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劍徒之路 > 第846章 承情

第846章 承情

吾為劍狂在此養傷,李績則在星體周圍四處游蕩,逛了數月發現這片星域靈機貧瘠的可憐,于是也不再白費力,干脆沉下心神和劍狂一樣,安心煉化玉清。
  
  不僅僅是修煉,他還有一個很實際的麻煩——金星!
  
  劍靈金星的脾氣很暴燥,李績不清楚它是不是一向如此,還是只是因為失去了主人?
  
  它沒把李績當敵人,可也沒拿他當朋友,對于一枚忠誠的劍靈來說,自它有意識的那一天起,一直到現在逐漸走向消亡,它可能便只有一個朋友——颯沓!
  
  李績從來也沒想過得到它,或者從它這里得到點什么;金星再是與眾不同,又如何能比的過自家泥丸宮中的五行劍丸?他每日的日程安排滿滿,要修煉,要體悟,也要為五行劍丸融煉各種不同的五行寶材,也實在是沒時間來關注這個孤僻的家伙。
  
  但它卻總是在搗亂!不分時間,不分場合!讓李績不得不懷疑吾為劍狂一定要他帶著這東西的真實目的?
  
  他最終還是沒有選擇摘下它,是為颯沓也好,還是為了自己又怎么可能在和一個劍靈的斗氣中敗下陣來?
  
  金星最暴燥的時候,就是李績在修習劍術的時候,如果不是李績沒有給它提供足夠充沛的法力支持,它恐怕早就飚出去和五行劍丸一爭鋒芒了。
  
  內劍和外劍之爭,即使是劍靈也無法逃避,它們天生犯沖,互不服氣,互相看不起!
  
  偶爾興趣來時,李績也會演練一下他那糟糕的外劍手法,金星和他之間沒有配合,更談不上默契,滋養上更是比不得每天被喂到爆的五行劍丸,所以無論是在哪一方面,速度,長程,精度,氣勢,威力,金星都處于絕對的下風,這讓它的脾氣更加的暴燥。
  
  到得后來,李績用它,基本就是個指東打西,讓它追狗卻去攆雞的結果,完全不配合!
  
  小孩子的淘氣而已,李績是這么想的。
  
  一年后,吾為劍狂調養完畢,兩人再次踏上歸程,他們在左周環系的長柄上,會依次通過冥王星界,高昌鬼界,古佛界所在的星域,然后便是颯沓的嵬劍山所在的新廣成界,劍狂所在的藍海界則在下一站。
  
  淘寶星則處于古佛界和高昌鬼界星域交接邊緣的一處空域,所以李績此行,從路徑來說,是順路的。
  
  兩人都未使用渡空浮筏,李績是沒有,吾為劍狂則是懶的使用,這是劍修的天性,好在長柄六界已經遠離了大勺范圍,遠離了無上道德真宗的主要影響區域,在這里,是強者的世界,一般情況下,也沒人來惹敢于肉身出行的修士,尤其是御劍的。
  
  “長柄六界修士,十字星目中無人,藍海囂張霸道,新廣成鐵血,古佛沉穩,高昌沒有人性,冥王星神秘,大抵如此!”劍狂介紹道,一年過去,他已從喪友的悲痛中走了出來。
  
  “所以在長柄外游歷,打斗是常事,也許并不需要有利益沖突,只是手癢而已,大部分戰斗其實也無須分出生死,稍沾即走,是為常態。”
  
  “這里很少有無上修士的蹤跡?”李績問道。
  
  劍狂驕傲道:“他們不敢來!來也是成群結隊駕御各種寶船;別看長柄六界并不和睦,但在對抗無上一事上,卻是默契的!”
  
  這段旅程,如果沒有劍狂帶路,如果只是李績一人摸索前進,并不容易;和青空界的領域空域一樣,長柄上的每個界域也是擁有自己的專屬星域的,外來修士路過,就需要避開這些專屬空域,否則就有可能遭到有組織的襲殺,
  
  故此,適當的繞路是必須的,即使在宇宙這樣空闊的地方,你也不可能由著心意走最短的直線。
  
  繞路,并不一定意味著安全,只是兩個劍修結伴,嚇退了大部分的挑釁者而已,當然,也有嚇不退的,比如現在橫在兩人面前的一團鬼影形態。
  
  “這位真君,我們現在的位置在高昌鬼界領域之外!”吾為劍狂少見的解釋了一句,不知是好友隕身心態變化,還是對李績的實力還心存疑慮,放在以往,他們都會直接用劍打招呼的。
  
  “哦,你們的領域常識過時了,就在方才,我宣布,高昌界領域再往外擴五千萬里,怎么,你們有意見?”
  
  那鬼影調笑道。
  
  劍狂還待分說,虛空中一道劍影已劈中那道鬼影,詭異的從鬼影中一穿而過,沒有留下任何傷害,那鬼影嘎嘎鬼嘯中,傳來囂張的意識,
  
  “兩個小小劍修,也想對本君造成傷害?”
  
  迎接它的是另一條劍氣長河,這是劍狂的出手,他是混跡在這條航道上的老手,對付鬼修自有獨特的一套,這樣的鬼修,實體物理傷害沒有意義,必須劍上附帶劍意,就象他現在附帶的驕陽之意,也是應對鬼修的一種方式。
  
  鬼影飄飄蕩蕩,虛不受力,可口中吐出的陰風煞,卻是刮骨消罡;李績兩人瞬間分飛,仿佛早有計劃一般,一左一右,一上一下,劍狂的劍氣長河帶有絲絲陽融之力,李績的飛劍則甚是平淡無奇,
  
  鬼影在兩名劍修的攻擊下進退自如,劍狂的劍光確實對它的虛體有消融之功,可卻比不上它的自我回復之速,至于李績的飛劍,則直接被華麗麗的無視了,
  
  陰風煞刮過的地方,小一些的隕石都直接碎為齏粉,而且刮過之后,陰風并不消散,而是團團霧霧,逐漸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陰風結界,正逐步的壓縮兩人自-由遁行的空間。
  
  吾為劍狂皺了皺眉,普通的飛劍攻擊對鬼修是無用的!如果現在是颯沓和他配合,以毀滅劍意牽制鬼影,那么他的驕陽之力還會效果更好些,但現在,以這李績之前的實力表現,不至于如此軟弱吧?他那殺戮劍意之兇,雖比不得毀滅,但也有些作用,卻為何不用?
  
  他在這里疑惑,鬼影卻比他的感覺更敏銳,虛幻的大臉懷疑的向頭頂上空望去,意識中,仿佛有一種危險在朝它逼近,它也不猶豫,心中有疑,立化行動,虛幻的鬼影一膨一緊間,已化為萬千縷陰風,四散而去,留下滾雷般的怪笑,
  
  “想劈爺爺?你們還嫩了點!”
  
  頃刻之間,霧收風散,附近空域恢復如初。
牛仔骑马返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