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劍徒之路 > 第959章 斗五

第959章 斗五

盲道,仍然是那么的擁擠,不時有修士通過這里進進出出,
  
  自無上埋伏劍修之后,在長柄六星和大勺八星的共同管制下,盲道內的殺伐爭斗已幾乎絕跡,因為這里已經變成了一個容易被群毆的地方。
  
  所以,當修士們看到兩個家伙一路翻滾搏殺從口外一頭纏斗進小腸盲道內時,無不驚訝!
  
  這兩人是誰?如此大膽,就不怕被盲道內修士們毆出翔么?
  
  盲道,是由宇宙三種少見的龐大天體異象包夾而成,白巨星,至暗星云,黑洞。
  
  白巨星一直在塌陷,這個過程已經持續了百萬年,未來也不知道還會持續多久,因為物質的急劇內陷,釋放出磅礴的能量,靠近它時,修士將承受難以想象的高溫高壓,即使肉體堅固如修士,能靠近的距離也相當有限。
  
  至暗星云,體積最龐大的異象,修士一旦進入,便方向皆失,神識受限,大概率下,終身也難以飛出,就象凡人陷入一片光闊無垠的沼澤,等待他的除了黑暗還是黑暗。
  
  黑洞,這是最危險的異象,緩緩旋轉的渦輪狀巨洞,仿佛一只惡魔之眼,會把任何接近的人或物吸入其中,撕碎,分解成粒子,連神魂都不得掙脫。
  
  這樣危險的地方,在小腸盲道風險尤甚,半徑便只數十萬里,如果再去除適當的安全距離,足夠修士移動的范圍也就將將十數萬里;這個距離,通過沒有問題,但若拿來爭斗,卻顯的太過狹窄,完全沒有回旋的余地!
  
  這是對普通元嬰修士而言,對名門高弟來說,這些都不是事!
  
  觀漁和李績在小腸盲道這一伸手,狹窄的通道立刻封閉,他們之間斗戰的余波,已經填滿了這個不大的空間,至此,交通阻斷!
  
  觀漁有意識的放緩了速度,在他心目中,小腸盲道是一處最合適的動手地點,三種天體現象,個個致命,一點錯失疏忽,都有可能造成不可挽回的結果,
  
  不是宇宙中再沒有比這更危險的禁區,在觀漁的印象中,就有幾個地方比這里更兇險,但問題是,他去的了么?
  
  兩人移動的方向可不由他作主,而是兩人合力的結果;他做不到把李績引往最中意的區域,同樣的道理,李績也做不到!
  
  之所以選擇這里,與其說是觀漁的選擇,不如說這是兩人共同的選擇!
  
  兩人都有意在這里做個了斷!
  
  陰陽!仍然是陰陽意境!這是兩人共同的選擇,因為只有陰陽意境,才是攻守轉換最快最自然的意境,也是能為后面的意境選擇帶來變化的意境。
  
  因為兩人各自對陰陽大道極深刻的了解,他們的意境之力已遠遠超出了元嬰修士能影響的范圍,再加上雙方合力,陰陽糾纏,仿佛一個倍增器,十數萬里直徑的小腸通道被堵了個嚴嚴實實!
  
  李績初成嬰時,曾經在陽明星附近巧遇上清觀貝葉真君施展陰陽意境與人較法,當時貝葉陽神真君的陰陽大道就控制了方圓數十萬里的范圍,讓李績驚為天人,直呼不可思議,
  
  現在,他和觀漁兩人的戰場也控制了周圍十數萬里的范圍,這樣的進步同樣不可想象。
  
  觀漁道人的陰陽,更偏于變化,虛實相間,動靜更替,輕重流轉,沒有固定的形態,卻又仿佛無處不在,其核心在于一個變!
  
  李績的陰陽,更類似太極,黑白分明,陰陽涇渭,雙眼之間,暗合大道,私通勾連;這是他在意識空間中的收獲,得自于元嬰空間那道自然太極意境,可能也和他前世的認知有關,對象太極這樣的形態,總有一種親近之意。
  
  既然喜歡,用就好了!
  
  同樣的陰陽,不同修士的理解也是有差別的,這取決于道統,理解,應用,偏重……尤其是法修心中的陰陽,和劍修眼中的更是不同,互補互償,在小腸盲道狹窄的空間內,在無數個層面進行著控制之下的較量,
  
  這些,已經持續了四年,四年的試探,只為某一日的忽然變化;
  
  兇險隱于平靜之中,殺機藏在變化之下,這一切,不僅對戰雙方心知肚明,便是盲道兩頭越聚越多的修士也完全能夠感覺得到!
  
  在扼守長柄六星和大勺八星的咽喉要道,大小腸盲道每日通過的修士數量在十數名左右,相對于左周環系超過萬名元嬰修士的保有量,這個通過數量就顯的很一般,
  
  如果在凡人世界,一個超過萬人的區域,如果其進出要地每日才不過數十人,只能說明其流動性有限。
  
  觀漁和李績在盲道中對峙數日,兩頭被堵住通路的修士早已過百,有大派弟子,也有小派門徒,怨聲載道,卻是無人敢于冒然行動。
  
  都是元嬰,對現場情況看的很明白,一番劇斗隨時都可能發生,若是擦著通道邊緣強行通過,一旦戰斗爆發,如何做?
  
  參與進去?這兩人都是大蟲,實力超絕,背景深厚,完全沒道理去惹這個大麻煩!
  
  不參與?一旁就是更可怕的天體異象,躲都沒地方躲,又如何自處?
  
  好在修士生命漫長,怎么也不會短了這區區數日時間,與其去冒險,就不如靜下心來安心看戲,這里有數十上百圍觀修士,這兩人再是兇惡,也不會冒然對無辜者出手吧?
  
  有這么多的修士在,來自左周不同界域,兩人的身份來歷當然是瞞不過人的,早就被人一語揭穿,也正是因為這兩人在星系中的赫赫威名,幾日下來,才沒有修士上去打擾,便是幾名偶然通過的真君,也是好整以暇的停下,妥妥的準備冷眼看戲!
  
  便如凡世街頭斗毆有吃瓜群眾各自站隊,搖旗吶喊一樣,修士們馬上以看客的身份分成了三個陣營:
  
  幾名軒轅外劍,嵬劍山劍修,蒼穹劍門劍修以及一些散修劍客,和那些對無上暗含敵視的修士們是一個陣營;
  
  一隊無上修士,和他們的交好門派,對劍修不爽的法修們,又是一個陣營;
  
  最大的陣營還是沒有明顯傾向的中立者,抱著死一個不錯,死兩個更好的心態觀戰,他們對這些擾亂星系正常秩序,持強囂張的修士都沒有好感,
  
  這其中,也包括數名伽藍修士,更有李績的熟人,言喻道人和冷璇仙子!
  
  只不過現在的仙子卻非彼時之仙子,因為哪怕對修士來說,一百斤和二百斤的差別都實在太大,與其叫仙子,就還不如叫仙球來得更妥當些!
牛仔骑马返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