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劍徒之路 > 第824章 亂起

第824章 亂起

為了自家安全計,傻根這批人還是做了一些必要的準備,別的說不上,但從花馬驛軍營中搞出一批兵刃鎧甲弓箭還是不難的,他們的目的很簡單,不想人為刀俎,我為魚肉。
  
  最糟糕的結果,無非是上山當土匪去,還能差到哪里?
  
  現在的花馬驛,已接近于一個無官府的狀態,人們的行為準則,不過是靠著長久以來養成的慣性,一有風吹草動,就會崩塌!
  
  難民越聚越多,又沒人賑濟,吃不飽飯就要鬧事,軍隊不管,官府無奈,維持地方安寧的,就竟然落在了傻根一群人的身上,也是天大的笑話!
  
  富戶們開始聯社自保,或者去到大一些的城市,那些沒處可去的,便只有央求傻根這一伙來保證平安,
  
  隊伍迅速的壯大,不僅僅有混混無賴,也有兵痞打手,流民中的自持勇力者,等等,來源五花八門,亂哄哄的,也沒有特別嚴密的組織性,
  
  傻根只是其中一個比較著名的角色,還有三,二個所謂的頭領,卻是比他的地位還高,畢竟,傻根前二十年的人生太過難看,實在也無法讓太多的人尊敬起來。
  
  他最近開始變的越發的沉默,因為在他的腦海之出現了一種瘋狂的念頭,瘋狂到連他自己都不敢去想,但冥冥之中他又覺得這個念頭就未必不可能!雖然這可能會顛覆這個世界所有人的觀念!
  
  也沒有什么深思熟慮,傻根自幾年前開始過上好日子后,就決定相信自己的直覺,起碼到現在,直覺還一次都沒坑過他,為什么不呢?
  
  他其實是個很簡單的人!
  
  于是找來了最早和他相處的那一批人,說出了自己的打算,
  
  “啥?你讓我們去和那些泥腿子交朋友?”
  
  “四鄉八鄰的地主富戶具體情況?干這個我拿手啊!傻哥,你這是準備搶大戶了么?”
  
  “找些會算賬數術的讀書人?傻哥,我哪里尋去?你還是讓我去砍人算球!”
  
  “……”
  
  其實傻根對自己要干的事也沒什么更深層次的思考和理解!他只是順應本心,至于未來怎么樣?再差還能壞過以前吃不飽肚子的時候?
  
  他既說不清,手底下那些粗胚更是懶得問,真要是有明白人問出來,這幫人還真未必敢繼續做下去!
  
  于是從領頭的到手下辦事的,一個個稀里糊涂,就照傻根的吩咐做了下去,卻不知道他們要做的,會顛覆整個世界!
  
  少府監的安全,當然也在傻根這伙人的控制之下,或者說,現在的少府監已完全失去了原本的意義,變成了一個社會閑雜人員的大本營,而傻根則變成了這個地方真正意義上的主人。
  
  于是,他覺得自己已經有了和那女人光明正大交流的權利!
  
  “我年紀比你都快大十歲了!”
  
  “咱們生個娃吧!”
  
  “這與世俗禮法不合,別人會戳你的脊梁骨,你這不是英雄好漢所為!”
  
  “咱們生個娃吧!”
  
  “我兒子在邊塞帶兵,他會把你們殺的一個不剩!”
  
  “咱們生個娃吧!”
  
  “你想和我成親,你又拿什么養我?就你現在的一切,都是我鐵氏少府的家當呢!”
  
  “咱們生個娃吧!”
  
  “其實我也沒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好!我善嫉,脾氣壞,不懂疼人,可能再也生不了孩子,我,我還有狐臭……”
  
  “咱們生個娃吧!”
  
  ……花氏使出百般解數,也勸不回這頭犟驢,她是實在沒辦法了,這外面兵荒馬亂的,沒有軍隊護送,她這樣的女眷根本就出不得郡,就更別提遠出邊塞找兒子!那天殺的逆子,自己在外逍遙,卻全不顧自家老娘的安危,真正可惡之極!
  
  她是官宦大家出身,自小就接受良好的教育,知書達禮,見識廣博,人又長得風情,在花馬驛美人中那是坐頭一把交椅的,雖然年歲稍微大了些,但風韻猶存,是那些小門小戶貧窮人家的女兒不能比的。
  
  丈夫死的早,家中里里外外就都得她操持,不僅要生財,還要學會散財,把這個軍功之家維持住,維持好,十多年下來,可謂無處不操心,
  
  這樣的女人,又怎么可能看上傻根這種自家名字都不會寫的賤種?不過是個稍微敢拼命些的混混罷了,要相貌沒相貌,要學識沒學識,要家世沒家世,沒錢沒地沒官職,這樣的人,要是放在太平年月,她一個貼子,官府便能把他鎖了去,活活打死!
  
  可惜,身逢亂世,徒使豎子張狂!
  
  丘遲國并不禁止寡居女子再嫁,可就算嫁雞嫁狗,也勝似嫁這黑瘦的傻子!指頭縫里的泥都沒洗干凈,就敢沾她身子了?
  
  花氏現在是愁腸百轉,她所依托的那些東西,在這個越來越明顯的亂世,已經逐漸失去了作用,皇室內部傾軋,諸藩自立之心昭然若揭,唯一依靠的兒子還遠在邊塞,音信全無,
  
  在她及笄之年時,父親曾帶她去丘遲最靈驗的道宮給她測字,預測未來,當時那個道人很裝腔作勢,一臉神秘的給她解了簽--貴不可及!
  
  現在想來,無非是為騙取父親錢財而已!什么貴不可言,丈夫早亡,兒子還青嫩,身逢亂世,諾大的家府竟被一個混混下人把持,自己都三十多歲了,又還哪有貴氣可言?能平平安安的渡過下半生都是福氣!
  
  她畢竟是官宦之家出身,對丘遲王朝的大勢看的可比傻根這樣的泥腿子要清楚的多,信息來源也要多的多;她隱隱感覺,這個王朝恐怕是要改朝換代了,但究竟怎么改?是皇室宗親在混亂中另立?還是強藩爭雄?或者帶兵的將軍加冕?又哪可能做出準確判斷?
  
  這也是她花費巨資,耗盡人脈人情,也要給兒子鐵公驥搞個實職將軍的原因!亂世之中,什么最重要?不是地,不是財,不是官……而是兵!
  
  手掌三千甲,誰不掃榻迎?到時再看誰站得優勢,誰潛力更大,再把注投下,方為萬全之策!
  
  別看她是女人,這份心機思慮,卻是絕大多數男人都不及的!
  
  但她永遠想不到的是,她和這個國家的所有的人,想的不過是怎么重新恢復這個社會的秩序,建立一個新的王朝!
  
  傻根想的卻是,砸碎這個世界,砸碎所有的條條框框,建立一個新的世界!
  
  其中高下,不言自明!
  
  :。:
牛仔骑马返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