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劍徒之路 > 第1101章 風起

第1101章 風起

    這一年,左周又發生了很多大事,大部分都和遠征天狼有關。
  
      遠出雙子星座,大千走廊的陽神真君陸續返回,雖然大家并不清楚出使的結果具體為何,但從左周各界驟然加緊的準備中,也大概猜出了端倪,遠征大局已定。
  
      左周十四界,合立百年之盟,在二百年之內,禁止各界域之間無謂的爭伐,并建立星系戒律團,以監督各界執行情況;不用想,這是為大軍出征后的后方安定掃清障礙了。
  
      赑屃寶船主人,顯圣尊者,大開周濟之門,萬年來首次在除赑屃法會之外期間,通傳各界大派,慨贈靈機,便軒轅劍派,都在顯圣尊者的慷慨下,獲得紫清五千,玉清上萬,若考慮十四界域之大,門派之多,顯圣的這一次手筆,不可謂不大,數萬年積蓄,當真是豐厚之極。
  
      另有赑屃仆從百人,組成一支戰隊,撥與左周長老團指揮!這些所謂的仆從,可是個個星盜出身,修為可能比不上大派弟子,但戰斗力還是不弱的,起碼比各界中的一般門派弟子要來的強,是一股不可忽視的力量。
  
      ……等等。
  
      其他和天狼無關的大事也有些,比如最出名的碟星事件!
  
      軒轅劍修,青空瘋子,左周害蟲李績李烏鴉,不思報效左周,為遠征天狼出力,反而為一已之私,毀星滅靈,只為自家證君得道,長老團早就放出話來,要狠恨責罰于他,只不過現在面臨遠征天狼之時,正是用人之機,故容其待罪立功,以觀后效!
  
      這也是很多修士都很奇怪的地方,所謂待罪立功,在修真界其實就是板子高舉,輕輕打下;和軒轅交好的勢力不提,那無上道德真宗正是此次事件中最大的受害者,眼看要到手的一顆修真新星,就生生被這烏鴉搞成了靈機疲星,這樣的仇怨,怎么可能就忍氣吞聲的咽下?真正是好生奇怪!
  
      同樣讓人側目的,便是李績和觀漁兩人雙雙證君,讓左周元嬰群失去了兩個王者,變的群龍無首,過千舟已死,單憑連盧和古佛的和尚,恐怕就很難挑起引領元嬰的重任,這是個麻煩事。
  
      當然,修真界永遠也不缺后起之秀,比如青空的蓮花,但他們,在登上歷史舞臺前,還缺一份過硬的戰績!
  
      ………………
  
      飛來峰上,軒轅真君薈萃,是李績修道以來,或者說是近萬年來,最齊整的一次!
  
      李績有幸,也能榮列其中,雖然是個掃尾巴的副班長。
  
      內劍一脈,陽神三秦,元神知北,知遠,上洛,陰神尺素,大象,李績,還有一名陽神真君未歸,想來一定是羈絆在極遙遠處不能脫,也是無可奈何之事。
  
      外劍一脈,陽神缺月,元神無疆,永晝,長弓等,以及畫眉等陰神真君,林林總總,也有十一名之多,其中也有數名趕不回來的外劍真君,可謂是陣容龐大,戰力標榜,
  
      這些人,才是軒轅劍派萬年來一直獨抗三清,我行我素,絲毫不落下風的底氣所在,是青空十七大派中的那些弱者,根本無法比擬的。
  
      現在飛來峰上的真君,內外加在一起,合計十八名,軒轅對外報稱名額是十一名真君出征,這個比例是遠遠大于五成的,當然,如果算上未歸的數名真君,可能也就剛好五成左右。
  
      聞戰而喜,是劍修的傳統,但若真正像三清一樣的近乎傾巢而動,軒轅不會做此等傻事!
  
      三清是個體系,就算他們某個門派出的太多,互相之間揉巴揉巴,也能聚起一票人馬;軒轅不同,青空之內獨抗三清,不留下足夠的力量是不成的,難不成還真能相信那所謂的盟約?
  
      所以,必須有定山之君!
  
      三秦和缺月對視一眼,當其時,該做出最后決定了!
  
      三秦目光一輪,從眾真君身上掃過,陽神的威壓讓所有人都不得不端正姿態,哪怕是最桀驁的劍修,只李績在心中胡思亂想:這三秦老頭,這是出的陽神呢?還是真身?
  
      “遠征意義,無須多說,宇宙風起云動之時,正是我輩劍修喋血染劍一刻,大道理都是屁話,無殺生,談何劍?
  
      我軒轅劍派萬年傳承,更沒有把隱患留給后代弟子的習慣!今朝有仇今朝報,莫等老來空嘆劍!
  
      內劍,出征者有:三秦,知遠,上洛,寒鴉!
  
      外劍,隨軍者是:無疆,永晝,永夜,長弓,風獷,畫眉,山海!”
  
      眾真君沉默靜聲,其實誰去誰不去,數十年下來,也基本都心中有數,已經不是現在爭取能改變的。
  
      三秦繼續道:“所有方才提到的,從今日起,內庫可任意支取,數量不限,另外,門中靈機儲備,將拿出六成分與各位,以備來日!”
  
      內庫任意支取,實際上沒有太大意義,這些真君都是軒轅真正的脊梁,平日內庫外庫,也從未對他們封禁,而且劍修一般都對外物依賴有限,誰也不會雞賊到趁這機會去內庫大撈特取,沒的讓人笑話,真君,可不是筑基!
  
      缺月卻有不同意見,插話道:“六成不妥!大軍行進,大部分時間都會困于浮筏,哪有機會去搜尋靈機?
  
      我留守之士,只需留二成備用既可?再多無用!真當留下來就可以安享清福了?界內安定,界外搜靈,捕殺屑小,一樁不能少!”
  
      留守,對軒轅劍修來說并不代表實力弱!更多的是其他方面的考慮,像是內劍當中,知北就要比知遠上洛強,大象就要比李績……這個,現在可不好說,外劍同樣如此!
  
      缺月也是個極端強硬的陽神,最看不得坐吃山空在家圖安穩,本來以他之意,都恨不得靈機一絲不留,讓三秦全帶走才好!沒靈機,去尋,去搜,去殺,去搶啊,在左周,這就不是個問題!
  
      大軍走后,看來剩下的這幾個真君,或者還有晚回來的真君,也包括元嬰們,是少不了受他操弄了,至于遠征軍走后的星系安定問題,就是個屁,講安定,那還是修真界么?
牛仔骑马返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