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劍徒之路 > 第10章 布陣斗妖

第10章 布陣斗妖


  重法道人盤坐于古井三丈遠處,閉目養神,靜待時至。既沒見到桃花劍,也沒見到其他裝神弄鬼的道具,看他坐的那么近,李績心中倒有些佩服。神鬼之說,他是不信的,不過他人眾口一辭,他也懶的爭執。只當來此看個笑話,
  以他判斷,盤琚于此的殺人者,多半不過是過路的盜匪而已,現下驚動了公門,恐怕早就跑之乎也,那個重法敢坐于古井三丈之處,多半是早已想通了此節。
  這邊廂李績等人靜坐等待,花園院墻外一干好事者早已循聲而至。都是本鄉本土的,熟悉路徑,后花園他們自然不敢進,不過總有變通之法。王家富貴,打造宅院舍得用料,竟連院墻也砌的厚實無比,
  不多時,幾十個鄉民便齊刷刷的騎坐于院墻之上,對院內指指點點,有喊加油打氣的,也有玩笑逗趣的,一時間吵鬧無比。李績離墻最近,聽的心中煩燥,于是高聲詢問:
  “道長,這般殺才,可要驅離?”
  “不必,稍后自退...”重法閉目養神,似是對外間事漠不關心。
  李績聽重法所言,有點摸不著頭腦,稍后自退是幾個意思?再一想,自家也是多事,這道人明顯是想在人前顯圣,沒了觀眾,又如何提高知名度?自己沒的壞了人家的好事......
  眼看正午未近,腹中卻有些饑餓,李績索性盤腿坐下,拿出包子牛肉大嚼起來。見他如此,石大武,小劉屠夫也各自取出吃食,石大武在首富家當差,食盒豐盛,竟還帶有一壺美酒。
  與他相比,小劉屠夫的吃食便盡顯粗豪,一條碩大的烤羊腿被他嚼的咯咯作響。最可憐阿土,未有準備,看著其他三人大嚼,在一旁直流口水。
  李績吃了兩個包子,卻覺油膩,這種大餡肉包,新鮮出籠時鮮美無比,一旦涼了,滋味便差了很多,看阿土可憐,于是拿荷葉包了剩下八個包子扔了過去,他還有二斤熟牛肉也盡夠了。
  傻子阿土接過吃食,一時又是鞠躬又是作揖,旋既張開大口,兩口一個,頃刻間盡入其腹,過的片刻,小劉屠夫也已吃飽,也學李績把剩下的半只羊腿拋了過去,又引得阿土一陣大嚼。只那石大武,食盒吃食沒吃一半,卻不給阿土,盡往地上一扔,看的李績心中火大。
  吃完飲食,稍歇片刻,午時已至。眾人皆屏住呼吸,瞪大雙眼...
  重法道人緩緩站起,微睜雙目,目中似有神光射出,隨即手掐法印,口中念念有辭,不多時,手中翻出一物事,往井口一拋,剎那間,井中金光大盛,隱約有雷霆之聲,威勢驚人...
  李績唬了一跳,卻是驚的不輕,這道人,有些門道,搞的仿佛前世電影中的特效似的......
  金光雷鳴異象初顯,井口便有了反應,一道黑煙自井口一沖而出,在金光壓制下,露出一頭嚇人的妖物,馬臉人面,肚大如鼓,尾如毒蝎,乍一看,有點兒像李績前世見過的海馬,只那一條蝎尾更粗更長,頂端倒刺泛著黑光。
  此妖物莆一出現,便嘶聲長吼,音波如錘,后花園院墻上的幾十個鄉民頓時便跌下一多半來,余下的幾個也早已肝膽盡失,慌不迭的跳下院墻,各人此時俱恨不得爹娘多生出兩條腿,一時間做鳥獸散,跑的無影無蹤...
  一片雞飛狗跳的騷亂中,重法道人的聲音穩穩響起,“既有因,則為果,人妖殊途,各安天地,汝既食人以筑基,說不得老道我亦只好戮之以佐天道了...”
  一時間,手中符篆不停的打出,其中一道萬字形道符更是死死禁錮住妖物的身體,再起一玉尺,往妖物頭上一拋,喝道,“孽瘴,還不束手就擒?”
  那妖物被禁,左右掙扎沖撞,稍停,巨大的白肚鼓了鼓,猛然間身形暴漲,把萬字符扯的支離破碎,玉尺更是被它一口吞下,眼看金光雷網已困不住它,重法心中焦急,口中大喝,
  “爾等四人,還不速速起陣?”
  道人驚神一喝,幾個人腦中頓時清明,形勢卻急轉而下。原來劉小屠夫別看面相兇惡,卻是個繡花枕頭中看不中用,在妖物莆一出現時便驚嚇過度暈倒,他在道人身后布陣,故此道人也不知道。其他幾人在道人大喝聲中緩過神來,表現卻各不相同......
  石大器反應很快,眼看道人勢危,布陣四人中劉屠夫暈倒不起,這陣勢是必定布不起來,他是個自私自利奸滑的人,于是把手中符篆一扔,三步并作二步,搶到院墻前,一個翻身,逃之夭夭也...
  阿土正好相反,癡呆之人不知道什么是害怕,許是剛剛肉食吃多了,那膽量格外的壯大,也把符篆一扔,卻是從身旁舉起一只幾十斤重的石凳,高舉于頂,向妖物悍然沖去...
  “不可...”重法道人喊聲未盡,妖物巨大的蝎尾倒刺已從阿土額中穿透而出,帶出一片紅紅白白之物,可憐阿土石凳還未扔出,人已一命嗚呼!
牛仔骑马返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