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劍徒之路 > 第896章 走出去

第896章 走出去

    一年后,身體內的傷勢基本痊愈,只除了一些旁支末節,理論上,他又可以出去搞事打架了。
  
      他決定出去看看這個陰盛陽衰的世界,也是很有趣的體驗,實話說,對此他是有點小期待的,至于期待的是什么?其實每個男人心里都清楚。
  
      在前世,他就特別向往那種說走就走的旅行,一個人,在誰也不認識他的陌生環境,一場風花雪月;但前世他也就只能向往,沉重的生活壓力,房子車子家庭,都讓他的向往只能作為計劃而胎死腹中。
  
      現在就不同,有強大的經濟實力,強大的個人實力,如果不出去見識一下,實在是對不起自己……
  
      和小糊涂仙打了聲招呼,謝絕了她熱心的陪伴,李績獨自飛出福地,感覺空氣都是甜的,心情真好!
  
      開什么玩笑,他可不需要向導,哪怕是個很可愛的小元嬰,所謂單那啥雙那啥,這種事有人在一旁跟著,太煞風景!
  
      他在千丈低空下不緊不慢的飛行,這樣的高度甚至不能避過凡人的視線,不是他不想飛的更高,實在是坤道離界有規定,男修,不管你是筑基還是金丹,趕路時就只能在千丈以下的低空,千丈以上則是女人的天空!
  
      這是歧視!赤-裸-裸的壓迫!但入境隨俗,他也不想抗爭什么,沒必要,他是個喜好和平的人,從不做無謂的爭執;千丈下就千丈下吧,看風景人物還更清楚些。
  
      這片大陸的地形,他早以從小糊涂仙送的書簡中有所了解,就一片大陸,面積和新廣成界差不多,大概是兩個多青空北域的大小,事實上,左周環系十四個界域中,除了傳須上界,鼎新界,青空界外,其他的界域面積都很有限,坤道離界只是平均水準,還不是最小的呢。
  
      體驗風土人情,當然要去大城市,大的人口聚集地,在鄉下又能看到什么?
  
      附近的大城,距離大門派還不能太近的,可選擇的余地也不是太多,湖畔城,紫微城,茵綠城,夜光城,都是很好聽,很雅致的名稱……李績憑直覺就選擇了夜光城,其實他所謂的直覺,無非是覺的夜光這個詞,是不是代表著夜生活特別的豐富?
  
      對男人來說,臍下三寸就是第二個大腦,很正常。
  
      在坤道離界,密集人口聚集地是不允許修士低空飛行的,說是怕引起人群騷亂;其實這狗屁的規矩還是針對的男修,女修都在高空是無所謂的,所以,歧視無處不在。
  
      李績無所謂,當你習慣了高空的浮光掠影,走馬觀花,有時靜下心在地面上爬也不錯,他筑基那會還總是騎馬走世界呢,也別有一番情趣。
  
      他早已換上符合這個世界的裝束,在他看來,有些道不道俗不俗,但他對服飾一貫沒有講究,就是讓他短褂扎腿芒鞋,也是無所謂的。
  
      城門口的門丁倒都是男人,不過軍官卻是一水的女子,看著抱著矛槍一本正經的門丁,還有趾高氣昂霸氣四露的女門官,他就忍不住的想笑。
  
      這里的男人,因為久居裙下,所以天生就在氣勢上弱了一頭,表現在出入城門時,就是唯唯諾諾,逆來順受的模樣,兩相比較,象李績這樣的,就顯得格外的與眾不同,因為他雖未如何挺胸疊肚,但久在男權世界廝混的他,還是有一種截然不同的氣質。
  
      這樣的氣質,讓他格外的受到了照顧,被拉到一旁,仔細的盤問,反復的翻揀,如果不是有小糊涂仙給他準備的一張道牒,他還就真未必能過的了這一關!
  
      他不在乎,既然是來體驗女權社會風土人情的,就得放下架子,把自己當成個普通人,哪怕那女門官很是不懷好意的借口檢查隨身物品,而在他身上掏掏摸摸時,他也只當是享受了,
  
      放在前世,你讓人掏摸還得花錢呢!這里免費贈送,如何不滿意?
  
      總算是進了城,走在街道上,發現從格局貨品建筑上來看,這里和青空似乎也沒什么不同,唯一的區別就是人多,烏殃烏殃的全是人,考慮到這是個女權至上的大陸,再結合女人的天性,會出現這樣的情況也就不難理解,這還是普通日子,如果趕上節日,真正是無法想象。
  
      迎面走過來五,六個大包小提的女人,一字排開,眉飛色舞,旁若無人,她們興奮的互相交談,仿佛根本就看不見迎面走過來的男人,一點讓路的意思都沒有。
  
      根深蒂固的習慣,讓李績哪怕穿越過來了數百年,也一直保持著在街道上靠右行走的習慣,這已經是一種本能;問題是別人可沒有這種習慣,整個左周環系也沒聽說過那個大陸有規定行人行止方式的事情,
  
      如果人少,大家互相讓下也就無所謂,如果人多的話,就顯得格外的雜亂,無序!
  
      街道并不寬,五,六個女人一字排開,花枝招展中,竟生生走出了一絲黑-社-會的感覺,就差在胳膊,脖子上紋上刺青!
  
      這種情況,上一世他也只在公園溜彎時,在那些橫沖直撞的大媽們身上見識過,惹不起,咱躲不行么?
  
      李績沒法,人家不讓,就只能他讓,眼瞅著躲無可躲,只得一轉身,進了旁邊一家店鋪,好歹也是個元嬰,是有身份有地位有修養的人,總不能因為讓不讓路的小事而跟人撕掰,好說不好聽!
  
      這是個脂粉店,也帶賣一些私密的床-上-用品,店內全是女子,從十來歲的花季少女,到七,八十歲的龍鐘老婦,大家皆把目光投過來,眼神中投著戲謔,
  
      不就是前世的那種成-人-用品商店么,李績哪里在乎這個?等看到眾人的眼神,才忽然想起來自己的性別,就象前世的這種地方只有男人光顧而女人絕跡一樣,在這里卻是正好相反,
  
      于是只得尷尬的退出來,這事弄的,環境的力量竟讓他這樣臉皮甚厚的人都感到了尷尬,真正是可怕!
  
      好歹躲過了幾個黑-社-會,李績繼續向前,一處店鋪門前蹲著的兩個爛小娘沖他打了聲響亮的呼哨,調戲的眼神肆無忌憚的在他身上逡巡,尤其還不懷好意的在襠下多停留了幾眼,把他看的是渾身惡寒!
  
      這地方,和想象中有些不一樣啊!
牛仔骑马返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