還想不想在軒轅混?
  
  安然柔聲道:“辛苦了,這里有些變故,若我等擋不住西眇,你們即刻破壞傳送,不要遲疑,可清楚了?”
  
  軒轅外劍金丹大聲應是,上清道人還欲分說,卻被軒轅金丹狠狠拉了一把,才一頭霧水的退下,
  
  斷流白河子葉三人,自然而然的站在安然前數十丈,心中打定主意,便是拿身體抗,也要讓這女子不受傷害!他們實在是害怕有個閃失,那只烏鴉會失去理智,這不完全是懼怕,而是不愿意效命一輩子的宗門,就因為這樣一次的愚蠢失誤而煙消云散!
  
  安然能理解他們的心情,也不去阻止;所謂近朱者赤,和李績相處久了,她這行事方法也開始變的有些像自己的道侶,行事直接,直指要害,不過她的方法是守傳送,真自己家那只大蟲來,恐怕必定就是直搗密殿,殺人立威,這一點上,安然顯然還沒學到家!
  
  數個時辰后,有兩名元嬰過來欲控制蟲洞傳送,卻被三人直接攆走;不能怪西眇行事草率,不提前做準備,事實上他也不敢提前拿下蟲洞,因為那樣做會引起來往流亡的真君們的懷疑!
  
  在西眇看來,看守者不過是兩名金丹而已,隨時拿下的節奏,所以才遲遲而來,卻沒想到在這樣卻碰了個釘子,安然都未出手,就被擊退;在逆天宗中,斷流和白河的實力也是頂尖的,他們是老資格后期元嬰,不碰主世界修士,關起門來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一般修士還真動不了他們!
  
  沒過多久,大批逆天修士在西眇的帶領下蜂擁而至,西眇臉色鐵青,他沒想到自己的親傳徒弟竟敢公然武力反抗自己的命令,看來自己在對門下的管束上還是太柔和,以至威嚴不能貫穿上下。
  
  “斷流,孽徒!白河,小人!子葉,盲從!你們三個,現在給我過來,讓出道路,我還可以看在多年師徒同門的面子上從輕發落,再執迷不悟,雷霆之下,休怪為師辣手無情!”
  
  “為逆天宗未來,弟子絕不同意師傅的反攻之舉,師傅,回頭吧,軒轅劍修已到,再不收手,逆天萬年傳承,就要毀在這一代,你我都將成為逆天宗的罪人!”
  
  軒轅劍修已至?這句話可把一眾夢想恢復逆天榮光的修士們驚的不輕,他們此次反攻主世界成立的基石就是軒轅失敗,灰飛煙滅,如果軒轅還在,那怎么打?
  
  數百年來和主世界的緊密溝通,無論是親眼所見,還是口口相傳,軒轅的實力在青空世界若論個體,無出其右者;逆天修士在主界游歷,找人演法較技,一般也只敢找那些一,二流的宗門,頂級大派是很少找的,敗的太難看,沒有懸念;至于劍修,別說軒轅,就連云頂劍宮他們也忌憚莫深,
  
  現在真有軒轅劍修回返,這,這可如何是好?
  
  還未來的及應對,天空中驟然出現一道劍影,其勢如山,五行昭然,堂堂皇皇,銳利無匹!
  
  劍光橫切而至,在蟲洞前,雙方遙遙相隔的空地上,劃出一道深百丈,長千丈的鴻溝!
  
  同時一個清亮的聲音響起,“軒轅安然,立劍為壑,有過此溝者,斬!”
  
  逆天群修大嘩!
  
  這里屬于逆天山門的核心區域,山體構造都是流亡地最堅固的云紋白巖,而且外表還附有帶陣法刻錄的石階石板,最是堅韌不過,平時修士演法,都不能損其分毫,想當初血河教蠱盟來犯,打的那般激烈,也幾乎未損山門建筑,現在被人一劍掃過,卻渾如豆腐一般,這軒轅劍修,也太恐怖了吧?
  
  他們當然不知道,安大美女這也是狐假虎威,玩的障眼之法,以她在劍術上的那點鬼畫符,其實和逆天修士一樣,全力之下,也是不能破開地層如此堅固的石巖的,但她做不到,卻有人能做到!
  
  離開青空,遠征天狼前,初成真君的李績第一時間就給媳婦做了很多這樣的一次性大威力劍符,有五行的,陰陽的,殺戮的,雷霆的,毀滅的,等等,其中五行的還算是最中-正平和的,如果祭出殺戮劍符,這山門之中,怕是有人要倒血-霉!
  
  但安然不好殺戮,能和平解決,還是不愿多造殺孽,今出五行劍符,只為震攝屑小,其后續之事,自有宗門處理,她是懶的管的!
  
  進入軒轅數百年,雖然劍術一無是處,是聞廣峰出了名的元嬰副班長,但劍修就是劍修,雖然劍術未登殿堂,但劍修的那股敢做敢當的銳氣,數百年下來,仍然把一個柔弱女子浸泡了出來!
牛仔骑马返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