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劍徒之路 > 第1195章 三百章

第1195章 三百章

    李績當然不在穹頂,
  
      這二,三年可是把他憋的狠了,要照顧管束玲瓏劍道弟子,還要對整個區域內的修真勢力進行整束;三秦是個甩手的,上洛,知遠,無疆等則笑呵呵的把俗務都推給了他,說什么雷霆殿主的份內之事!
  
      老家伙都不是什么好東西!
  
      這段時間內他主要精力都放在中型勢力整合上,也算是卓有成效,先易后難是處理修真界麻煩的一個基本準則;所以當大象來后開始對多如牛毛的小勢力疏理,其實也是兩人共同商議的結果。
  
      至于那些大派,就晾著他們,早晚找個契機,尋那領頭的一擊而下,小聯盟自然土崩瓦解,這是基本策略。
  
      有了大象在,他開始慢慢縮在幕后,從決策者變成執行者,再從執行者變成偷懶者,這不,此次就借著單獨巡視地域之機,便明正言順的跑了出來,倒沒有什么特別的目的,主要就是出來透透氣,散散心,采采風……
  
      飛在五環高空望下去,整個大陸都處于一種亂轟轟的無序狀態,這是正常的,而且這種無序還會持續很久,隨著心存反抗者的逐漸被消滅,大部分土著修士才會慢慢接受現實,到那時,融合才會真正慢慢的開始,這是一個時間漫長的過程,急是急不來的。
  
      所謂星際移民,移的也是修士,最起碼是筑基層次,凡人是不可能浪費資源把他們運過來的,也沒這個能力;所以,最終在五環界域的凡人,才是這片大陸道法傳承的基石,要得到凡人的支持和加入,就不能過于血腥的殺戮,那種簡單認為通過鐵血,高壓,強凌就能解決問題的,畢竟是極少數。
  
      修士這個群體,是這個宇宙知識最豐富,見解最深入的群體,他們知道該如何做,現在的混亂不過是暫時的陣痛,倒是沒有門派會因為治下的修真力量不配合,就有所遷怒,甚至波及凡人……修士,沒有傻的。
  
      他沒有刻意的尋找方向,而是隨心所欲的一路向東,天空中熱鬧的很,但大家都行色匆匆,所有的區域中,占領門派都是一屁-股的爛事,卻是沒心情來關照越境的他派修士,按照五環大陸現在的形式發展,沒有百年,就不可能建立成-熟的過境體制。
  
      有很多都是熟人,比如路過伽藍上空時,就有熟悉的伽藍門人招呼道:“李真君如此悠閑么?不如下來和我們一起平個門派?所得一半歸你!”
  
      李績就笑罵,“老子都平了好幾年的亂,都特-娘-的快平吐了!現在好不容易出來散散心,自家的事都扔了,倒來幫你打架?不去不去,老子自去洱海觀海賞花,卻懶得管你們破事!”
  
      伽藍一群真君元嬰就笑,“李烏鴉賞花?你怕不是折花去的吧?”
  
      西域沒有海子,就是一塊實打實的陸地,伽藍的這塊地盤比軒轅還大些,在狼嶺和雪嶺交匯之地,有高山擋住寒流,四季如春,植物茂盛,現在五環靈機恢復,想來在未來一段時間后,也必是五環最肥沃的一塊土地,這也是伽藍最終放棄穹頂的原因。
  
      不同的道統,有不同的需求,伽藍神喻熱愛植物,以綠為尊,這是他們的傳統;不像軒轅喜歡苦寒,僻險,以磨礪弟子的意志,也算是各取所需。
  
      狼嶺,最高處近三萬丈,低處也不低于萬丈,是一座真正的天塹,綿延千萬里,也有百萬里之闊,原始叢林密布,溝壑關隘無數,別說對凡人,就是對筑基修士也是一個難以飛躍的存在。
  
      讓李績奇怪的是,狼嶺和東西向的雪嶺占地面積甚廣,卻沒有被納入聯軍各勢力分割的版圖中,也不知道當時那些陽神打的是什么主意?
  
      可以預見,未來的這里將是一個極好的藏垢納污之地,那些走投無路的天狼殘余力量,沒地盤可占的眾星之城修士,必然會把目光投向這里,只不過現在還沒來得及而已。
  
      也是沒辦法的事,聯軍各家勢力現在都自顧不暇,百數年內恐怕也沒空來關注這里的變化;也是無所謂,有緊挨狼嶺的伽藍神喻操心,也不關軒轅什么事。
  
      天塹之險,對現在的他來說已經毫無意義,他也再不是哪個要鼓足全身力氣才能勉強飛躍北域天嶺的小筑基,懸立在狼嶺之巔,遠眺狼嶺以東,他有些感觸,為什么現在,卻沒有了筑基時的那些快樂了呢?
  
      越過南北向的狼嶺,往前便是東西向的雪嶺,雪嶺以南,便是無上立足的東南域,以北,是以內海之多而出名的洱海域。
  
      李績沒有立刻選擇方向,在這群山之巔,罡風凜烈,視野遼闊,無論是西域的蒼茫無垠,還是東南的繁華似錦,亦或洱海的銀盤落珠,在落入眼簾,心情愉悅中,他忽然意識到了自己的一個問題:
  
      自己已經有多長時間沒有修習過劍術了?
  
      記的上一次見到新的劍術心情澎湃還是初入元嬰之時,當時自己選了很多的劍術,讓跟著的大象那張臉黑了一天!
  
      那時的激情哪里去了呢?
  
      修士境界一至元嬰,道境的威力開始漸漸加重,也就是從那時起,自己開始越來越少的修練劍術,而是把大把的時間放在了道境修煉上,不說那些傳承古老的劍術,就是自己一直持之以恒的每日拔劍劈擊,都已經停下了多少年?
  
      好像,有幾百年了吧?
  
      道境的提高確實對他實力的增長起到了極其重要的作用,無論是境界提高,還是與人爭鋒斗戰,他現在首先考慮的已經變成了如何在道境上尋求變化,而不是劍?
  
      不是說這種方法不對,這是修真界中傳承數萬,數十萬年的必然,問題在于,他是劍修!
  
      什么時候,他開始用法修的視野來考慮問題了?
  
      照此發展下去,是不是再上數個臺階,他就不再需要劍了?
  
      如果不需要劍,他還是劍修么?
牛仔骑马返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