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劍徒之路 > 第1360章 暗域風云二

第1360章 暗域風云二

    安然的音容笑貌一晃而過,隨即便被習慣的冷硬所替代,修劍七百載,他這個人和劍之間,正在潛移默化中無縫銜接,總有一天,恐怕人就是劍,劍就是人。
  
      九宮界的存在感覺逐漸清晰,李績操縱法盤,神識猛然灌入,神魂沖擊在九宮界的每一個角落震蕩,他現在是何等的境界修為,還停留在金丹層次的九宮界又如何經受得住,小界顛倒,天翻地覆,任是誰也無法在其中安穩睡覺了。
  
      “地裂了!地裂了!快跑!”一個聲音慌慌張張,
  
      “蠢貨!這屁大點地方能往哪里跑去?要我說,就該鉆桌子底下去!”另一個聲音急急忙忙,
  
      “我把你兩個呆貨!聽仔細了,下面說的關乎老子的性命,萬萬不可遲疑!持我魂劍,你等即刻出界,去往飛來峰找尋三秦,或者任何一名主事真君,把魂劍交與他,不得怠慢!”
  
      九宮界中,李績的神魂灌音隆隆作響,打雷一般,不僅阿九和六眼兩個聽的真切,就連正巧進行九宮試煉的青空各門派金丹們也無一不聽的明白,
  
      同時,在九宮界混沌空間中,一枚僅憑神魂虛空操縱五行化出的魂劍正逐漸成形,
  
      “啊!我就知道,李績你一回來就是這么個情況,火燒燎毛的,就不能溫柔些么,打生打死的……”
  
      阿九的抱怨一如既往,六眼好歹還明理些,“老大,我們正主持九宮試煉呢……”
  
      李績的魂傳斬釘截鐵,“停止!遣散!送魂劍為重!遲的半分,我把你兩個塞去做廁靈!”
  
      九宮界中雞飛狗跳,暗域浮筏中,李績從容站起身,向艙外走去,
  
      艙門口,錢道人一臉的失魂落魄,可憐兮兮的看著李績,眼中的求肯比那深閨怨婦都來的濃烈,張嘴欲問,舉手欲攔,卻手口不應心,李績拍拍他的肩膀,擦身而過,留下一句話,
  
      “記住我的話,不要自誤……至于我是誰,現在可以告訴你,我是一個劍修!”
  
      看著李績的身影消失在茫茫深空,錢道人如遭雷殛,他知道這莽子最后一句話絕不會騙他,那么,他如此做的原因也就水落石出!
  
      蟲族的攻擊對象就是劍修一脈,而這莽鴨子卻是個劍修,這說明什么?
  
      說明蟲族的一舉一動皆在劍修的注視之中!蟲族這不是去席卷,而是去找死!
  
      急切之間,他也想不了那么細,仿佛已經看到成千上萬的劍修呼嘯而來,大殺四方,可能還得包括其他道統的人修!
  
      劍修,是所有道門修真道統中最不講道理,殺伐最重的一脈,他們這些商人參與其中,其后果可想而知,這恐怕也是那莽子一再叮囑他的,為什么要他們遇變快跑的真正原因!
  
      想明白了這點,錢道人總算是反應了過來,拉過幾個心腹,讓他們去往其他人類浮筏傳信,他也只能做到這一步,別人信不信跑不跑,腿長在他們身上,誰也強迫不了,到時也只有各安天命,各憑本心,
  
      商人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誰又管的了誰呢?
  
      ……李績向前飛去,扎入密密扎扎的蟲團之間,大軍行軍,是嚴格控制個體隨便走動的,尤其是人類;不過再嚴格的規定也有漏洞,也有特例;
  
      李績就從那個愛占便宜的蟲族元嬰大妖手中拿到了這個特例,一枚一次性的蟲符!這是蟲妖為了高價出手一件器物,委托李績去籌措靈機的憑證,其實李績戒中就有足夠多的靈機,之所以一直拖著它,就是為了等待這一刻!
  
      原本他的打算是混入蟲團,伺機接近,然后偷襲幾個蟲族陽神,為以后的大殺四方打個基礎,不過現在,他卻只能把這個機會留那個神秘的蟲族,在挑明身份死斗前,他必須先解決這個最大的隱患,否則他的拖延未必成功,敵我數量差別太大!
  
      蟲符只是一次性的,也就是說,只為這一次的交易所贈,不過對李績來說也無所謂,他也用不到第二次,接近,戰斗,再不需要這些背地里的手段。
  
      靠近了那個高種群蟲團,對李績的到來,它們早以習以為常,數月交易相處,消磨去了它們的提防之心,
  
      “大軍行進,你現在來,有些孟浪了!”元嬰蟲妖有些不滿,雖然它是高等種群,但現在的情況下,也是要講規矩的,不能隨便胡來。
  
      李績笑道:“這不是才湊足靈機么?若是來晚了,就保不準看上其他物事,閣下的事還不知會拖到什么時候。”
  
      “拿來吧!今日承你的情,日后當有回報。”蟲妖最終還是貪婪戰勝了理智,它急需靈機,是一刻也不想等的,這就是它這個人類蟲符的原因。
  
      蟲團,遠看起來密密扎扎,仿佛風雨不透,但其實如果你有勇氣湊到近前,其實它們互相之間還是存在著相當大的間隙的;蟲子這東西,境界越高體型反而越小,境界越低,身軀卻格外的高大,這些小蟲子們互相間咬合在一起,又怎么可能嚴絲合縫?
  
      李績強忍住心中的惡心,刺鼻的體臭,滴噠流淌的體-液,鉆進蟲團深處,手中取出大把的靈機玉瓶,微笑道:
  
      “你看我你帶來的什么?一色的玉清,正合你用!”
  
      這是他第一次進入蟲團,之前只是在外和蟲子們交易,這樣的異常在手中大把的玉清誘惑下,讓蟲妖的警惕性降到了最低,當它有些意識到不對時,那個人類已經飛快的接近了中心位置,
  
      “你……”
  
      還未等大蟲妖反應過來,一股極度深寒已經攏罩了它,也攏罩了整個蟲團!
  
      蟲族身體堅韌,對力量系的打擊抗性極強,相對來說,它們對法系傷害的承受力各有不同,比如金系,土系,水系,木系,它們都有很強的耐受力,對火系的抵抗就要弱些,以控制而論,它們最容易被操控的,便是五行變異冰系!
  
      冰系不能立刻致它們于死命,卻能在最短時間內讓它們失去一切能力,甚至包括凍住它們的思維!
  
      當然,前提是在李績的境界遠遠凌駕于它們之上,并在五行道境上擁有極高造詣時!
  
      他只需要注意兩點,盡量接近元嬰蟲妖,以求一凍功成!
  
      另外,如何把冰凍道境控制在最小范圍,剛剛好攏罩住整個蟲群而不外泄一分,這很考驗他的五行能力,幸運的是,五行是他的本命!
牛仔骑马返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