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劍徒之路 > 第789章 斬
    李績漫步而出,看向殿口那位一身黑色道袍,容顏冷峻,稍顯顛狂的中年修士,雖然和他做對了近二百年,真正面對面,這還是頭一次。
  
      他也不理此人的挑釁,斗嘴的真諦,在于不要跟著對方的節奏跑,他可不想把話題繞到近些年王氏的悲慘上,于是自顧問道:
  
      “戊已二十八年初,寒鴉不過是融合小修,樊樓之主渡海師叔被調離前往外海,隨后我的月供資源減半,如果我猜的不錯,這是你王家的手筆吧?”
  
      王慕遠一楞,隨即回憶起來,哂笑道:“是我王家做的!不過也是外劍一脈整體的韜略,你若要怪,單單怪我王家可不公平!”
  
      他此番來,和方梁真人所猜大致差不多,存的是死中求活之計。內外劍之爭,在高層修士中,根本就是禿子頭上的虱子,明擺著的事,所以有些事也根本沒必要推脫隱瞞,反而讓人看輕。
  
      他的目的,便是以近數十年來家族的衰落為引,勾起在場大部分外劍高層的同情,然后劍上論勝敗;當然,他也知道自己未必能勝過這個內劍崛起的天縱之士,事實上,他也根本就沒想過要贏!
  
      戰敗,受傷,眾人阻止,再低頭服軟認錯,以期隨后的幕下妥協……這樣既有了劍修的氣節,又能給家族爭取一絲緩和的機會……所以,別看他氣勢洶洶而來,其實他真正的目的,不過是來這里賣慘而已!
  
      故此對李績的詢問,他也沒有任何的隱瞞,在滿大殿數百位眼明心亮的高階劍修面前,主動承認,可比百般抵賴要加分許多!
  
      李績點點頭,他方才所問的,便是他和外劍一脈的第一次交集,在小界斗劍勝了武西行之后,外劍開始對他的打壓。實話說,月供資源減半他是不在乎的,他也從來沒指望過宗門的施舍;但渡海被調離前往外海后,被虺域所傷斷了下半生的道途,這個,不能忍!
  
      “已庚五十四年中,外劍弟子唐果,因癡于紅塵,違抗朝庭,遭致斷臂,其中種種,是你王家支使調度的吧?”
  
      王慕遠毫無迴避之意,這種事,外劍沒做過一千,也做過八百,一個區區筑基,有甚在意的?
  
      “是!當時有手下弟子建言,說此女與師弟為親,擾之心境,或有奇效……這些,同樣在外劍整體利益之下,做時也不獨我王氏知曉,其他人又哪個不知?怎地也未見有人出來阻止?現在這盆屎,就全扣在我王氏頭上了?”
  
      李績也不與他爭辨,“庚甲十八年夏,我在千島域求得一登天梯資格,此事甚為隱密,卻未曾想,在臨登梯之前,忽然被云頂劍宮取消資格,這事,是你王氏透露出去的吧?”
  
      王慕遠一笑,“天梯名額之爭,自古有之,門派之間,洲域之間,門內派系之間,甚至師兄弟之間,齷齪無數,你若要聽,我現在就可和你說出十件八件來,渉及內外,為何獨我王氏做不得?”
  
      李績不再詢問,至于請蠱修打手一事,他知道問了也沒用,這王家主是不可能承認的,他也沒有過硬的證據,做這種事,人家也不可能給他留下尾巴。
  
      他問的幾件事,就算準了王家主不屑隱瞞的,足夠了!
  
      于是轉向殿中眾人,揚聲道:“軒轅內外之爭,自古有之,既不是從王氏開始,也不會因王氏而結束,此番內斗,也不只我軒轅獨有,便是三清,佛門,也是如此。
  
      我以為,既絕不了,又何必耿耿于懷?適當的內部爭斗,反而能激起門中子弟的好勝爭雄之心,只要能控制在一定限度之內,當為好事,沒必要為此大動干戈!”
  
