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劍徒之路 > 第715章 東海

第715章 東海

    雖然還有些磕磕絆絆,但當阿九把它新悟的本事一一施展開來時,李績還是強忍住把這雜毛胖子再揍一頓的沖動,盡量平和道:
  
      “阿九,你的本事怎么都和吃有關?除了吃,除了你的肚子確實很大外,還有別的么?”
  
      阿九弱弱道:“傳送!”
  
      李績嘆了口氣,“好吧,是我的錯,是我想多了!”
  
      阿九所謂的無限制傳送,其實只是傳,而沒有送;也就是說,當李績在青空主世界的任何地方,只要能通過那套陣盤向阿九傳出具體的座標信息,阿九隨后便能建立空間通道,把李績接回九宮界;但送的話就不成了,想去其他洲陸,沒有具體的座標,還得靠腿著。
  
      當然,既使是傳,也需要一定的時間,沒有其他的干擾,阿九這樣使用能力一次,據它說也要歇個十天半月的,也不知道其中有多少水份。
  
      停了半晌,阿九遲疑道:“李績,你那界靈,真的還要要回去么?”
  
      李績瞟了一眼阿九結丹后更顯圓潤的肚子,這廝急忙吸氣癟肚,感覺中衣往下溜,連忙一把提住,可憐巴巴的拿眼瞅著,讓人哭笑不得,
  
      “算了,吃到肚子里了,再吐出來,老子怕多了一股腌臜氣!對了,我才想起來,那玲瓏君的拘束還有多久?”
  
      阿九一聽不用吐出界靈,也不裝了,肚皮瞬間鼓回原位,蕩得道袍都一陣漣漪,口中答的飛快,
  
      “上次拘我,是在二年之前,五年一次的話,便還有不足三年的時間,李績,你說咱們這次是去也不去?”
  
      李績笑道:“去!當然要去!那紫清靈機你不想要了?”
  
      “要!要!要!阿九現在的狀態一次便能吞下整整一絲,聽說玲瓏界金丹定品時排在前位的器靈,一次便能獎勵三絲,這可比先前咱們筑基時給的多不少,阿九也不貪,便只拿一絲,二絲給你,等下一個五年,阿九再拿二絲,你一絲……”
  
      李績一抬手,這次阿九總算學機靈了,飛快的跳到一邊,李績罵道:
  
      “你還不貪?這特么的不就是平分么?說的你吃了多大虧似的,到時出力的是老子,又不是你!”
  
      境界越高,對于肉體滯留某處,神魂卻去往他界這種跨界之行就越是謹慎,李績估計等他有朝一日成了嬰,應該就不會繼續這種其實并不安全的魂游;
  
      但現在金丹境界還沒有大事,一來在阿九的地盤存放肉身足夠安全,另一個,以他現在的層次,也引不起那些域外大能的注意,但元嬰后可就不好說,塵緣說過,對那些宇宙中的古老神秘存在來說,元嬰便是一個坎,哪怕仍然是很微不足道,也會有機會被察覺到。
  
      第二日,李績領著塵緣開始遍游崤山,因為有大象親贈的劍諭,所以基本上是無處不可去,除了一些實在緊要私密之處,雪景老道不是沒見識過,不過在他一生中,如崤山這般龐大壯闊的,卻是頭一次見到,興致滿滿,
  
      當兩人最后飛到飛來峰下,順著飛來峰飄行時,塵緣頭一次露出了驚訝的神色,
  
      “此峰之偉,還在老道想像之上,當初擷來此峰者,實力定是遠遠在五衰之上的!”
  
      李績驕傲的一笑,“前輩,可要上去看看?現在飛來峰上,至少還有二,三名真君的!”
  
      塵緣猶豫片刻,還是搖了搖頭,“已經見識過了!再上去,怕有不妥……唉,宇宙之大,山川之奇,大能之異,又豈是我輩可盡觀的?罷了,相見不如不見!”
  
      說罷,掉頭而去。
  
      李績笑笑,隨后跟上,領老道來飛來峰,他是有一定用意的,也不知在自家幾位真君眼中,這塵緣是否會有根腳露出?可惜,老道不上這個當,讓他也無可奈何。
  
      對老道的說辭,李績是半信半疑的,這是他的優點,也是他的缺點;在他看來,如果塵緣真是從真君,甚至更高層次的境界掉下來的話,一定有某些東西,神秘的,自己這個小金丹不能理解的東西能證明,雖然自己不能看出,但真君呢?
  
      三日后,塵緣游興已盡,對李績言道:
  
      “崤山風光已盡,但北域,還有七大洲域老道我還是想去看看的,你修行為重,卻是不好讓你陪伴,就此告別吧,等哪一天老道倦了累了,自會去你那新月福地歇息。”
  
      李績也不勉強,也不追討聯系的方式,在青空,這些都沒必要,修士閑云野鶴,是最受不得拘束的。
  
      “您老自便!有需要時,往軒轅傳信即可!”
  
      塵緣哈哈一笑,縱在云端,玩味的看了他一眼,
  
      “但你若欲離開此界時,需提前告知于我!”
  
      李績苦笑,“在家千般好,出門一日難!晚輩此番回來,大概數十百年是不會走了,您又何必不放心呢?”
  
      “也未必呢!”
  
      老道使個遁身,晃眼不見。
  
      至此,李績在師門的瑣事基本完成,他打算接下來的幾天再去看看內劍的師兄們,然后就準備動身前往東海,安然那女子,也不知道丹結的如何了?近三十年過去,也沒來個準信,他也有些掛牽。
  
      有掛牽,這是好事,證明自己還沒修成石頭,他希望類似的掛牽永遠存在;
  
      這個修真界,有太多的人選擇了孤獨尋道,他無權去過問他人的選擇,但他自己是不愿意的;當你變成一道法則,沒有掛牽,沒有喜怒哀樂,那么一年和萬年又有什么區別呢?
  
      “這才回來幾天?又出去瞎跑?”渡海瞪了他一眼,“你要知道,鑒于你修道以來的過往,你這只烏鴉已經成為很多人口中的命運之子!很多人在掂記著呢!”
  
      “命運之子?哈哈,過了吧?”李績打著哈哈,他心里很清楚,這不是好事。
  
      “這是說的好聽的,其實,就是攪亂大局的人!是禍根!混亂的根源!你自己想想,從九宮試煉,天梯之變,流亡歸屬,你毀了多少勢力的好事了?”
  
      李績一哂,一針見血道:
  
      “不就是壞了三清的好事唄!哦,可能還得加個佛門!”
牛仔骑马返水