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劍徒之路 > 第730章 二哈們

第730章 二哈們

這世界上,比遇見一個二哈更糟糕的,便是遇見二十個二哈!
  
  戰場,亂成一團!
  
  器靈們各有目標,不過主揍玲瓏的,如果看到好機會也會給天狼人來下狠的!同樣的,揍天狼的也會順手稍帶上玲瓏修士;
  
  天狼人緊盯著玲瓏人,但一片混亂中,對器靈二哈群下手也絕不容情!
  
  法天道修士陣型已被打亂,雖然他們是幾波人中最執著于防御的,但伏曦柱天陣的破散還是立刻給他們帶來了傷害,十數息后,一死一傷便首先出現在玲瓏修士之中,不是他們境界層次不夠高,修為不夠深厚,而是他們實在是缺少這種情況下的亂戰經驗,
  
  心不黑,手不狠,結局便是必然的!
  
  同樣沒有亂戰經驗的,還有器靈們,在它們的漫長生命中,大部分時間都是被人捧著供著的存在,又如何能有多少群毆的經歷?所以不管不顧的沖得猛些,結果便是被天狼修士們聯手做掉了一個,
  
  天狼星修士是三方力量中最擅長亂戰毆斗的,但他們也未逃過死傷的命運,因為在二哈群中,還藏著一條兇狠狡詐的土狗!
  
  和法天道的伏曦柱天陣一樣,無相劫宗的小無相殺陣也在狂奔的二哈群沖擊下瞬間被沖得七零八落,因為是攻擊法陣,所以崩潰的比法天修士還要快些,
  
  李績藏身在二哈群中,并沒有急于出劍,作為資深的微笑型土狗,他深知隱藏低調,讓自己看起來人畜無害的重要性,亂戰中最容易被集火的,毫無例外都是最拉風最囂張的,而他,等的只是對方露出咽喉,才好上去狠咬一口!
  
  在前沖的同時,對天狼修士的組成,他已迅速做出了基本的判斷,五名無相劫宗的攻擊法陣很是犀利,二名戮神宗形蹤飄渺,在找一擊斃命的機會,二個萬化門人則一個凝出猦猤,一個化身蛖甲,全力攻擊,
  
  這其中,只有那名血河道人是他最熟悉的,游移在戰場一側,因為血河界對敵人,隊友,器靈們都有影響,所以暫時也沒有冒然加入戰場,這本來是他最有可能輕松拿下的對手,但他卻沒有這么做!
  
  亂戰中,最危險的是什么?是不可預知的打擊,你不知道是誰,因為什么原因,在什么時間,用什么方式,就會從旁偷偷給你來一下!不僅是天狼人,也包括玲瓏道,甚至是某個發狂的二哈!
  
  冒然加入其中,你的大部分精力就會被這些莫名其妙的攻擊所牽制影響,從而擾亂正常的判斷和專心致志的全力一擊!
  
  這時,就需要一個合適的,不引人注目的暫時的落腳點,血河界,就是再合適不過的地方!
  
  對目標的選擇,李績自有判斷,五名無相劫宗修士,雖然陣型被沖亂,但互相間仍然聯系緊密,殺一個,其他四個必然警惕!
  
  戮神蹤的二個身型太飄突,不好鎖定,而且他們的神魂攻擊對李績這樣的錮神者來說其實威脅并不大!
  
  他看中了那二個萬化門徒,因為他們攻得夠猛,因為他們化身近古精怪后的神通讓人捉摸不定,是最容易對他產生威脅的人,
  
  所以,當那只猦猤一口咬斷法天道修士的脖頸時,李績的空躍飛劍也幾乎同時洞穿了猦猤的頭顱,暗藏的殺戮劍意瞬間奪去了萬化修士的生命,讓他連退出幻形的時間都沒有,
  
  數十人的混戰,靈機波動異常混亂強烈,大多數人都在自顧不暇中,又有誰來注意這絲輕微的空間波動?殺意劍境?
  
  殺完人后,李績隨即遁入旁側的血河界中,少有人留意,偶爾二,三個眼觀六路的,也只以為這器靈是沖進血河界和血河修士對戰,卻哪里知道那血河修士壓根就不知道自己血河界的邊緣還存在著這么一個危險的家伙,流亡地和血河修士的無數次糾纏,李績都快把血河當成自己的土狗窩了!
  
  唯一一個對此有直觀感受的便是另一名萬化門修士,心痛師弟的身隕,讓他更加的留意血河中的變化,天狼修士講究報仇不隔夜,所以當李績鬼鬼祟祟的從血河另一側溜出時,化身蛖甲的萬化門金丹瞬間沖至,頭一低,頂上獨角已閃電般頂出,
  
  土狗毫不意外,他現出身形就是誘這蛖甲來頂,稍一偏身便左臂夾住獨角,身體被沖頂的順勢飛起的同時,磅礴的雷霆之力便回蕩在他和蛖甲之間,形成一個危險的閉路死循環,這是沒有偷機取巧的搏弈,雷霆肆虐對兩人的沖擊沒有差別,問題只在于,誰先抗不住?
  
  結局也是必然的,土狗拖著被麻痹成一灘爛泥的天狼又鉆進了血河,轉瞬間,兇狠的天狼就變成了血河的一份子,再也無法區分!
  
  幾乎與此同時,又有二名法天修士身亡,好在,他們也拖去了一條無相金丹的生命!
  
  二哈們已經徹底凌亂,處于一種逮誰咬誰的狀態!從智力上來說,這些器靈的智慧基本上和阿九是屬于同一水平,仗著天生神通,不死之身,在玲瓏塔單對單的對陣中還看不出多少智商上的差別,但一旦到了這種復雜的局面,和萬物之靈長的人類相比,它們那點腦容量就有點不夠看,
  
  于是,殺不到人的二哈們越發的暴燥,開始了它們不管不顧的狂暴模式!
  
  也許對玲瓏道和天狼星修士來說,這些器靈確實十分的討厭,但對李績來說,二哈們的動作卻對整個戰局起了關鍵性的搗亂作用,他等的,就是這樣的機會!
  
  戰斗場面被進一步的惡化,幾乎每個人,都在同時對付好幾個對手,不同陣營的;同時又在被好幾個人針對,此時考驗的,是修士的反應,隨機應變,審時度勢,很難再有傾全力對付某個特定的對手的機會,而且要想達到目的,往往也需要以傷換命才有可能!
  
  就連血河界中,都闖進了一個冒失的六眼器靈,仗著自己眼中看破虛妄的神通,和血河修士狠狠的斗了起來;
  
  李績也不去管它,自顧尋找著下嘴的地方,亂,是地獄;亂,也是天堂!
牛仔骑马返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