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劍徒之路 > 第1377章 軒轅來客

第1377章 軒轅來客


  PS:文武這個老頭,壞的很!把地-主家的余糧都掏光了!
  ………………
  李績無法推脫,即使口中百般相賴,心中卻是明白,這一次怕是躲不掉了!
  不是他不想為宗門出力,而是他更種情的方式,是另找一名德高望重者掌總,而又他橫掃魑魅魍魎!這也是他向往自-由自在的一點小心思!
  三秦早已把他看穿,站在他的角度,他認為軒轅更缺一位雷厲風行,一眼就能看穿事物本質的掌控者!比如這次蟲族事件,知北還認為應該招集眾人商議,完全沒有看出事態的緊迫性和唯一的應對之道,他的思維完全跟不上李績這個陰險的小子,暗域跟蹤,數年忍耐,然后在接近青空后暴起發難!
  這可不是腦子一熱的沖動,沒有大智慧,大忍耐,大陰險,大狠毒,是不可能如此完美的解決蟲患的!只有三秦看穿了這小子,小事不著調,大事變梟-雄!正是掌控軒轅的不二人選!
  有李績在,三秦根本就不擔心自己衰境后軒轅的生存問題,會不會受人欺負,唯一擔心的是他會不會把天捅個大窟窿出來!
  更重要的是,有抱陽前車之鑒在前,這證明了哪怕強如劍修陽神,當你過多單槍匹馬的隨心所欲后,一些不可逆的劫難也是難免的,軒轅已經失去了一名抱陽,就絕不能再失去李績!考慮到兩人同樣心高氣傲,喜歡瞎逛的臭脾氣,把李績鎖在就近星空,就是最好的辦法。
  要鎖住他們這樣的人,靠命令約束是不成的,只有責任,才是最好的枷鎖!
  “師兄有把握么?”李績只好問道。
  三秦傲然一笑,“當然!老夫在主界沒有怕過誰,到了不可說之地,同樣如此,害怕的應該是他們,下次玉冊點名,又該有倒霉的了!
  只是,你小子不要來的太快,起碼二千年,你要把軒轅守護好,除非出現優秀的替代者!”
  李績點頭,“其實我一直認為您應該選大象師兄的!大象師兄其實,其實壞起來比弟子還陰損呢!”
  三秦微笑,“大象嘛,是個道貌岸然的家伙!其他一切都好,就是這境界實力,還不夠出挑;不過在軒轅未來的日子里,他將是你最好的幫手,有你們在,我無憂矣!”
  兩人言談中,談笑間定下了軒轅未來千年的方略,至于蟲子,已不放在他們的眼中,就讓手下弟子去鍛煉吧!自青空法修加入后,整個戰場局勢已定,誰來也翻不了盤!
  ………………
  流亡地,白河押解斷流還未至思過殿,天空一道劍光一閃,一名嫻靜柔-美的坤修已落在逆天宗山門內,白河大喜,一道神識傳去,言有大事欲報,
  他對軒轅劍派的大修有些了解,不過這名坤修劍者卻是眼生的緊,實在是安然極少拋頭露面,所以他們這些來自流亡地的修士很難見面,他們也沒資格去往聞廣峰,那是禁區。
  不過有一點很明確,這是名內劍修,可沒有背外劍那種引人注目的劍匣,這對白河來說是個好消息,接觸軒轅這么久,他也很清楚外劍和內劍實力上的區別,只要有一個內劍元嬰在,逆天宗欲逆反的修士,就沒人敢作怪!
  幾人立在原地,只覺微風掃過,一位麗人已站在十數丈外,溫柔的眼光一掃,仿佛春臨大地,沒有劍修特別的鋒銳,卻另有一種泱泱大氣;雖然感覺上修為還不如他們,但他們卻不敢存任何輕視之心,因為在這女子的微笑中,那種融進骨子里的自信和沉穩,卻給人別樣的壓力-優雅的壓力,
  站在她面前,只有一種感覺-自覺形穢。
  靜靜的聽完白河急促的講述,女子卻沒有任何意外的表情,只是柳眉好看的彎了彎,
  “這樣啊,好吧,我給那些青空真君指定好方向,然后咱們再來處理這件事!”
  白河急道:“道友不可!有這些真君在,西眇還不敢怎么放肆,如果青空來的上修都走了,咱們人單勢孤,這些叛逆沖動起來,怕是不好收場!”
  “軒轅之事,不勞外人插手!而且人心波詭,反而易生事端!這一大群真君,小女子可鎮不住!”
  女子話說的溫柔,但行事卻異常果決,旋即晃身離開,不足一刻,逆天宗山門上空已是飄起眾多真君,紛紛向某個方向飛去,這明顯是戰場的方向,那女子,竟真的就這么把可能的強援全部放走了!
  白河嘆道:“軒轅劍修,都是這么的敢做敢當么?”
  說話間,女子已回到三人身前,對白河微笑道:“蟲洞在哪里?還請白師兄帶路?”
  言談之間,仿佛智珠在握,不容置疑!
  三人鬼使神差的在前領路,白河心中忐忑,“道友可有什么良策?咱們這是,先傳回青空么?”
  安然展顏一笑,“小女子哪里有什么良策?守在傳送陣外,不讓人接近就好!我軒轅修士行事簡單,幾位師兄不要見笑就好!”
  這可真正是劍修的作派,你要反攻主世界,我就攔住你反攻的通道,無比的簡單,無比的劍修,無比的軒轅!
  三人無語中,卻不好問憑他們區區四人,也許還有少量支持軒轅的修士,又如何擋住西眇為首的主流?
  那女子看出了他們的緊張,轉移話題道:“這位師兄,似乎身有不便?”
  她指的是斷流修為被封,斷流主動接口道:“我與白河,子葉都是反對反攻主世界的,只不過白師弟他們在暗,我在明,所以被師傅發配思過殿……”
  安然恍然,“如此,還請白師兄撤去封印吧?事態已然明了,也沒必要行這苦肉之計!我曾聽外子說過斷流,白河兩位師兄,都是逆天宗的翹楚,眼光長遠,深明事理,對門派一片忠心,今日一見,果不其然,實為逆天棟梁,門派柱石!”
  斷流,白河非常驚訝,連忙問道:“道友的外子是哪個?認得我們?”
  安然輕笑道:“李績!曾經和兩位師兄為保衛逆天山門而共同戰斗過,兩位師兄還有印象么?”
  兩人大驚!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www..com手機請訪問:.com
牛仔骑马返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