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劍徒之路 > 第909章 雷霆之極

第909章 雷霆之極

李績從西塞的納戒中,取出一張星圖,這是刀鐮星周圍十數億里范圍內的詳細星圖,是西塞千年來的不斷勘查所繪,和普通修士所擁有的粗糙星圖完全不同,甚至精細到了每一顆中等星體。
  
  在方才的粗略一掃中,李績在其中發現了一處很有意思的地方,那是一處隱蔽的所在,處于一個流星帶,積星云團包圍之間,西塞對此處的描述是——雷神地。
  
  修士對宇宙的探索,總體來說是粗糙的,走馬觀花,浮光掠影式的,也包括李績在內,這不是細致不細致的問題,而是根本沒有足夠的時間對一片固定區域進行地毯式的巨細無遺的探索。
  
  西塞就不同,他很少遠走深空,而是把刀鐮星周圍當成了自己領地般的,上千年的不斷耕犁,這才能發現被流星帶和積星云團包圍著的奇異天體現象。
  
  李績一直想在宇宙中找到這么一處所在,以錘煉**,爭取突破天地烘爐最后的壁障,進入混沌雷體的最高境界;反正這地方也不是多繞路,他決定去看看。
  
  臨行前,他擊出一劍,帶動雷霆,劈在西塞在虛空飄浮的尸體上,瞬間化為灰灰,好歹也是一方霸主的真君,這么任由尸體沉浮,被虛空獸啃食,終是不妥。
  
  一碼歸一碼,孽業需償,須敬,這是規矩。
  
  李績又開始了他的獨自旅行,其實和駕乘渡空浮筏相比,他還是要更適應這種和宇宙毫無隔闔的出行方式,習慣使然,劍修都是頑固的家伙。
  
  兩個月后,他來到星圖所示位置,這片空域很是隱蔽,不僅僅是有流星帶和積星云團,其他危險的天體現象也隨處可見,不是刻意尋找,絕大部分修士都不會在這些危險天體現象中堅持穿行,但李績既有目標,當然不會輕易放棄,
  
  在流星帶和積星云團異常緊密的合抱中,通過一條不為人察覺的隱密通道,他順利的找到了西塞口中所說的雷神地,
  
  這是一片數萬里的小型空間,在天體現象的合抱中,從外部根本發現不了里面究竟會有什么,那是雷霆,無數粗大狂野的雷霆,自積星云團內側生成,然后神雷滾滾,劈向流星群側,無休無止,無邊無沿,整個空間內都充斥著純粹的雷霆氣息——這是宇宙自然生成的雷霆,具備完整的雷霆大道意境,
  
  李績知道,他揀到寶了。
  
  宇宙中是沒有東南西北之分的,經過一番詳查,李績把這片落雷空間簡單的分成了強側,弱側,以示區別;雷霆力量的根源,主要來自積星云團,那是一種充斥著大量冰物質的稀薄物質流組成的云霧狀的天體,當氣體和伴生塵埃在蒸發時得到初始能量后,帶電離子開始集聚,逐漸形成雷霆外放,
  
  雷霆的目標總是瞄準著流星帶方向,雖然還不能徹底理解其中的基理,但這樣的雷霆形態顯然也和流星群中蘊含的莫名神秘有關,他不是天文學家,也沒興趣從科學上徹底剖析這一切,只要有蘊含大道意境的雷霆幫助他練體,便足夠了!
  
  先從弱側開始,取循序漸進之意。
  
  在雷霆鍛中,他是不會開劍衣,也不會開尺櫝術的,開防御鍛體,就如穿衣服泡澡,脫褲子放,多此一舉!
  
  雷火鍛金這門功法,還是他學自筑基期,聽起來很不起眼,覺的很低端,但卻是一門可以修至真君層次仍然大有可為的體術。其實體修之術,和劍修法修之術又有不同;它是另一種體系,和境界的關聯并沒有那么緊密。
  
  比如劍光分化,就只有金丹后才能修習,再是天才,也不能打破這種桎梏;但雷火鍛金就可以許有些微的境界差異,理論上,雷火鍛金的最高層次——混沌雷體,應該是修士達到真君時才能嘗試的階段,軒轅前輩劍修中少數幾個有所成就者,也無一不是真君之后才修到這個程度,但這并不絕對,比如李績現在,就能直覺感到再上一層樓的時機已到。
  
  他的雷火金之所以能一直在進步,可不僅僅是因為他有大量時間沐浴在雷霆之下的原因,在九宮界,在雷霆世界,李績在雷霆下的鍛練遠超一般修士,這是個很重要的原因,卻不是唯一,
  
  真正對他體術起了促進催發作用的,是他修士道路上最重要的兩個階段,金丹期結成雷丹,元嬰證得五行嬰,雷,也是五行變異中的一種!
  
  在雷霆大道上的深刻理解,才是他進步迅速的主要原因,這一點,別人無法復制;而他,也沒道理不利用這種優勢來增強自己的體術。他現在已經放棄了在劍術上的防御,所以在遁術和體術上,必須做到極致!
  
  劍修不能是弱不經風的,以傷換命是常態,要想掌握斗戰主動權,就不能招架,只能對攻,那么,怎么保證自己不受到傷害呢?顯然,單憑遁術是不行的,必須有強大的體術來做最后的保障!
  
  李績感覺自己差混沌之體只差薄薄的一層窗戶紙,這種感覺在被兆合擊傷后尤其強烈,所以他寧可犧牲一些時間,也要在去淘寶星之前,踏進這個門檻。
  
  但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這層窗戶紙也許很薄,但卻比他想象中更加的堅韌,堅韌的他被劈一年后,仍然無法跨過它!
  
  李績不得不往雷神區更深處進發,因為他現在對加諸于上的雷霆威力已經有一些免疫了,他期待更強的雷霆能劈開那層窗戶紙,這個過程一直持續了五年,從弱側到最終的強側,
  
  他上所帶的玉清靈機大部分都消耗在了這個地方,為了恢復,為了修為,沒有什么舍不得的。
  
  五年后,當他走出這便落雷之區時,就算是最熟悉的人,恐怕也認不出他本來的面目,黝黑的膚色,渾上下遍及全不斷游走的細小雷霆,精瘦的形,仿佛是一個被劈出的人形閃電,
  
  但,混沌雷體,終究是成了。
  
  他仍然在這里繼續停留了一年,不僅是為穩固,也需要花費些心思如何收束那些不受控制,一搬運法力就不自逸出的細小雷霆,這個樣子走出去,也許會很拉風,但不是他的風格。
牛仔骑马返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