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劍徒之路 > 第926章 修士的血

第926章 修士的血

    在李績兒時的夢想中,仗劍走天涯時惡少反派的標志性兵器便是折扇!一群打手眾星捧月,然后反派一抖折扇,擺出一副濁世佳公子的屌樣!
  
      能打這樣的人的臉,真是太有成就感了!可憐見的,他修道三百年,終于可以一圓兒時的夢想,如何不激動?如何不興奮?
  
      人一興奮,就有些放肆,李績忽然一指頭頂天空,“呀,流星耶!”
  
      話音為落,人已登地竄出,竄出的同時,還踢出一把巨斧,這在街頭混戰中是最出名最實用的三板斧,言語擾其心,扔灰迷其眼,再下黑手暗捅刀子!
  
      別的修士哪怕在地面近戰時,也是擺足了修士的架子,尊嚴,李績不同,武完全是標準的街頭混混模式,很難看,但實用!
  
      對面的體修當然不可能被這種低劣的把戲迷惑,修士在淘寶星上便再是受限制,本身的眼力判斷仍然非常人可及,更何況還是一名習慣于近戰的體修!
  
      但他們仍然上了當,因為李績其實的目的不過是讓他們確信自己的攻擊目標是當面的體修而已!
  
      這體修稍退一步,人的名樹的影,換個人來,他早一掄棍正面迎敵了,但李績的名聲顯然不是吹噓出來的,所以后退一步,擎棍上舉,只要李績下一步踏入,在他將起未起時,便是兜頭一棍,想法雖簡單,卻異常時用,是千錘百煉出的棍術,可不是法修的花架子,
  
      同一時間,左右兩側的體修雙雙搶上,一持砍山刀,一挺渾鐵槍,一碎步前沖,一猛虎躍澗;碎步之人腳下渾不顧及血污肉塊,但做猛虎跳舉刀兜頭而劈的,卻自然而然的選擇了一塊干凈的落腳地!
  
      這在李績意料之中,身在空中,左右腳互踏,瞬間轉折,同時手中光華匹練般灑出,仿佛雙方湊趣一般,持開山刀者躍在空中,高舉砍刀,中門大開,正正迎上那道匹練,心中暗叫不好,內秘急運,搬山于胸,就要硬抗這一劍,
  
      卻誰知劍方及體,殺戮透涌,所有的堅固都在這天地至純至粹的劍意下灰飛湮滅,可憐一名風華正茂的體修,在這礦星之上,化身都放不出,被一削兩斷!
  
      修士內秘之力何等恐怖,再加體修又是氣血旺盛之輩,這一劍過去,血箭飚起十數丈高,再如血雨般落下,在周圍熊熊燃燒的篝火中,顯得格外的鮮艷,絢麗!
  
      “師兄!痛殺我也!”“師弟慢走,看師兄如何為你報仇!”
  
      修士真正拼命,比起那幫子土著,勇烈一絲不讓!尤其是暴燥的體修們!
  
      他們的反應之快,遠超凡人所能想象,李績揮出一劍還未落下,側后兩名體修已疾撲而至,一斜扛銅人,一空手圍抱,竟不給他絲毫喘息的余地!
  
      李績不躲不閃,手中一振,長劍快如閃電,擲投持銅人者,那體修哪里想到這瘋子才交手不過一招,怎么就扔出了兵器,這完全不符合近戰規矩呢;想歸想,手下可不敢慢,他那師弟在這把劍下便如豆腐一般,一身精修鍛體毫無用處,又哪敢讓長劍及身?
  
      于是蕩起銅人,迎頭便砸,誰知使力有些猛,那長劍在他眼前瞬間碎裂成萬千破片,卻沒有想象中的那般勁力十足,心叫不好,使個墜力便要穩住身形,卻感腹下一涼,長劍從腹入,卻是無從出,每進一截就碎一截,卻不是他體功了得,而是那殺星故意為之,瞬間長劍齊柄而沒,萬千蘊含殺戮的劍意碎片游走全身,便什么體術也是枉然!
  
      幾乎與此同時,李績被身后之人攔腰抱住,不僅抱住了腰,也鎖住了雙臂!
  
      李績一絲不亂,借前沖之勢如水桶般翻轉,身上雷霆游移,仿佛兩人身上披上了一件雷衣!
  
      當他從血水中站起來時,腳下這名體修還圓睜雙眼,身體在不斷的抽搐,這卻不是致命傷,致命處在其后肛,李績趁其被雷擊失去力道,早已翻手取出一把長劍,側身反手,倒扎而上,從肛門入,口腔出……
  
      血漿污垢染滿了全身,剩下的四名修士,看著在血水中微笑站立的劍修,竟無一人敢踏前一步!
  
      李績把目光看向那名法修,大踏步向他走去,戰斗中頭一次的開了口,
  
      “老子一恨搖扇子的,二恨背地動鬼心思的,你兩樣都占齊了,卻有何話說?”
  
      法修強自鎮定,喝道:“圍攻他!我就不信他是鐵打的不死之身!方才他已受傷,現在正是我輩一舉建功之機!”
  
      身旁三名修士,還有兩體修一劍修,立刻有了反應,卻不是往前動手,而是遠遠的跳在一旁,滿眼的警惕和恐懼!
  
      都是元嬰境界,誰也不是傻子,受沒受傷難道還看不出來?
  
      方才的兔起鶻落,不過短短三,五息時間,已有三名同伴身死道消,死的凄慘無比,甚至沒有一合之力,甚至沒有機會使出自己最強的本事!有點憋屈,但同樣也意味著對手的極度強大,比在宇宙深空飛劍狀態下更強大!
  
      這已經不再是一個人,而是一臺殺戮的機器,出手完全無征兆可言,無招式可定,無意圖可尋,仿佛就是本能,殘忍而無所不用其極!
  
      沒有人愿意把一生的道途毀在這里,這個鬼地方連化身都放不出,稍微一個閃失,直接就道滅隕身,連道消天象都被礦星抑制,死的何其冤枉!
  
      他們,已經心氣被奪,此生再也無法鼓足正面面對這只烏鴉的勇氣!不要把修士想的有多么的心志堅定,不可奪志,他們還不是神,仍然是人!是人就有弱點,就有畏懼,只不過很少有東西能讓他們表現出來而已,但當這樣的人或事出現時,他們一樣會選擇退縮,
  
      雖千萬人,吾往矣!這樣的氣魄,還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死亡就發生在眼前,就發生在他們熟悉的同門身上,三個最勇烈,最無畏的尸體就這么靜靜的散落于地,無聲的訴說著他們的悲劇!
  
      最無奈的,是他們滿身的神通本事,還被無限制的壓制,他們甚至找不出一種合適的辦法來克制,他們數百年仗之橫行宇宙的底牌,成了真正無法翻開的底牌。
  
      而讓他們去尋一種夠江湖的方式,一時間卻哪里做的到?
  
      正如那烏鴉所說,為了些許的利益,不值!
牛仔骑马返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