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劍徒之路 > 第1210章 招喚

第1210章 招喚

    劍徒之路正文卷第1210章招喚趙廚子很郁悶!
  
      因為他發現,哪怕是用互傷這樣無恥的辦法來針對這個小劍修,他所能達到的效果也很有限;這個家伙一身強悍的體功讓他在面對傷害時擁有類似于體修那般的防御能力。法抗物抗都很高,有一層幾乎練到極致的五行劍衣,恰到好處的減傷,以及變-態的混沌雷體。
  
      三種精心搭配的防御手段層層阻截,最終能真正傷害到這個劍修的力量就很有限,而為了傷害到劍修,他已經舍棄自身數次,而且必然的,以后這個次數還會增長。
  
      一個陽神和陰神的戰斗打成這樣真的很丟人,是偶然也是必然!
  
      一方面,這只烏鴉的能力早已遠遠超出了陰神的范疇,如果拋開法力修為,他已經事實上的站在了元神之巔;如果只論道境劍術,說他是個年輕的陽神也不為過。
  
      另一方面,是他自身的原因!如果拋開眼光見識,他就是個陽神中的墊底,簡單的說--渣渣陽神!
  
      從元嬰后期到陰神,他花了不足二十年;從陰神到元神再到陽神,只用了不足十年,這樣空前絕后的速度,在帶來境界的恐怖提高后,也引來了無數的后遺癥,天道是公正的,超出常理的晉升,也就意味著他會失去很多東西。
  
      比如身體,比如道術,比如意境,等等。
  
      他空有一腦子的體修秘法,卻因為過快的提高速度,讓身體脆弱的仿佛布娃-娃;空有滿腦子的道法秘術,卻因為這具身體沒有時間來練習,適應,其中威力最大的一部分無法使用;空有見識深微的道法意境,卻因為法力無法支撐,而不能顯現出它們應該有的威力。
  
      就像一個滿腦子都是技擊招式的孩子,其身體并不足以發揮出他腦子里的東西。
  
      他的這具身體,從來也不是為了斗戰而準備,而是為了犧牲,為了當個替罪羔羊,所以,很多正常陽神應該具備的能力,他沒有!
  
      在數千年的準備中,他也從來沒有想過未來會有一日,能遇見烏鴉這樣的怪-胎!
  
      他是衰境,不是神仙,無法清晰的探知自己的未來。
  
      這一切的發生都是那么的鬼使神差,如果當初在地心幼域烏鴉被誘惑沖境,他不會有這樣的執念;如果當初下到地心的是位陽神,他更是一點異心都不會起!
  
      這是天道對他欺騙的懲罰么?通過這只烏鴉來執行?
  
      即使這樣,憑借他上萬年的修真經驗眼光,憑借陽神不死的特殊能力,他也有信心磨死這個陰神小劍修,時間而已。
  
      問題在于,他只有十三天!
  
      他開始使用一些這具身體并不能熟練掌握的禁術,只為了給那個變-態劍修更多的傷害,代價便是他自己更頻繁的被斬!
  
      唯一讓他松了一口氣的,是這劍修好像修劍修成了一根筋!如果他把放在攻擊上的精力多勻一些在防御上,他將注定不能在十三天中磨死對方,
  
      也許,小劍修還不了解他的矩術的底細?或者真像他自己所說的,他其實有鞭-史的心理嗜好?在走投無路時,這種瘋狂的嗜好念頭支配了劍修簡單的大腦?
  
      至于楊姐姐是誰,他真的不知道,也不感興趣!
  
      李績當然知道怎么做對自己最有利,在他修行一生中,就是戰斗的一生!哪怕他還不了解那道矩術的性質,但并不意味著他不知道該怎么做才對自己最有利!
  
      他仍然選擇了和廚子對攻,以傷換死,是因為在修行道路上,有些東西終須面對;他不知道十三日之限,之所以進攻,是想借此難得的機會,實地驗證他的三生殺劫,過去未來經!
  
      他想找到這個顯圣化身的過去!
  
      窮遍這方宇宙,還能找到比趙廚子更肉的陽神么?還有能這么契而不舍的追著他獻--身的無私奉獻者么?還有比廚子更高明的隱藏自身過去的存在么?
  
      所以他也在賭,賭廚子磨死他之前,先找到這老鬼的根腳!
  
      至于向五環方向靠攏,只是備用的安全措施,他并不指望有奇跡發生--比如某個大勢力的陽神突然出現,救他于水火之中,他很清楚,關注到這場戰斗的修士不會少,陽神以下未必敢參與,陽神則樂的看軒轅笑話,這就是劍修一貫強勢的后遺癥。
  
      他對自己的傷勢有清晰的判斷,在影響到他的實力發揮之前,他會行險一擊,如果不成,再轉位防御,又能堅持一段時間,趙廚子終也不能把師兄們永遠禁錮。
  
      現在的他要做的便是,盡量多的斬殺廚子的現世,以尋找到那一絲過去的真相。他有優勢,二百余年勤修過去未來經,讓他能比別人看到更多的東西,這一點,趙廚子可不知道!
  
      麻桿打狼兩頭怕,李績擔心的是在自己還有足夠戰斗力時能不能準確找到廚子的過去,趙廚子擔心的是自己的以命換傷能不能在十三天內磨死這個劍修……
  
      廚子決定不能這樣拖延下去,這烏鴉還有后路,接近五環后戰斗不可避免的會顯于人前,如果有一,二個膽大的修士對他攻擊,勢必影響戰斗的走向,而他,孤立無援。
  
      怎么控制住這個劍修,是個大麻煩;事實上,修士在進入真君后,已經很難再用單純的結界,空間來達到完全禁錮的目的,像他的因果空間,就需要一次斬殺才能施展,而且現在也明顯不合時宜,真把這劍修圈進去,他自己也進不去,白白浪費時間!
  
      所有道術,都有其各自的限制,各自的付出;而完全的結界,又很容易被身具道境的真君修士沖出,這一路下來趙廚子也使用過多種不同的道境結界,可惜,那小子精通的道境更多,總能找到相克的道境迅速沖出,人又機警……
  
      他決定借重外力,反正這具身體也不用考慮什么道心的問題……
  
      從戒中取出一件物事,很普通,就像一塊破布,這是他在紅塵萬丈被毀后,費盡心力拼湊出來的殘次品,已不再具備紅塵功用,但卻能勉強發揮出一些紅塵萬丈對曾經進入過的修士的影響力,
  
      當然,因為是拼湊品,所以過往數十屆的記憶早已不在,只最近的一次還能記憶猶新,這些人中,數百年過去,千來人中成君的可不算少,百十人是至少的,都是門派中堅,能隨軍前來并存活下來的,幾十是有的吧?
  
      他也不指望都來,其實只需幾個,感覺到呼喚幫他殺掉這劍修,則大事定矣!
  
  
牛仔骑马返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