      李績此話方落,大殿中眾人不由得長出了一口氣,只要他不死死追究,今次內外劍的矛盾,終不會在這樣喜慶的大年會上爆發,只要事后托人說合,也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這樣的結局,王氏雖受創頗重,卻好歹能喘過這口氣呢。
  
      方梁一顆心落回肚里,轉頭看向身旁的師兄弟們,“這個寒鴉,還是識大體懂大局的,你們以前總說他殺性太重,不顧后果,現在看來,對外來說,他是殺伐狠了些,但在對內,還是知道通融圓轉的嘛!”
  
      幾名元嬰真人點頭稱是,這樣的結果,是大家都愿意看到的。
  
      “不過話又說回來!”李績此言一出,殿中眾人的心又都提了起來。
  
      “你王氏做的沒錯,我寒鴉又何曾錯了?歸根到底是你選錯了人,挑錯了對手……咱們劍修中人,不論道理,只講實力,你王氏拳頭大過我,那一切便是我寒鴉的錯,如果正好相反,那你王氏的際遇也就順理成章。
  
      王師兄此次來,所為之意,不就是這個么?”
  
      “正是此意,軒轅門徒,當在劍中求曲直!各位,我欲與寒鴉師弟劍上論生死,還請各位做個見證!”
  
      王慕遠慷慨激昂道,他當然不是真的求生死,不過是想過得幾招后,有了面子就尋個機會送對方一劍,到時自己受傷,眾人必然相勸,即使沒人站出來,他其實也是暗地里聯系了幾個交好的元嬰真人的。
  
      如此,皆大歡喜。
  
      “固所愿也,不敢請爾!”
  
      李績回的干凈利索,兩人一前一后便出了雷霆殿,旁觀的大群修士呼拉一聲,一個不拉的全部跟上,
  
      有多少年了?沒見到內外劍元嬰級別的直接生死對抗?象這樣的元嬰級別挑戰,又在大庭廣眾之下,門派是很難拒絕的,更何況方梁還遠未擁有這樣的威望。
  
      人群往外擁飛中,方梁身邊的真人不禁問道:
  
      “掌門師兄,這怎么說打就要打起來了,您不是說李績還是懂大局的么?”
  
      方梁無奈中只能自圓其說,“龍濤真人家族衰退,族中元嬰沒落,寒鴉真人數百年人受外劍一脈的壓制,身邊人屢受打擊,兩人都有火氣,讓他們發泄一下也好,過個三招五式,咱們一擁而上,分開他們就是,也算圓了大家的面子!”
  
      “掌門英明!”
  
      “師兄算無遺策!”
  
      出得大殿,李績王慕遠早已起在空中,以混沌雷霆殿為隔,相距十數里遙遙相對;
  
      兩側是數百名元嬰金丹劍修觀戰,地面上,更有數千名筑基小修茫然注視,他們正在參與抽獎,不明內中真相,看到這架式,還以為是大年會的特殊節目--內外元嬰斗劍,娛樂大眾呢,不由得歡呼海嘯起來。
  
      劍修斗劍,沒有那么多的講究,再說,話在大殿內已言盡,此時此刻,動手就是,
  
      王慕遠有心放水,不過那可不是一開始就放,斗戰之初,是一定要彰顯出自己實力的,所以第一劍,他也是全力以赴,劍匣中連續飛出七枚飛劍,取東方蒼龍七宿,角,亢,氐,房,心,尾,箕,挾星辰劍意,噴薄而出……
  
      飛劍莆一發出,整個天空便失了亮色,仿佛天空中就唯有這七顆星……
  
      震天介的叫好聲在聞光峰上響起,雖然是內劍的地盤,但外劍數量上的優勢讓他們把這里變成了主場!
  
      李績抬眼,看漫天星辰,相對于宇宙,卻是那么的渺小,往事歷歷在目,又驟然遠去,這些門派是非,也該做個了斷了!
  
      無聲無息,無光無影,無意無境……只那一抹青灰,傲然天地之間……
  
      在王慕遠眼中,那不是劍!那是天地的本質五行,是法則,是秩序,是避無可避,是擋無可擋……
  
      數千名軒轅軒轅大小劍修的見證下,七枚星辰隕落,伴隨著的,是妖異旋轉的道消天象!
  
      軒轅外劍四大家族,王氏一族,從此絕嬰!
牛仔骑马返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