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劍徒之路 > 第1073章 南海

第1073章 南海

    重樓師兄妹兩個,因李績的提醒,沒有走傳送,而是直飛暨馬半島,對兩名強力金丹來說,也不過一,二日的時間。
  
      當地人所謂的大礁嶼,在暨馬半島西南二千余里的位置,屬于中海范圍,也是海妖活動的頻繁區域,但在滄浪閣的遙遙相制之下,和人類修士基本還是個互不相干的狀態。
  
      這地方的海妖層次,對兩名軒轅劍修沒有威脅。
  
      大礁嶼不是單指的一塊礁嶼,而是一片,大概有百來里方圓的地方,漲潮時就幾乎看不出來,落潮時便是突兀的礁盤,是往來商船的禁區,萬千年來,沉在此處的沉船不計其數,堪稱海船的墳墓。
  
      兩人就在這片狹小的海域兜兜轉轉了十余日,也沒什么特別的收獲,修士遇見了不少,基本都是天嶺以南的門派,尤以滄浪修士居多,
  
      他們是內劍,不需要象外劍那樣背個劍匣的惹眼,如果不動手,別人也很難看出來這一男一女兩名神仙中人竟是兇名赫赫的軒轅劍修。
  
      如此徘徊了半個月,重嬰實在是忍不住了,
  
      “師兄,撤了吧?這樣子守株待兔,何時是個盡頭?不如先回去,再做打算?”
  
      重樓無言以對,他直覺里感覺應該再守些日子,可是這種冥冥中的感覺終不能拿出來說事,而且重嬰說的對,如果沒人來呢?總不能在這里等一輩子!
  
      “好吧,再轉一圈,沒可疑的人的話,咱們就回去!”
  
      他們當然不可能就這么傻呆呆的停留在大礁嶼的礁盤上,那樣做的話便真有人來,也早被驚走,又何談截人?故此都是徘徊在大礁嶼之外千數百里遠,偽裝成在附近歷練的各派弟子,每過二個時辰,兩人便去彼處盤旋一圈,看看有沒有什么可疑人物。
  
      他們的等待終究沒有白廢,這最后一圈的盤繞總算有了結果,但這結果,卻未必能在他們的預料范圍之內!
  
      兩人最后一次的盤旋,本已放棄,例行公事的巡查,卻意外的在一處凸起的礁盤上發現了一名盤坐的修士;上一次兩人的巡查中還沒有這個人,現在出現,不用問,是最近二個時辰之內的事。
  
      沒人會在這里打坐,如果要休息,再往前飛不足二千里便是大陸,可要比這里安全的多。
  
      關鍵是,兩人看不透這人的真實實力!這意味著什么?
  
      軒轅出身的劍修,沒有退縮一說,尤其在北域,他們敢攔截任何人,包括境界高于他們的!
  
      雖然如此,兩人還是保持了足夠的警惕,重樓在前,重嬰則落后百里之外,以備突然的變化。
  
      重樓飛至此人十數里外停下,居高臨下,語氣卻是相當的謙和,也是個嘴里斯文,手下狠辣的主兒。
  
      “這位道友請了!不知貴客從何處來?到何處去?貧道巡視此片海域,有宗門職責在身,還請道友多多見諒!”
  
      那道人睜開雙眼,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卻長長的嘆了口氣!
  
      他要等的人,來不了了!
  
      如果是滄浪修士,他不擔心!如果是散修歷練,也不敢問出這句話!隔著老遠,他就能聞出這兩名修士那絲遮掩不去的淡淡殺氣,獨屬于劍修的殺氣!
  
      這世界沒有巧合,兩名小金丹劍修能尋來此處,那必然就是,裘師侄暴露了!
  
      他出發前,裘師侄在師門魂堂的魂燈還一切正常,不過現在么,卻是不好說的很!
  
      沒有什么好說的,也沒什么可隱瞞的,都是久經考驗的成-年修士,在這個地方相遇,本身就說明了一切,再編造故事,沒的讓人笑話!
  
      隨著道人站起的身形,一股龐大的氣機瞬間擴散開來,緊緊攝住兩人,讓人興起一種無處可逃的感覺。
  
      ………………
  
      安眉拉著父親的手,在人群中翹首以盼,從早到晚,卻也沒見到那位女仙子的身影。
  
      她很沮喪,和周圍大量聚集的西昌民眾一樣,想瞻仰仙人的風彩,卻連仙人的腳毛都沒見一根!
  
      這一天真是無聊的一天,腿都站的酸軟,安眉暗暗后悔,悔不該不聽父親的話,早知道就該去西昌最大的花鳥市場給自己挑個寵物的,豈不強勝在這里傻等?
  
      父親,真的是什么都知道呢,他怎么會知道仙人不會出現在眾人眼前?
  
      “累了?如果想看仙人呢,咱們就去旁邊的西昌酒樓吃些東西,補充體力,想來仙子憐惜大家久等,總會出來見大家一面的吧?如果不想,那咱們就回客棧,洗個澡,你陪爹爹我喝兩杯?”
  
      安眉睜著大眼睛,仔細看著自己的父親,她發現了一個問題,是她長久以來一直忽視的,那就是,如果她想做什么,達到什么目的,其實最簡單的途徑就是--聽父親的話!
  
      父親這么說,那就說明仙人一定會在大庭廣眾下出現,也許會晚些,但絕對會露面!
  
      可是,父親又是怎么知道的呢?他明明一直陪著自己,在這里站了一個白天,除了自己,既沒和其他人說話,也沒離開過一刻?
  
      安眉想不通,但她對仙子的渴望卻沒有淡忘,于是拉著父親向一旁的西昌酒樓走去,去歇歇腳也好。
  
      果不其然,二刻之后,城主府派人下來通傳,仙子將于稍刻之后,出來為西昌全城祈福,令所有現場民眾各安其位,不得喧嘩,更不得騒亂。
  
      緊接著,大批的府丁捕快結隊開出,密布在中-央花園前最繁華的崇勝大街,這里,是距離衛府最近的街道,也是西昌酒樓的所在地。
  
      因為提前進樓,父女倆個在三樓臨窗位置占據了一個絕佳的位置,從這里的窗戶看出去,前面就是中-央花園,再之后便是衛府,簡直沒有比這更好的觀察角度了。
  
      安眉再一次驗證了父親的神奇,咯咯笑著,趴在窗前看府丁們封鎖街道,現在一些后知后覺的人群再想進入街道兩側觀看的好位置已絕無可能,城主手下有些能人,知道在這種情況下最應該防備的是什么,如果引起踩踏,豈不是在仙人面前鬧出大笑話?
  
      所以,聚集了十數萬人的崇勝大街現在的狀況就是,走不能走,動不能動,直到仙子為大家祈福那一刻!
牛仔骑马返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