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劍徒之路 > 第1110章 碾壓

第1110章 碾壓

PS雙倍求月票。
  
  兩家界域這才方結好戰陣,從最初百萬里遠處的靈機風暴已近至十數萬里,此時的他們已能清晰的看到,那是二十一條威猛猙獰,形制完全陌生的中型渡空浮筏!
  
  既不是眾星之城的款式,也不是大千走廊的形制,模樣特殊怪異,竟平生未曾一見……
  
  即使能看到前方有修士結陣阻攔,這些浮筏也沒一絲停下來的意愿,更沒有溝通說明的企圖,而是幾乎同一時間,二十一條浮筏中飛出四,五百名道裝修士,個個高冠大袖,臉色嚴肅,瞬息間,已結成尖銳碶形,
  
  有修士漫聲長吟,
  
  無上道德天地間,
  
  伽藍寄語莫憑攔,
  
  三清舞得風云動,
  
  蕩盡天狼還青天!
  
  殺!殺!殺!
  
  一個巨大的斡旋造化破金斗飛旋而出,正是無上修士組陣而攻的破堅沖陣之術!
  
  其后是虛空凝聚而出的一把云紋天刀,卻是伽藍修士結聯而出的斬陣天刀,輝煌之氣,星辰無光!
  
  最后是一名古裝道影,腦后三清俱象,抬手一捺,是三清的小三清道祖驅寇象!
  
  三道異象,轉瞬即至,可憐兩界修士,一不知道個中原由,二不知道對方底細,三來還以為對方會和他們一樣先禮后兵,先嘴后手,實力上再相差懸殊,這打頭陣的遠征軍前鋒可都是左周最頂尖門派的精英之士,
  
  結果便是,一觸既潰!
  
  斡旋金斗把螳螂法陣撕成粉碎,巨大的旋轉震蕩之力吹的螳螂修士東倒西歪,陣不成陣,形不成形,腦袋靈光借勢回閃的還能保住命在,其中有幾個自覺實力,死扛硬頂的,皆被絞成齏粉!
  
  云紋天刀則連借勢回旋的余地都沒給,刀鋒之下,當者立斷,有反應快的還能舍了化身遁出真身,反應慢的直接就身死道消,蚍蜉之陣同樣不堪一擊!
  
  等三清道祖之象聚起時,前面已沒了擋路之敵,總算三清道法清規尚在,對方又逃的分散,沒有合聚之地,只好把目標放在了雙方修士身后的隕星上,道祖一指,星如崩山,湮滅破碎,裂石如飛。
  
  眼看對方結陣沖來,形態嚴整,殺氣騰騰,兩界修士也不用人教,俱皆四散而飛,想著先拉開距離,再回頭反擊;他們分的很散,想來這群莫名其妙之士也需得分散追擊,那才是他們的機會,對于結陣,他們已失去了信心。
  
  但出乎他們意料之外的是,這些兇惡的修士陣型保持完美,一絲不亂,竟毫無追擊之意!只是自顧結陣往前飛行,連眼都懶的瞟他們一下,
  
  十數萬里的距離,便在三道大型陣法術的打擊下,一擊而破,再交錯而過,仿佛他們只是前進道路上的一些隕石,渾沒放在眼里!
  
  其態之驕,其勢之橫,目中無人處,讓兩界修士個個恨的牙癢癢的,偏偏在這股浩蕩的偉力下,還不敢有任何輕舉妄動之意!
  
  十數息后,這群兇惡的修士已是遠出他們身后萬里之外,他們可以清楚的感覺到,那數百修士又縮回浮筏,那股滔天殺意也已消失不見!
  
  兩界修士再次聚在一起,點數中,發現雙方就在這短短數息間已經損失了數十名修士,其中還包括蚍蜉界一名真君老爺!
  
  “這算什么?這是什么?他們是誰?想干什么?從哪里來?要到哪里去?”
  
  被突然的打擊搞的驚慌失措的兩界修士紛紛破口大罵,這無妄之災來的太突然,讓他們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現在也不知是通傳界域盡起一界之士呢?還是當場追蹤而去?
  
  但是,沒有時間給他們考慮,因為緊接著,遙遠的宇宙深處,那些兇惡修士出現的方向上,又傳來隱隱的靈機滾雷波動!
  
  還來?
  
  現場一片靜默,每個人都在努力感覺遠方那股靈機波動的能量,速度,方向!
  
  結果讓人沮喪,同樣的規模,同樣的方向,仍然是正對他們而來!
  
  他們是誰?這兩撥人互相之間是敵是友?是追是逃?雖然沒有人明說,但下意識里,大家都明白這兩撥人同屬一方的可能性最大,否則第一撥人是不可能如此肆無忌憚的!
  
  好在,對方的目標似乎不是他們?或者說,他們的界域還沒看在對方的眼里?
  
  有了前一次的經驗,兩界修士再也不可能傻乎乎的當空攔截,雖然他們有很多同門道友死在第一波的打擊下,但他們已經隱隱猜到了事情的真相:
  
  大軍行進,劍指方向,雞犬不留!
  
  兩界修士做出了同樣的反應,在向本界發出最高等級的傳信之后,紛紛躲到旁邊一顆較大的隕星上,這里是個很好的觀察位置,距離方才那批殺才的航道不過千里,能清楚的看到一切。
  
  齄鼻修士驚魂未定,“他們那幾句話是何意?無上?伽藍?三清?這是門派,還是界域?不過天狼嘛……”
  
  在場修士都想到了某節,皆目瞪口呆,
  
  “這是,這是從哪里來的狂徒,僅憑這些許人就敢狂言征伐天狼,是失心瘋了么”一名修士喃喃道。
  
  蚍蜉修士幽幽道:“現在是兩撥,如果,后面還有呢?”
  
  沒有修士能容忍自己的伙伴死的如此毫無價值,僅僅是因為他們擋了道!但也沒有修士會去做以卵擊石的蠢事,哪怕心存報復,也要看的再清楚些!
  
  他們現在需要做的就是觀察,然后等待自家兩個界域修士的增援,再定未來行止。
  
  但這不代表他們現在什么都不能做!
  
  一名真君建言道:“正面相抗不可取,但我猜測這第二撥兇人實力未必及得第一撥?打前站的嘛,實力總要更強些,不如我等放些虛空獸出去,不為殺敵,只為探其虛實,若對方被纏住,那說明實力有限的很,我等便可一鼓而出,群起相攻!”
  
  另一名真君應道:“可行!放虛空獸進退由心,既不沾事端,又不顯軟弱;前次一波折了數十名修士,若界中老祖們到了,看我們全無對策,毫無反擊,怕是要吃排頭的!”
  
  眾人只覺此計完美,于是紛紛放出囊中虛空獸,有人只一只,有人卻放出多只,二百余人,倒也放出三百多頭虛空獸,卻有一個共同點,都是同一品種——罡精犼。
牛仔骑马返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