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劍徒之路 > 第857章 挾威

第857章 挾威

    軒轅劍派,千秀峰,警戒大陣陣樞所在地,兩名金丹外劍百無聊賴的枯坐無語,眼睛還不能閑著,需得時刻留意大陣投影光幕上的細微動靜。
  
      前些日子外劍精工堂幾位師叔出手,對崤山警戒大陣進行了維護提升,有很多地方都做了改進,變得更靈敏,更迅捷,更抗沖擊,可苦了他們這些駐守修士,因為警戒大陣還不穩定,時有漏洞,需要隨時調整,要么過于靈敏到連只兔子的進出都能驚擾大陣,要么遲緩到修士進出都恍若未知……
  
      出警情的師兄弟們白跑一趟,回來后當然要把怒氣撒到操陣修士的身上,這份罪受的,里外不是人!
  
      即使是界中大派,對宗門傳承萬年的大陣也是極少改動的,至多是添加一些子陣尤其象軒轅這樣不屑于法陣防御之道的劍派,更是數千年來也未曾改過自己的警戒大陣。
  
      但數年之前,門派高層突然下了嚴令,著精工堂幾位師叔務必拿出一個方案,全面提升門派的警戒等極,這對過慣了舒坦日子,每日只需習劍煉丹的師叔們痛苦不堪,
  
      查資料,畫陣刻,研機理,請外援,足足折騰了五年才拿出一個勉強能看的警陣改良規劃,然后又在高層的監督下馬不停蹄的進入實際更改變動,這又折騰了五年,現在才勉強能用,不過也是錯漏百出,到處補窟窿,打補丁!
  
      十年辛苦,就為了改良一個雞肋的警戒法陣?外劍上上下下都怨聲載道,十分的不滿,不過在為什么改良法陣的真正原因慢慢被披露出來后,所有的不滿都失去了聲音,除了悶頭干,沒人再敢多放個屁!
  
      改變的原因,在于得罪了左周環系實力最強大的宗門無上道德真宗!
  
      聽說自家有個劍修跑到宇宙深空,宰了無上十數個元嬰修士后,還把人家全星域最強大的三艘寶船之一送進了黑洞!
  
      這個劍修,便是在崤山,在青空臭名昭著的內劍一脈魔頭烏鴉道人!
  
      沒人叫他寒鴉了,寒字頭已經放不下他這座大神,所以人們干脆直接就叫烏鴉道人!
  
      如果是別人,惹得外劍上下興師動眾的,大家一定饒不得他!可是如果是這只烏鴉,那就完全不同,外劍一脈無數個山頭派系,大家一齊噤聲,權當不知道,只當為門派奉獻了!
  
      一個元嬰,中小門派的頂梁柱,說殺掉一個整個門派跨掉也不為過,就算是強如軒轅,內劍外劍加起來也不過百十來個,這一次就讓烏鴉干掉十數個,真正讓人無法想象!
  
      這還是在具體一場斗戰中干掉的,那些零敲碎打干掉的還有多少,恐怕也只有天知道!
  
      大家說歸說,不滿歸不滿,但私下里對自家元嬰劍修的強大還是頗為自得的,在和其他大派的交流中,也常自假意嘆氣:唉,苦命啊,烏鴉師叔在外是殺得興起,去年又宰了幾個元嬰,也不知道這方星域的修士夠他宰多少年的?卻累得我們這些倒霉的替他補窟窿,徒呼奈何啊!
  
      聽的人無不在心中大罵,你軒轅臭顯擺個屁啊!
  
      不管怎么樣,禍害不是錯,只要不是禍害家里面,在外邊的話,愛禍害誰就禍害誰吧!
  
      兩名金丹正發呆間,光幕一震,忽明忽暗,其中一處,破開個大洞,仿佛有大修闖入,兩人正要報警,一道神識傳來:我乃寒鴉,深空歸來,瑪拉巴子,這法陣瞎改個甚?不識老子,反了天了?
  
      一名金丹大驚道:“那魔頭來了!”
  
      另一名也慌道:“災星來了!”
  
      兩人便要奪路而逃,剛跑出幾步,才反應過來,自家宗門,自家長輩,我們跑個屁啊!
  
      李績闖入山門警戒大陣,卻非故意象他這樣的本派元嬰,入陣其實是動靜極小的,但奈何現在法陣經過了改良,卻是不識他真面目,又懶得多事,干脆一撞而入,也是撞天地宏膜撞慣了留下來的惡習。
  
      他也不去他處,直接遁往飛來峰,到了他這樣的境界,這樣的資歷,卻是不必謹守提前預約的條條框框,特權,哪里都有,只要你有這個實力。
  
      現在的他,在軒轅元嬰群中,已經算是頗有資歷的存在了,可以稱一句資深劍修!
  
      這個資深,沒有排行,沒有評品,皆在眾元嬰心中,自然有所定數年紀長,是一種資深,修為高,是一種資深,游歷廣,也是一種資深,但其中最硬的資深,便是你殺過多少同階修士?從這一點上來說,說他李績是軒轅元嬰群中最資深的劍修,也不為過!
  
      資深筑基,資深金丹,資深元嬰,這一路走過來,真正是條白骨之路,也許未來還得再加個資深真君,資深五衰?
  
      飛來峰上也留有十數個內外劍修真人,見他過來,皆微笑點頭致意,這就是修真界的殘酷,無論以前如何不屑,如何暗嫉,如何平等,如何自視高貴,在絕對實力面前,大家其實都想當對家,而不是對手。
  
      李績滿面春風,笑容和煦,渾不覺他烏鴉的笑容已經被列為青空四大害!
  
      半夜雞叫,右眼皮跳天劫滾滾,烏鴉一笑!
  
      半夜雞叫是凡間故事,右眼皮跳是傳說故事,天劫則是修士的故事,烏鴉一笑卻是**的故事,已經沒人能再和他相提并論,蓮花和尚也不成,現在的李績,已經堂而皇之的和自然災害聯系在一起,也不知是哪個齷齪鬼編的!
  
      來到飛來峰錐底處,嚇他一跳,前面劍罡紛揚激蕩處,卻是一拉溜坐著四個道人,上洛元神,無疆元神,畫眉陰神,大象陰神……一個不拉,全齊了……
  
      李績心中奇怪,這是怎地?今日這般齊整,難不成四位師叔打算在此支一桌?
  
      四人中,除了畫眉真君頭一次見到,另外三個其實都是老熟人,他也不認生,面上堆得花朵一般,團身唱了個肥喏,
  
      “幾位師叔齊至,莫不是想請弟子吃飯?”
  手機站:
牛仔骑马返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